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觉不对,问,这跟你和费费闹离婚有什么关系啊?

    “费费说这事没和他商量,说我自作主张。我跟他商量有个用啊,他肯定又要找潘明谈,谈个毛线啊,谈个棉花啊,他一边谈,潘明一边搂小三上,哼,说白了,他就是觉得潘明找小三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最后一句提高了二十个分贝。

    费费立马高分贝回应:“你别瞎扣帽子,这么大件事你不跟我商量,直接跟我姐说,我被我姐臭骂一顿,说我胳膊肘朝外拐,你说你办的叫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骂你是活该,自己的亲姐姐不帮,帮那个败类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帮他啦?我是说这件事,你应该先跟我说,你现在搞的我姐要离婚,我爸我妈全为这事生气了,我一人蒙在鼓里,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?你上次不是说你搞定吗,你搞定了吗?这件事上,你根本就是想帮潘明!再说,你姐就该离,离开那个渣男!”

    两个人隔着两间房,高分贝对攻,你一枪我一炮。彦昔马凯只觉处阵地,边炮弹开花。

    抠抠觉得费费在小三这种原则上的事上坦护潘明,态度模棱两可,可见是个没有原则的男人,故而伤心黯然。费费觉得抠抠直接把事捅给费玲,说明抠抠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,可见是个不尊重男人的女人,故而默然伤心。二人各自感怀,都觉得自己是天底下委屈的人,又碰上了天底下最不讲理的人。

    彦昔马凯忙安抚,这叫个什么事啊,费玲还没离呢,你们倒先离了。为别人的事闹离婚,到登记处怎么说啊,为啥离?因为小三。谁的小三?嘿嘿,别人家的。这不让人笑掉大牙啊。

    “跟你就说不到一起去,算了,道不同不相为婚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好好好,既然说不到一起去,你想离,嘿嘿,离就离!”

    抠抠呆看彦昔,带着哭腔,听听,是他要离吧!狠吸一口气,吼,呸!婚前说的比唱的好听,说要一辈子对我好,婚后一件都不兑现,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!骗子,你这个骗子!

    一时悲从中来,捂着脸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抠抠哭的电闪雷鸣,天地变色,眼泪吧嗒吧嗒如雨打芭蕉。客厅嘎然安静,费费马凯也吓到了,几人熟归熟,但还从没谁在众人面前如此撒开了哭,奋勇难挡。

    忙跑到书房,费费抓耳挠腮,两手叉腰,放下,又两手抱臂,又放下。说,你。。明明是你先提的离,你倒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抠抠一抽一抽,我提的,你就答应啊!

    费费噎的不轻,许你提,还不许我答应啊。吵了两句就提离婚,婚姻是儿戏吗,啊?你,你是让我宠坏了,简直太任了!

    抠抠勃然大怒:“你宠我,你说说看,你怎么宠我啦,啊?你是心疼我不让我做饭,还是可怜我不让我做家务,啊?家里大事小事,哪件你帮过手?”

    “我做饭,你说我做的不是给人吃的,家务事只要你开口,我哪样不做,结果你说我做的还不如猪做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二人上演脱口秀,各自阐述婚姻中的不幸,抠抠充分表达了婚前瞎了眼,以及费费婚前欺骗婚后迫*害的主要内容。费费揭露了家庭母系社会的黑暗与压抑,委婉表达抠抠婚前泼辣婚后泼妇的中心思想。

    彦昔马凯面面相觑,这是哪跟哪儿啊,一下子从地球扯到火星上去了。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这几天男主没出来,耐心等待哈。。走过路过的朋友,收了我吧。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