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回头,祁扬飞和魏小川走过来,旁边还有交警,年轻的警察同志正接着电话,唯唯诺诺的样子,显是在听领导指示。

    看见彦昔几人,警察掐了电话,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是家属?”

    几人对望,卫秦妈一听这消息就倒地了,家里又还有个待产的孕妇,卫秦爸已经回去了,一个家刹那间崩溃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等伤者手术完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有有,这个,这。。这是伤者的未婚妻。”抠抠指着彦昔说,还偷空瞄了眼祁扬飞。

    彦昔白了抠抠一眼,“我不。。咳,恩好吧,您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噢,快结婚了吧,哎,你看看,出这么个事儿。”警察无比同,示意彦昔到一边。

    警察的意思很简单,但从现场痕迹和监控录像来看,是电动车车速快加刹车失灵主动撞上去的,还是有过失的,不过对方主动愿意承担全责,现在有两种解决方式,一是私下协商解决,二是起诉。建议先协商,如果协商不成还可以起诉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撞上的是个愿意主动担过的车主。你未婚夫估计得在病上躺一阵了,

    这些事你就跟机动主协调吧。”指了指远处的祁扬飞。

    彦昔看了看他,远远的站在角落,下巴略仰起,也正看过来,看不清表

    “行,我们会私下协商。“这种事,起诉费时费力。

    警察一听放心了,那就好,能协商是最好了。又悄声说,对方有一定的经济能力,当然你们的要求也要合理。这样,你们先协商吧,协商好了到交警大队签个协议就行了。

    警察又过去跟祁扬飞说了几句就走了,不一会,魏小川也走了,祁扬飞一个人站在那里。彦昔远远的看着他,他也看过来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等了多长时间,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,卫秦挂着吊瓶被推出来,脸苍白浮肿,象是大馒头泡了水,体包的象个粽子。几人围过去,竟似有些不敢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生命危险,左股骨颈骨折,右上臂骨折,眉骨骨折,大腿骨神经断裂很严重,手术已经接上去了,打了三颗钉内固定,手术也很成功,看后期恢复治疗况吧,可能会。。有些跛。”

    几人对望,这到底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。

    童真急急忙忙才赶到,看着卫秦躺成了一副不名道具,全都在筛糠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几人守了半夜,卫秦还是没醒。。童真说你们都回去吧,这里有我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把工分了下,彦昔说反正我这几天休年假,我爸也在这医院做检查,我每天可以来,童真要不这样,你们店里的生意不能丢,你每天把事处理完了,再来接我的班,你们其它几个,只要有时间就来,帮我搭个手,行吧。

    几人陆续回去,童真已经趴倒前,占据了最有利地形,生怕有人跟她抢夫似的。彦昔见她执着的样,说,今晚你辛苦一下,明天我来换你。

    出了住院楼,往停车场走,夜冷的透透的,彦昔掖好衣领低头暴走,靴子的跟咚咚的踩着水泥地,响的突兀又沉闷。

    “彦昔。”

    彦昔抬头,祁扬飞站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场事故,我。。。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彦昔见他素来平静的脸的上浮现不安,猛的有道电光从脑中一闪。

    “祁扬飞,你。。是不是故意的!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