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战(2)

    彦昔生出歉意,低声说,你。。放心,我也会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出洗手间慢腾腾跟在商秘后,拼命分裂脑细胞。

    慧联的权色交易,天创的串标都是不正当竞争,但显然,

    这份函不是针对他们的,这两家已然出局,再针对他们毫无意义,那么,针对的,只能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若说针对自己,凭什么呢?和韦曼娟的交易,天知地知,她知我知。难道是想翻替小李总找小姐这种事,不会吧,和串标及权色交易相比,这简直就是个,还是个闷,响都不响。

    那么,今天这个函,到底是谁出的招。

    是他,除了他,别无他人。他知道自己替小李总找小姐,也知道慧联女和邹永海的私,串标的事也很容易查出,所有下属有什么猫溺他尽数知晓却不点透,他洞悉一切,也说过水至清无鱼,他容忍,不是他慈悲,而是他的处世之道。

    那么,他现在出招,为什么,只能是针对自己。太蠢了太蠢了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他不出招是他觉得没有必要,也因为他要寻找最好的时机。有些事,他想放在台面上,小题也可以大做,他若藏在桌下,大事也可以化了。只要他想,随时可以致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彦昔又气又恨,跟在商秘来到六楼,怎么也想不出对策。

    小汤带彦昔走到一扇双开红木门前,轻轻敲了敲,推开门。

    祁扬飞伫立落地窗前讲电话,回头看了眼小汤,指了指会客区沙发,扭回头接着听电话。

    小汤沏了杯茶给彦昔,陪坐着寒暄,彦昔握着茶杯,眼角偷瞄他,迎着阳光的侧剪影,一半亮如白昼,一半暗如漆夜。

    祁扬飞终于对电话讲了再见两个字,挂了电话快速走过来,小汤,几点钟的例会。小汤说三点半,祁扬飞抬手看下表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你有十五分钟,小汤你留下,顾小姐和我谈的信息网项目的事,你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汤没想到,正起准备出去,僵了零点一秒。彦昔两手捧着纸杯,不自觉加力,

    纸杯噗的挤瘪掉,花茶带着高温和清香,泼到手上,白气直冒。

    彦昔啊了一小声,蹭的站起,甩了甩手,小汤扯着纸巾递过来,还好吧,顾小姐。

    没事没事。彦昔迅速擦干水,右手交叉左手,盖住被烫红的部分。

    “祁总。。我想。。跟您单独沟通。“小汤在这里,

    哪里说的开。

    祁扬飞顿了下,扫了眼彦昔的手,冲小汤点了下头,小汤无声退下,带上门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可以开始了,什么事。“

    这公事公谈的态度让彦昔有些难受,告诫自己小不忍乱大谋。拿出那份通知函,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祁总,今天本应开标,却收到这个函,这里面说不正当竞争,我想问一下,这个不正当,怎么界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需要问吗,不正当竞争行为很多种,总的来说,所有有悖于公认商业道德的方式和手段,都是不正当竞争,顾小姐,你从业多年,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好个拿腔拿调,我当然明白,只是拿这个问题开个场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