彦昔艰难吞咽一口,袁帅,送礼,你就不能送点别的,有意义的,有新意的,有义的?非得送。。三百块。。人民币?

    袁帅干脆把红包放到台板上,嘿嘿,这不是时间来不及吗,没空买别的,哎。。总比某人啥都不送好吧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后面。”

    袁帅扭头看看后排,嗟叹,哎,我看某人送的也没新意,没义,没意义嘛,什么呀,猪啊鸭的,难道我是吃货么。“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吃货么。“

    “是么。。“

    “不是么。“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红色福克斯奔驰在机场高速上,象一团温暖流淌的火焰。

    到了机场,换牌,托运,办好所有手续,甜美女音传来,飞往北京的cz3117航班现在开始登机。。

    彦昔拍拍袁帅,到你了,进去吧。

    袁帅站起,整了整随行李,彦昔,后会有期。

    彦昔送他一个灿烂大笑,后会有期。

    袁帅转走,刚一转又回头,彦昔,你为什么不问我。

    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临,彦昔只得装,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电梯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彦昔抬头看这三十公分以外,八分之一中葡混血的,英朗的,遇佛杀佛,鬼挡灭鬼的脸。

    “袁帅,那天的事。。我已经忘了,我想,有一天,你也会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袁帅不错眼盯着彦昔,天生美瞳流转啊流转。终于只笑了笑,对,那么恐怖的事。。还是忘了的好。

    又用力拍了拍彦昔肩,那,我走了,拥抱一个吧。说着打开双臂,高大的体,展开的两翼,象一架竖起来的小型飞机。

    彦昔顿了下,微笑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,彦昔还能清晰回忆这个拥抱,适当的温度,适当的力度,以及,袁帅适当的流露。

    回忆就象小学生的功课,你复习,就记忆深刻,鲜活如昨,不复习,久而久之,就会淡忘,直到怀疑是否真的发生过。和那个吻不一样,那个吻和那场惊魂,都是彦昔不愿复习的功课。时间长了,彦昔甚至觉得那一天的事是幻觉,袁帅不曾吻过自己,不曾喜欢过自己。而这个拥抱,却是反复复习的功课,它明确的告诉自己,袁帅和自己,曾有过一段若有若无的缘,友达以上恋人未满,未及开始却已相拥而别。

    彦昔驶离机场,那个红包安静躺着,彦昔把车停在路边,拿出这三张**左右看,举过头对着光看,还是没看出什么,难道要泡一下牛。袁帅啊袁帅,你真是一个神奇的人。

    头顶有飞机起飞或降落的轰鸣,彦昔坐在车上,闭眼想了半晌,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悉悉索索的麻将声,韦曼娟的声音媚若入骨,顾大小姐啊,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彦昔深吸口气,默默用名言鼓励自己,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。。万事开头难。。我不入地狱谁入。。

    “曼娟,你有时间吗,我想请你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彦昔,你是高级白领耶,那么忙,怎么会有时间请我这种无聊孕妇喝咖啡呢,别开玩笑了哟,再说,喝咖啡对宝宝不好的呀。七万,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请你吃饭,行吗。”

    韦曼娟夸张大笑,很享受彦昔这种谦卑的态度,彦昔能想象她笑的样子,虽然头上不是天,是天花板,她也必是仰面朝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直说吧,别来那些虚的,彦昔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声音突然冷来。

    彦昔被呛的冷静下来,扒下镜子调整微笑表,曼娟,我有一个你和邹总的好消息和坏消息,你想听哪个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