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不理彦昔的揶揄,继续。

    联姻还有一个重要因素――这两年,是祁氏的转折点。这几年祁氏突飞猛进,是因为抓好住了商业地产的契机,不过中央调控步步紧,这两年地产商的子会不好过,好在他早就未雨绸缪,策划了其它的项目,这个项目可以说关系到祁氏生死存亡,而这个项目又非白氏协助不可。。。

    你别说了。彦昔打断。

    “他让你来说这些,有意义吗?他既然选择联姻来攀登事业的巅峰,又何必来晒自己的代价。他的远大理想,在我看来,只是他的**。明明是他自己选的路,明明受伤害的是我,难道要我这个受伤的人原谅他,理解他?难道要猪说,杀猪的,我理解你,你是因为饿了才杀我的?对不起,我没那么伟大。对不起,我不是那只猪。”

    戴成彬笑了笑,点点头,你说的也有道理。不过,前面说的话,都是我说的,祁扬飞没交待我说任何话。除了一句,他今天只托我转告你一句话,你,想听吗。

    彦昔略侧头避开戴的目光,不作声。

    戴成彬沉默一会,说,我跟扬飞认识十几年,他边不知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,他也从来不缺女人,但很可惜,他从来没过。他说象他这样的人,给金给玉,给天给地,别的什么都可以给,他给不起,也不能给。其实,我一直觉得扬飞很可怜,一个从来没真心过,也不知道什么是的人,多可怜。不过,他托我转告你――

    不想听不想听。彦昔心底大声呐喊,一句话,无非是那三个字吧,你说了又怎样,我听了又怎样!可张张嘴,大风把没来得及出口的字符统统刮跑。

    “他说这么多年,你是他唯一的女人,现在暂时不能和你在一起,但他的心在你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叫个什么事,连也要等到跟别人定婚才说,连也要从别人口里说出来。彦昔心疼的窒息,眼泪滚烫滑落,划在冰冷的脸上,刀割一般疼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用!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!弥补我吗!安慰我吗!我不需要!我不喜欢我的人说我你,可我们不能在一起,我不喜欢我的人一边背叛,一边说心在我这里,都背叛了,我要心有个用啊!都不能在一起,有个用啊!“

    “彦昔,给他时间,他说他有安排,他――希望你别离开他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凭什么他可以一边结婚,一边要求我不离开!他堂堂祁氏老总屈尊我,我就应该感激涕零吗,我就应该感恩戴德吗?我卑微渺小,所以我就应该牺牲自己等他?他想的太美了吧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发烧无比难受。看客将就将就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