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我可以试试,不过,如果我帮了你,你怎么处理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彻底删除,也可以把存储卡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还有没有备份。“

    “无论我怎么做,你都会怀疑我会备份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,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再威胁我?”

    彦昔摊了摊手,淡然一笑,意思你除了相信我,无它选择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些东西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韦曼娟眼中恨意象刀,彦昔被盯的有些不安,拿起茶杯呷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”韦曼娟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顾彦昔,我答应你。不过,今天,我也算认识了真正的你,不亏。”

    彦昔抬眼,冷冷看她。

    “上学时,你看不起我,觉得我贪慕虚荣,我知道。我虽然处处想着与你一争高下,但除了脸蛋,我也的确没什么比得上你。毕业了,我嫁入豪门,以为可以和你比一比了,可在你面前,还是自卑。你不仅漂亮,还能干,独立,优秀,自食其力,从不依附,说实话,除了比你有钱,我心里总还是觉得不如你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,你算是让我心结了却,你也不过是一个卑鄙小人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你跟我,有区别吗。我看,你还不如我,我只是虚荣,却没害过谁,你呢,你的所谓优秀,原来是靠这种下作的手段实现的,你精英的外表下,是一颗龌龊的心。顾彦昔,我看不起你。“

    最大侮辱,也不过是被看不起的人看不起吧。彦昔笑意更甚。

    “是,我卑鄙下作,又如何。我的命运在我手里,不象你。如果你是淑人君子,行为端正,又怎么会给我可乘之机。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就不要怪别人用见不得人的手段。出来混迟早要还,你作什么因结什么果,你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韦曼娟连声冷笑,拿起墨镜起

    “顾彦昔,你赢了。不过,你也输了。你赢了我,却输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直到韦曼娟的车从眼前消失,彦昔整个体才松下来,咖啡店里暖气烘烘,十个手指却冷的象冰,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大战,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出了咖啡店,暮色已显,正是下班高峰期,有人站在街边拦的,手一直伸着却没有车停下,有人站在公交站等车,时而搓搓手或跺跺脚,伸长脖子张望。街边昏黄的路灯燃亮,在峻烈的黑幕下显得那么孱弱。

    路上接到抠抠电话,抠抠也有一个好消息,和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事的发展顺序是这样的,费玲提离婚,潘明僵持,费玲带着闺女回娘家住,娘家两居室,大房让给费玲和闺女,小房住二老太挤,抠抠家大,而且还是费费家出的钱,因此当费家聚餐时,费费她妈发出哎呀,我们这房子就是太小了啊,的感慨的时候,费费只能盛相邀,要不,爸妈,你们到我们那去住住呗,我们那儿大。

    抠抠只觉晴天,不,夜空一个霹雳,霹的她措手不及,恨不能抱头鼠窜。于是,她立刻拍案而起,绽出一个甜美笑容,慷慨道,就是嘛,我们那大!

    大啊大啊,我的头最大啊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