第三章:相似

    曹晓昆走过去对大夫说:“你们主任姓陈吧,陈嘉浩,我妈是魏厅长,你们先救人,钱马上就交。”

    小大夫愣住了,但是立刻反应过来:“魏厅长?我们卫生厅的魏厅长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你们赶紧给陈主任打电话,让他亲自上手术台,就说是曹晓昆请他亲自出马,是我要好同学的妈妈。”这话不假,今晚聚会的八个人都是高中同学。认识也十五六年了。何况他们号称八大金刚关系格外好。

    早看出刘鹤羽为难的曹晓昆走到刘鹤羽边:“鹤羽,我去给阿姨交钱。”

    刘鹤羽看他一眼:“晓昆,我没带哪么多钱,你先借我。“

    “救人要紧,什么借不借?”曹晓昆正色道,然后快步离开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曹晓昆的话果然有力度,心外科一把刀主任匆匆赶到医院,亲自动手,手术进行了近三个小时。清晨,术后的李燕虹已经入住重症监护室,而她的丈夫、儿子、女儿几乎一夜未眠,就连曹晓昆都是半夜见到手术后的陈主任又问了几句才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曹晓昆起很晚,下楼看见父亲坐在客厅看报纸。

    “爸,您起的真早,今儿可是双休。”他笑呵呵的坐到父亲边,“领导批阅文件还是研究国家大事呢?”

    曹书涛省长看着已经到而立之年的儿子严肃的问:“你昨晚几点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快一点了吧.”

    “你注意影响,你是我。。。”还没等他说完,曹晓昆打断父亲的话,“爸,我们昨晚高中同学聚会,周潇不是让郑叔叔提拔了嘛,就这事,素来关系不错的几个哥们聚聚。我们同学妈妈心脏病突发,我又跟着去医院跑一趟,回来晚的,和我私德无关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去学雷锋助人为乐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,您想让省精神文明办树立我这新时期活雷锋的典型人物不成?”

    “油腔滑调的,你要是活雷锋,别人会笑掉大牙的。”曹省长还是宠溺又无奈的摇摇头,对自己的独生儿子,他一向溺有加,好在曹晓昆还真不像某些完全不成器的公子哥,毕业于北京某重点大学工商管理专业,在英国读的mba。现在自己的公司也做的风生水起,总是有女朋友却很少有绯闻,从不走大折。

    “阿姨早做好饭了,你去吃饭。”曹省长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呢?”

    “你妈。说是做皮肤护理去了,都五十多岁的人了,还护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不能这样说,我妈看着就像三十七八岁的女人,护理还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三十七八,我就是老牛吃嫩草了。”曹省长笑起来。

    曹晓昆凑到父亲边:“爸,女人要去夸去哄的,别和我说你这辈子就我妈一个女人,没吃过嫩草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找打,拿你老子开玩笑。”曹省长作势伸手,在儿子头上拍一下,“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曹晓昆去餐厅吃饭了。客厅的曹省长突然看见儿子昨晚随手扔在茶几上一个档案袋,他顺手拿起来,打开,是一叠纸,第一张是个个人简历,上面贴着一个蓝底的一寸照片,一个一头黑发的女孩子冲着他微笑,曹省长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,天啊。怎么会这样像,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。他放下简历,平静下自己。再看,太像了,他不敢置信,天啊,难道是她的女儿?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新文好冷,难道不写h 就没人看?这世道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官二代迷情:花开欲暮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