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变故

    “我替你扁他。”刘鹤羽起,一个擒拿动作把曹晓昆的胳膊按在桌子上。周潇也起来按住曹晓昆的另一个肩膀。

    曹晓昆立刻告饶:“二位大哥,我错了,不是我的种,是谁的我不管还不行吗?”别看曹晓昆在他们这几个人里家世最好,经济实力最强,可因为年龄排行最小是八弟,和这几个要好的同学从不端架子。又素来好贫嘴逗趣,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却也其乐融融从没另眼相看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个没正事的,不许欺负小八。周美人要是有了,肯定也不是小八的,他忙不开,后宫人太多。你们想想周美人高七尺。画完妆也和人妖似的,他一定没胃口。”桌子另一头的市国土资源局的胡谦摆出大哥的架势道:“都不许闹了,我们也该散了,不早了。大家都喝的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一哥开金口了,给个面子。”曹晓昆继续求饶。

    刘鹤羽和周潇松开他,他们谁都没用力,曹晓昆却使劲揉自己的肩膀:“胳膊掉环了,真狠,对弟兄也这样下死手?”他晃晃脑袋,正要再说什么,包房的门一下被拉开,一个女孩子冲进来。她上穿的是白色短款羽绒服。下面穿一条黑蓝色牛仔裤,脚蹬一双米色雪地靴。

    女孩看见刘鹤羽,快步冲过来:“哥,咱妈心脏病犯了,怎么打你手机都不通。”

    刘鹤羽啊了一声,立刻站起来:“ 我们马上去医院。”餐厅的人都静场了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,你喝酒了。”曹晓昆立刻起,今天他的确滴酒未沾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鹤羽答应一声也不客气。为了今晚的聚会,大家都说要喝酒,一律弃车而来,只有曹晓昆开车来了,事前也说好他不喝酒,因为最近他胃病犯了。

    刘鹤羽来不及和同学们道别,三个人匆匆离开房间前,同学们都到门口道:“明天我们去医院看阿姨。”

    三人直奔电梯的时候刘鹤羽问妹妹:“晓曦,妈送那个医院了?”

    “省医院。”女孩子简单的回答,“我们打120,救护车来接的,爸现在在医院。”随即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,“哥,妈这次犯病特别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晓曦,别哭,哥在这呢。都怪哥,手机没电了,我没注意到,没换电池。”刘鹤羽一边安慰焦急的妹妹一边拿出手机扫一眼。

    上车后曹晓昆一言不发的驾驶着自己的车,路面有清雪,但是路虎让他开的十分平稳。

    刘鹤羽俨然想摆脱紧张空气,对曹晓昆道:“晓昆,这就是我妹妹晓曦,晓曦,这就是要帮你联系工作的晓昆哥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心不在焉却礼貌的说道:“晓昆哥,你好。”

    曹晓昆没回头道:“晓曦你好,你们兄妹别着急,我保证十五分钟到省医院。”

    省医院急诊室人们忙碌着,刘鹤羽一眼看到走廊里爸爸坐在那,他冲过去:“爸,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头发花白的刘逸民神颓唐:“在抢救呢。”显得异常无助。

    急诊室走出个年轻的大夫来严肃的问:“谁是李燕虹的家属,心血管造影检查做完了,她需要马上做频消融手术,她是心脏内部的神经传导出现紊乱,不能再耽搁了。赶紧去补交费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刘鹤羽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十万,先交着。”

    刘鹤羽深吸一口气,他的卡上没那么多钱,一脸尴尬的他僵立在那里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官二代迷情:花开欲暮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