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成彬还想说什么,彦昔摇头,也许,他能找到那个牺牲自己成全他的人,但那个人,绝对不是我。

    江风渐有肃杀之意,枯水季节,水位退去,露出一片形态峥嵘的石头,潮打高垒,江天合拢,星点渔火寥寥伶仃。彦昔抹了把脸,说,回去吧,我累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戴还想当尽职尽责的说客,几次言又止,彦昔干脆闭眼装睡,免得再听他废话。脸上泪干留痕,心里面也干的象块旱田,草木不长。

    途中戴又接了电话,向祁扬飞汇报了一下形势不容乐观,不知道祁扬飞说了什么,电话很快就挂掉。

    快到市里时睁眼开机,一开机电话就响,正准备挂,一看是马凯,问你怎么了,薇薇说你象疯了样的。彦昔说没什么,遇上堵心的事了。马凯追问你在哪儿啊还好吧没事吧,彦昔说我们阿辰酒吧碰吧。

    戴成彬坚持把彦昔送到酒吧,彦昔说我一朋友在这里开庆功宴,就不邀请你了。戴成彬点点头把钥匙递来, 彦昔接过转就走。

    等等――戴成彬喊,你。。。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。

    彦昔定住形,刻意直了直背,昂起头。又开始下雪了,零零点点,试探的,怯懦的洒落,落在脸上,似芒扫面。

    “祝他新婚快乐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进了酒吧, 马凯坐在吧台向外张望,阿辰在吧台里忙着,一见彦昔忙招手,彦昔坐过去,伏特加。阿辰盯着她,受刺激了?

    彦昔干笑两声低着头不作声。马凯说,得,不想说就不说,给咱彦昔来首歌,那个什么,我对着自己开了一枪。彦昔不容易, 不容易!

    这首歌是圈子里的失恋之歌,每次k歌,恰逢谁被甩,必唱此歌。白了马凯一眼,跟你什么都知道似的。阿辰把酒端上来,碟片换上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那一夜,我对着自己开了一枪,我看着自己上的伤

    然后礼貌的笑着说对不起把你弄脏

    再补一枪,直到彻底的毁掉我脸上的妆

    直到看不见我等待的渴望

    然后缓缓的轻轻的洒在地上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祁氏集团很复杂,背景也很复杂,祁扬飞这个人更是深不可测,幕后还有他的哥哥祁扬远和那个白先生。。。彦昔,今天晚上发生的那些,你看到了也好。”马凯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些什么啊。”彦昔含糊着,看来马凯早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马凯接着说,今天这个订婚环节我们全然不知,祁氏的公关接口人也蒙在鼓里,我打听了一下,本来不确定市长会不会出席宴会,结果市长来了,订婚也就进行了,但要说突然也不突然,全程准备充分的不能再充分,只能说,这些人做事,太有心机了。。。说白了,这场戏是做给某些人看的罢了。

    “管它这戏做给谁看的,反正婚订了不是假的。假做真时假亦真。”彦昔喝了口酒,伏特加又苦又涩,以前怎么没发觉。

    马凯说,是啊,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
    彦昔翻了他一眼,这厮竟跟自己同出一语。只是,如果人生如戏,我一定选择ng,如果人生可以彩排,我一定选择重来。可惜啊可惜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祝大家圣诞快乐,嘻嘻~~~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