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混血共餐

    公司地处cbd,附近大小餐馆林立,不乏各种腔调小馆。袁帅说我知道有一家做湘菜做的特别好,佐料全是从湘西运来的。彦昔说原来你也吃辣啊。

    虽是家常菜馆,装潢却是艳丽的东南亚风格,小资调调浓稠。点了几个家常下饭小菜,彦昔瘫坐在卡座里,想起昨晚种种,心低落,低头默默吃饭, 有多少就有多少恨, 有多大忧郁就有多大饭量。

    忽听得一阵阵“咝――咝――“的声音。抬眼看,袁帅满脸通红,不停的吸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吧,这里的辣椒多正宗。”

    “吃不了辣就别吃,逞强。”

    袁帅抓住茶杯灌了一大口,嘿嘿,喜欢吃和能不能吃是两个概念。我以前一点辣都不能沾,一沾脸上就起疹,还拉肚子,嘿嘿。

    “你有受虐怀吗。吃东西是为了讨好体,如果我是你,打死也不吃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这是喜欢挑战好不好。吃辣满足了我的味觉,有所得必有所失嘛。况且,现在已经好多了,吃辣级别正在提升中,以前是微辣,现在可以中辣,目标是麻辣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袁帅得意的挑眉笑,油亮的一张脸发出太阳的光芒。

    彦昔突然发觉袁帅的眼睛很亮,天生美瞳,睫毛也是一撮撮的漆黑,末端还向上卷。心中一跳,说,袁帅,你将来要是生个女儿肯定漂亮。

    袁帅骄傲的象公孔雀开了屏,那当然,我底子那么好。说着神秘起来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,我啊,是混血。

    彦昔失笑,混那里,越南还是印弟安。

    切!是葡萄牙!八分之一!袁帅高傲宣布。话匣子打开,从他澳门大亨的曾祖父讲起,再到投洪潮的祖父,再到下乡到赣西的知青父亲,再到自己如何顽劣不堪,高考没参加,却以优异的a-level成绩,直接去了美国读大学,主修的环境工程,却最后在it界安立命。

    袁帅喋喋不休,彦昔正好不想讲话,安静听他得咯,象只欢快的拨浪鼓。听到乐处开怀一笑,心渐舒。

    袁帅说,至于我回到中国来的最大目的嘛,还是想找个中国媳妇,把我的血统纯净一下,嘿嘿。

    彦昔大笑,这你就不懂了,我看你应该找洋妞,混的越多后代越聪明。

    袁帅驳道,你怎么知道我没找过,不行啊,不知怎么的,我有心理障碍,总觉得那不是我同类,怎么说。。。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吧。。。嗯 ,这个比喻不太好。。我再想想。。。

    袁帅尚在冥想,彦昔已彻底笑趴,哈哈哈哈。。。一只驴,一匹马,接吻。。。哈哈哈,然后,驴说,对不起,我找错人,不,驴了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

    笑的泪涕纵横,地震山摇,食客纷纷侧目,袁帅皱眉扯了张纸巾递来,有那么好笑吗,擦擦,真难看。

    彦昔接过擦眼角,袁帅说,错了,擦牙,牙缝里那么大块辣椒皮。

    连忙拿着手机,正午和暖阳光铺洒在手机屏上,有点晃眼,彦昔左右照,哪儿呢。

    别动。袁帅说。突然出手,缓缓伸向彦昔,在彦昔张开的血盆大口里一抹。

    彦昔张着嘴,定格。

    袁帅漫不经心往餐碟里弹了弹,好了。见彦昔张着嘴瞪着他,耻笑,你能把嘴闭上吗,扁桃体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彦昔回过神,举手喊,服务员,买单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二更啦~~~收藏一下吧亲们~~~~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