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是正牌

    办完手续,抠抠说你送爸妈回家吧,这里我们呢。

    回到家,爸责怪彦昔,看,确症了又怎么样,还不是平时多注意就行了,冤枉背个冠心病的名声。

    妈说确症了也好,你个冠心病人,以后生活习惯都要听我的,不能再忤逆我。

    彦昔大笑,心伤不已。见爸爸的白发妈妈的皱纹,自己每天见证他们的衰老,却从来不觉得他们是那些满大街的走来走去老人,而仅仅自己的父母。今天才惊觉,无论谁,都只刹那芳华,都会刹那衰老。

    晚上上网查资料,妈推门进来,鬼祟的把门轻轻关上。彦昔正奇怪,妈问你今年年终奖有多少。彦昔含糊着说跟去年差不多吧,妈嘀咕着,去年有个五六万,今年怎么也得有个六七万,如果你大伯再还个一两万,这样,万一你爸要开刀也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大伯打电话啦,他们欠一股的债,哪来钱。”

    “顾彦军上班了,找了个什么单位,一个月能挣好几千呢,大伯说小军现在总算有个人样了,准备好好工作慢慢还钱。”

    彦昔一楞,呵呵,以前总说他本难改,现在是浪子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妈这一辈子,没找人伸手借过钱。你爸虽然现在没发作,可万一哪天要做手术呢。。我这是有备无患,这你有个七八万,大伯陆续还个一两万,这真要做手术了,我们心里也有底是不是。“

    彦昔拍妈的背,您别想太多了,真有那一天,还有我呢,什么叫养儿千用儿一时啊,你姑娘,我,可是高级白领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妈笑着拍彦昔手,哎,这看,这世道啊,什么都得靠钱。你看咱们不算穷人吧,可是一场病,就能让你回到解放前,所以啊,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别没钱。

    和妈闲聊后思前想后,点开二手车网站浏览,车开了不到三年,没有大修过,估计可以卖个*万吧,如果万一要用钱,还算有条后路。气候变暖,环境污染,过低碳生活也不错,彦昔不停安慰自己。可一想到自己踩着高跟挤公车,体运动员般手挂吊环,说不定有猥锁男在旁摩挲,眼角泛红,指甲藏垢,不由一阵巨恶,长叹一声,哎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啊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正常起说我去上班了啊,径直去医院。连着几和童真换班看守,护士的眼神怪怪的,大概在想,女朋友怎么还分白班夜班,两班倒。到底谁正牌,谁备用呢。

    感染期终于平安过了。彦昔早早去医院,童真又是守了一夜,两个黑眼圈都成了烟熏妆。童真说彦昔姐你年假还没休完吗,彦昔反应了一小会儿才明白,这意思是,如果休完假上班了,我就可以顺其自然的守这里了。

    彦昔嘿嘿笑了,快了快了,这不快年底了不忙嘛,我一会儿就走。

    彦昔彦昔,卫秦喊。

    彦昔凑过去,怎么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人打个电话吧,我想跟他们协商赔偿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