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路窄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平都是魏小川开车,

    今天怎么会是你自己开,那条路很偏辟,你怎么突然出现在那里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仅出其不意,还完全颠覆正常思维,祁扬飞难得出现震惊表,抿了抿嘴角,一个长长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警察说的很清楚,监控录像也在,你的男朋友,车速太快,出现的太突然,跑到机动车道,我已经尽力刹车了。还有,你这个问题很奇怪,我跟他有关系吗,我为什么要故意撞他?因为你吗?”

    彦昔也有点惭愧,自己怎么问了这么个不知深浅的问题,太把自己当根葱了吧。

    “呃,不管是不是故意的,你害。。。他有可能会终残疾。。。”说到残疾两个字,不悲从中来,眼角湿润。

    祁扬飞平复了一下,一看她满脸悲戚无从的样子,夜风吹的发丝凌乱,鼻头还有些红,叹了口气,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祁总,还有事吗,没事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小姐,等你。。男朋友醒了,你跟他说,他会得到最好的康复治疗,所有的费用我全部承担,让他安心养伤。”

    彦昔点点头,谢谢。

    拔脚从祁扬飞边走过。没几步又停下,回头。

    “祁总,你不用再送东西了,我。。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顿住脚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。好好照顾你。。男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好字是代表知道了,还是跟后面的好字连读?彦昔快步离开,上车后再向外张望,祁扬飞消失影踪。

    早上先到医院看爸爸,检查已经做了,等结果出来,顺利的话两天就可以出院。

    下楼买了些清粥小食,送到爸的病房,爸说你买这么多干嘛,我吃不了,彦昔说我有个朋友昨晚出了车祸,也在这家医院,我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拎着粥奔到卫秦病房,仔细看了一下病房环境,明亮透气,设备齐全,特护病房千元一天,祁扬飞也算出手阔绰了。护士正在换药,卫秦已经醒了,麻药失效,痛的直哼哼,象只没吃饱的猪。

    彦昔走近,卫秦眼睛一亮,咧嘴一笑,很难看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转头对童真说,今天下午有上十件货要发呢,还有几个客户今天订货,你快回去吧,生意不能耽误。这里有事有彦昔。

    童真一步三回头,孟姜女别夫一般的走了,彦昔倒好了粥,一口口喂卫秦。

    卫秦说你知不知道是谁撞的我。彦昔点点头,把昨晚的况大致讲了下。

    卫秦说我昨晚骑着车,转弯的时候看见那辆宾利,还在想真巧,上次在福元寺就结了梁子,没想到,又碰见了,还撞上了。冤家路窄啊。

    卫秦盯着天花,半天说了一句,“彦昔,你说,我这条腿可以换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彦昔心中难言难表,说你先别想这些,感染期都没过,先养伤吧。他说了你先安心养伤,后期的康复治疗也不用担心,等你好些了再谈赔偿。

    房门突然大开,彦昔一回头,妈正站在后面,一脸惊诧。

    卫秦条件反地想挣起来,扯到伤口,丝丝抽凉气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