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旧爱

    2010的第一场雪悄无声息的来了。拉开窗帘吓了一跳,如今的气候象是女人经期不调,不知哪天就来了。才十一月,居然下雪了,薄薄的白色覆在枯树上,屋顶上,毫无美感,象是过期食物长了白毛。

    应标的子临近,每天加班,祁扬飞又飞去香港,几未见。每次电话,总能感觉那头有种诡异的凝重,大概是为了港联所上市的事吧,听他说,祁氏将成为港联所上市千城第一民企。

    吃早饭时妈问起房子的事,彦昔嘟哝说还没租出去,快到年底了不好租,妈说也对,那房子刚装修好的,里面甲醛多,住人不好。彦昔一口豆浆差点喷了。

    下班后跑到花鸟市场买了几盆绿萝,吊兰,开到摩西soho楼下,给卫秦打了个电话,说房东莅临检查了,你下来迎接一下。

    卫秦说我刚下班还在路上,你上去吧,童真在呢。

    彦昔突然烦了,你快点吧,我拿着东西呢, 一个人上不去!啪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,童真奔下楼来,额前的齐刘海从中间分开,一下一下拍打额头,如黑蝴蝶雀跃翻飞。彦昔姐,彦昔姐!

    姐姐姐,姐你妹啊。

    童真一脸笑容,灿烂无害,彦昔姐,卫秦说你有东西不好拿,我来帮忙,我力气大。

    对着这么个小丫头较什么劲,彦昔暗叹自己太没修养了。把后备箱打开,说,我买了些吸甲醛的花草,一起搬吧。

    童真果然力气大,一手一个大盆,彦昔不好意思,却抢不过童真,只好拎了几个小盆。

    “咳,明明我是姐,却欺负你这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我以前连煤气罐都扛过。”

    彦昔惊讶,这么个小家雀板,难道她家里没有做力气活儿的人。童真看懂彦昔眼神,笑,我家在外地,我和男。。前男友。。刚来这座城市时,为了省钱,租的老房子,没有煤气管道,只能用煤气罐,结果送煤气罐的人不肯上楼,上楼要加钱,我每次就自己慢慢搬上来。呵呵。

    彦昔心中震动,想起上次聚会的话,问,你以前的男朋友是研究生?

    童真眼睛黯淡一瞬,又燃起笑容,恩,我是因为他才来这里的,不过,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彦昔点点头,连煤气罐都要你扛,分的好。

    童真一楞,呵呵笑,他要读书嘛,我体力活做惯了的,没关系。

    彦昔很想问为什么分手了,想想原因要么神伤要么狗血,算了。

    进屋后,把花草东挪西放摆好。四十八平的精装小户,客厅和卧室是开放式的,被一排大大的货架隔开,客厅里没有沙发,只一张电脑桌,几把椅子,货架上面摆满了各式电脑配件,各种包装盒袋,快递单,摞的满满当当,规整有序。

    “彦昔姐,你放心,我们都很注意的,我每天都要打扫一遍。”

    透过货架,看到卧室上也是叠放整齐。彦昔心中一跳,说想我上个洗手间,洗手间在哪儿?

    “彦昔姐,这是你的房子啊。”童真笑的嘴都合不拢了,笑着指,那里。

    彦昔嘿嘿干笑,折去洗手间。关上门仔细观察,两条毛巾,一条灰一条蓝格纹,一块香皂,一个自己以前送的吉列,一瓶大宝。看来,没有同居。

    同居了又怎样,明明都分手了,明明自己交新男友了,却不许别人再找?彦昔啊彦昔,你脑袋里装的啥啊?自我批评半天,奋力摁下抽水马桶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