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果自担下

    “当然,引咎辞职只是义气之说,他一个高工,轮不上他为销售的丢标埋单,他不用辞职,tiger也不会准。不过,这样一来,这个项目就是鸭子上架了,别说tiger了,就是tiger不追究,公司上下那么多人,都盯着这个单,高配低价,还不能中标,你说,这个责任,谁承担?没人承担,怎么给公司交待?tiger的脸往哪儿搁?彦昔,实话告诉你,现在,就是我想保你,都保不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保我。您老人家落井下石排第二没人排第一。彦昔快刀斩麻,低声说,曾总,感谢您的肺腑之言,这个项目,两天之后才见分晓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结果。如果失利,我立刻提交辞职信,决不拖到年终考核,决不连累他人。

    正中下怀,肥曾点点硕大的头颅,这是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说着向后靠,椅子往后滑了些,体象忽然松绑的捆蹄,体积涨了一大片,瘫在椅上。忽又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runncy,人的路,都是自己选的。这一路上,也许是有人你,是有人推你,但如果你能走在正确的方向,怎么都不会走到绝境,归根结底,还是你自己走错了方向。你要明白。”

    彦昔哽了哽,无话可说,沉默转出门。

    肥曾和johnny多年不和,自己一直站在johnnyy一队,靠前且是死忠主力队员,到最后,连个转向的余地都没有,如果象李真他们几个那样,在后面游摆,不仅好转向,而且还是争取对象。

    肥曾和johnny的过节,无非是他们之间的权利求夺,派系斗争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,为什么当初不中间一点呢?说来说去,当初还是太嫩了,没给自己留后手。

    所谓方向决定成败,往北可以走到nb,往南却走到sb。这句网上看来的话,在自己上验证了。

    出来碰到袁帅,说,你进去吧,我汇报完了。

    “恩,你。。。曾总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怎么说。”能加上重音和疑问。

    袁帅的帮忙,如果成功那是扛鼎一助,如果失败就变成致命一击。对着袁帅想埋怨两句,可抬头看着那张无公害的脸,张了张嘴巴又合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袁帅,今晚。。。我给你践行。”

    中午给妈打个电话,妈说应该问题大不,估计是老年人常得的原发骨关节炎。

    彦昔刚放下心,妈又说,多亏了你那个朋友,否则今天排一上午还排不到,那么些检查做到下午也做不完啊,你那朋友是谁啊,跟院长关系那么好。

    彦昔心中一跳,敷衍两句挂断。肯定是他,心里五神不安,不安中又有一点莫名开心。

    给魏小川打个电话,还没开口,魏小川说,如果你是问医院的事,祁总说了,举手之劳,不言谢。

    彦昔给堵了个结实。祁总好法力啊,居然算准了我要打电话道谢,居然还算准了我只会打给魏小川,心顿时冷下来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