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倒觉得,谈恋就跟买菜差不多,口袋里多少钱买什么菜,你看,口袋里只有一百,想吃鱼翅吃不起,只吃小咸菜又太委屈。谈恋,你自己的条件就是你口袋里的钱,口袋里有一百,就该找一百块的菜,口袋里有十元,就找十元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把恋当买卖啊?如果找一个自己不喜欢的,没感觉的,过的下去吗,鲍鱼贵吧,可我偏不喜欢那味道,我买的起我也吃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谁说要你找条件好就一定是不喜欢的?你当然要找感觉又好条件又相当的。哎呀,你们年轻人,要么把这两件事的顺序颠倒,要么把这两件事搞对立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亲妈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打个比方,一百块钱吃一顿饭,就先筛选一下,这一百块钱可以买到哪些份量刚好的菜,再从这些菜里挑选最吃的,这是正确的顺序。如果你先看自己喜欢的菜,鱼翅咸菜,一个吃不上一个吃?了,那你这顿饭就没吃好。谈恋一样顺序不能反,条件相当是第一位,条件太好的咱不高攀,条件太差也不能低就,感觉是第二位的,从条件相当里选有感觉的,那么多条件相当的,不可能一个都没感觉嘛。不能先谈感觉,你想想,你先把感觉找对了,可条件落差太大,要么你差着人家的,要么人家差着你的,这子过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过不长?差点差点呗,有感啊。”

    “感的归宿是婚姻家庭,可婚姻家庭并不只有一件事。再的死去活来,一结婚,都会说一句什么话,叫我的就是你的,你的就是我的。这说穿了,夫妻是经济共同体,各占股百分之五十,如果原本条件差太远,本来一个八十一个二十,那凭啥多的那方白给三十啊,既然你我,我你,感是平等的,那凭什么一个白拿一个白给,物质上不平等?差的不多无所谓,就象天秤,没有绝对相等的时候,经常两边上下摆摆,很正常,但不能差太多,差太多肯定垮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社会,年轻的找老的,穷的找富的,都不对等,照您这说法,不是饿死了就是?死了。”

    妈拍拍彦昔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看,穷的找富的,不对等,怎么弥补这个差距,那必须得用年轻,漂亮,来弥补,她的青美貌就是她的股份。

    你要什么样的男人,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就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你看院里那个谁,沈大妈的姑娘,嫁个潮州老板,当阔太了,前阵刚生了个女儿,这人生该圆满了吧,人人羡慕吧,结果人是家族企业,潮州那边重男轻女风俗重,非让她再怀,说生到儿子为止,好好一女人,完全就沦为生育机器了。如果沈家本件和对方相当,那生生,不想生不生,腰板绝对直直的,对不对。“

    “妈你自修社会哲学了吗,太有深度了。“彦昔泪涕同下。

    “彦昔,我啊,不指望你找个什么有钱人,那些有钱人能有几个好的,不是说他们是坏人,能拥有那么多财富的人,能是一般人吗,不可能啊,他要找的,要么背景跟他相匹配,不匹配的,除非那人出类拔萃到超越那些条件。要么手段非凡,要么毅力非凡,要么搞得定他边的一切人和事,要么忍的了他边的一切人和事。总之,没那金刚钻,揽不了瓷器活。彦昔啊,你啊,外强内弱,外硬内软,你没那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太崇拜您了!“彦昔彻底靠在妈上,内心狂呼太对了太对了,我就是搞不定也忍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妈,那如果偏有个跟我条件不配,但就是我他他我呢。”

    妈猛的回头,彦昔忙说如果,我是说如果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,跟女人的青容颜一样,再怎么护理,迟早有垮掉的一天,到最后啊,就是两个人搭伙过子。我跟你爸还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,现在难道是靠着子?有没有子都得过下去,可如果子过不下去了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彦昔无语。母亲一直以来,以自己一辈子积累下的各种真知灼见教导自己,虚无论,易耗论,今天又多了买菜论。

    彦昔躺在上想,到底,谁才是自己的菜呢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