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凯说,这些官啊商啊,其间的纠葛太多了,都是人精,人中龙凤,龙凤中的极 品。还是离他们远一点。我们这些普通人, 能做他们的业务,赚他们的钱就行了。彦昔,你是个明白人。

    彦昔点点头,有道理。

    马凯碰上杯,来,珍惜生命,远离极 品。

    相视一笑,碰杯饮尽。

    思琪端回杯卡布其诺进了吧台,吼,不都跟你说了这客人要有心的图案的嘛,你单子上都写着呢,没长眼啊!你瞧你做的,打扑克啊,象个黑桃样的,还带把。重做!阿辰埋着头嘟哝,我tm是没长眼,要不找你这么个母老虎呢。

    马凯坐在吧台,笑的口水乱喷。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啊,阿辰,你也有今天。彦昔看着阿辰一脸小媳妇相,惊的下巴快掉了。

    阿辰总说他人生只有四个小追求:喝点小酒,赚点小钱,泡点小妞,做个小人。

    大家一致认为他第一二四点均兑现做到,唯有泡点小妞,名不符实,他泡的妞不该以点为量词,应该是把,或者堆,最不济也是撮。

    阿辰借着天时地利,自卖相也不错,多年桃花没断过档,大家认定他一辈子都不会结婚。没料到思琪的出现,乾坤扭转。

    自他在马凯的某次户外活动中结识了思琪,二人天雷地火,不可救药的上。近来每次去他酒吧,思琪里外张罗,俨然老板娘模样。这在以前绝对不可能发生,酒吧是阿辰的命根子,也是他泡妞的专用场所,他不许任何女人以老板娘自居,太妨碍他泡妞了。

    ,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。都以为阿辰的字典里没有二字,原来,它们只是在沉睡,等待来唤醒的人。

    彦昔看了看阿辰和思琪,又看看马凯,问,薇薇呢,她怎么没来。

    马凯若无其事的拔了口烟,回家了呗,哎,这种小女生,家里管的紧,无趣的很。眼神却鹜的柔和下来,烟霞缭绕中,分外柔

    彦昔呆了呆,阿辰有思琪,马凯有薇薇,抠抠有费费,卫秦有童真,自己呢。众人都坑里埋萝卜,螺公配螺母,突觉自己象无票看电影,人人对号入座,自己孤站角落,睹景伤怀。

    几个人聊天喝酒玩色子,彦昔闷声喝酒,阿辰马凯有的没的说着荤笑话寻开心,思琪象花蝴蝶在场子里穿梭,偶尔串到吧台对阿辰训斥几句,权当她中场休息。阿辰就嘟嘟囔囔的象条宠物犬。

    闷酒越喝越闷,眼前迷离起来,蓝宝石手链也一颗颗发出十字星光,又冷又扎眼。得找个机会还回去,二十万啊,要不找个典当行卖了,算了,估计典当行顶多点个十来万,万一他哪天知道了,得怎么想我啊。。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下午还有一更。。。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