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的人

    中老年妇女走上前,疼惜的老泪纵横,哎呀,好好的小伙子,啧啧,这可真造孽哟,谁这么开车不长眼,把人撞成这样。一边嘘寒问暖,一边眼观四路,看到彦昔手中的粥和卫秦嘴角残留的米粒,横了彦昔一眼,哭丧着脸,走,你爸的检查有结果了,你还不跟我出来。

    彦昔心一下揪起来,跟着妈往外走,妈用分贝刚够的哭音说,哎,你看看,你爸在上面也住着院呢,你倒在这里照顾外人。外人两字格外的重音。

    彦昔担心着爸的病,追问,爸的结果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还没问呢,走吧,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你以后说话请搭配正确表,人吓人吓死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跟那个卫秦还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彦昔忙解释说人有女朋友,我只是在人女友缺岗时人道主义一下。连哄带保证,才平复妈那颗玻璃心。拿了结果找大夫,大夫仔细看了看,刷刷的埋头开药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这什么况,大夫?”

    “冠状脉有三处较明显的堵塞,整体百分之四十堵塞,先药物治疗,过几个月复查。如果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堵塞,就得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妈啊的叫了一声,彦昔忙对大夫拼命放电,大夫收到,说,大姐您别担心,冠心病这个算轻的,我说是最坏结果,平时只要多注意,按时吃药,控制病就行了,就跟高血压一样。即便是手术嘛,那也是微创的,跟这次做检查一样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,不同的说法,效果完全不同,医生的嘴就是这么神通。妈平缓了一些,又问了些细节,大夫好言相慰,说真的不要紧,现在可以直接出院了,妈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彦昔把妈送回病房,说你先跟爸收拾一下,我去结算,等下办出院手续。自己又折回大夫办公室,详细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大夫,我爸他平时没说他心脏不舒服啊,只听他说过腿疼,怎么会就是冠心病呢?”

    “关节疼是锐疼,你爸是实在扛不住了,区的闷和后背的压痛,你爸忍得住就忍了,是不想让你们担心,这种病不发还好,万一心梗了,怎么办?你们这些做子女的呀,平时要多留意一下老人的体嘛,不要总顾着自己的工作生活,世界上对你们最好的人是谁,只有自己的爹妈,你们平时最不关心的是谁,还是爹妈。。。”大夫不徐不缓,象一个满头银发的智者,坐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下,背后衬着落余辉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彦昔想着大夫的话,呆坐在一楼,等着办手续。

    “彦昔,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抠抠坐到彦昔旁边,一看彦昔的样子,惊道,

    伯父的结果。。不好?

    彦昔摇摇头,简短讲了下。抠抠松口气,你吓死我了,看你刚才的脸色。彦昔说你怎么来了,抠抠说我和费费去看卫秦,卫秦说你被你妈拖走了,我就下来找找。

    彦昔把头靠在抠抠肩上,半晌不语,抠抠反手轻抚彦昔脸颊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了,冠心病是富贵病,老年患病的也多,大夫不说了吗,平时多注意,不加重就行。“

    “我爸有时候大口叹气,有时候拿手掌拍口,你说,这些都是征兆,我怎么就从来就没关心过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人咳一下,眉头皱一下,我们就会敏感的不得了,哎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抠抠,你说,这人,怎么说老就老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彦昔,你说,是不是,我们也老了。“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靠着,医院里人们走来走去,有人哭天呛地,有人匆匆奔袭,有人厉声咳嗽,有人低声呻吟,人间百态,支离破碎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