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果自担上

    眼角余光瞄了眼袁帅,正襟危坐,目视前方,象是老僧入定,没事儿人一样。这样也好,大家都装糊涂,只当是劫后余生,庆祝之吻,袁帅将走,离别之吻。

    送完袁帅,龟速开回家,吃喝谈笑,一切照常。

    从昨晚到今天,祁扬飞的订婚,卫秦的等待,丢标,祁扬飞的决裂,差点命丧电梯,袁帅的表白,还接了吻。。。一幕幕如2012片花,难道世界末提前上演。这一天一夜,慢的象一辈子,快的象野猪穿林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么多事,心却异样平和,就好比半壶的开水会气涌十足,满壶的那瓶虽然到沸点,却满到没有空间,也没有气力,无处发作。

    夜里辗转浅睡中,听到客厅有声响,还传来爸的低声呻吟,一惊,披衣起

    “哎,你爸又是关节疼。先给他片止痛片。”妈倒了杯水,满脸憔悴。

    “我看,明天还是去医院看看。明早我送你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爸说如果不疼了就别去了。彦昔说不行,这次一定得去。

    起个大早,送爸妈到了医院,医院闹得象是全世界病人都关在这里。想挂个专家号也挂不到。一面相流气中年男窜过来低声问,要专家号吗,二百。

    妈怒啐,趁火打劫!男人悻悻离开,彦昔追出去,掏了二百。

    “花这个冤枉钱干什么,不就是多等等吗。这医院也是,歪风邪气也没人管管。。”妈扶着爸一路嘀咕。

    “专家号就这么几个,排队要排到猴年马月啊。等歪风邪气刹住了,我爸的腿估计要下岗了,得了得了。。”

    专家门口也排着队,看着父母颤颤巍巍,不时站起来往里面张望的样子,彦昔有些难过,说我请半天假陪你们。

    不用不用,妈把彦昔掏电话的手打掉。

    “要你陪什么啊?你快走快走,工作重要工作重要,现在竞争这么激烈,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好工作,一定要珍惜,我们自己能行,我们把自己照顾好,不就是想少给你添事,不给你拖后腿,让你好好工作吗,你倒好,还要请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半天假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妈说的对,你快去吧,别迟到了,回头领导印象不好,年底了还要考评的。。。”二老阵线统一,把彦昔当别人家的狗,可劲的赶。

    彦昔无奈,说行吧,有事电话。还好发工资了,塞了妈一千块。

    低着头下楼,心想,过完年就失业了,可怎么交待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?”

    一抬头,魏小川站在面前。

    彦昔忙环视周围,还好,没有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爸爸腿有些疼,送他来看看,你呢,怎么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祁总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,那你忙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连忙告辞,千万别碰见了。跑到停车场,不知为何忍不住四处寻找,直看到他的车安静的泊在角落,怔怔看了两秒,才罢休。他来医院干什么,病了吗。

    到公司把李真叫到小会议室,讲了下唱标况,李真脸都白了,这。。这下没戏。。完了完了完了。。象台卡壳的复读机。

    秦小虎打了一圈电话,跑过来说,打听到了,前段时有个烟草的项目,本来慧联的机会大,结果天创中标了。

    几人沉默无话,这是红果果的串标,不过招标法不完善,况且这种私人公司招标本也不规范,没有公证,没有第三方,走形势的成分多,即便违规也无从投诉。说来说去,还是自己太大意,低估对手,高估自己。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网络有问题下午没发出来,然后俺。。年终各种应酬。。刚刚回来,立刻发文。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