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祁扬飞并肩往停车场走,祁扬飞自然的牵住彦昔的手,彦昔想,记不错。

    越往里,人越少,灯越暗,二人贴得越紧,脚步声发出不同的音频,自己的高跟清脆,他的皮鞋低沉,有节奏的咚达,咚达,咚达,似要踩破夜色。

    彦昔说,今天抠抠。。你别介意。

    “别傻了,怎么会。”顿了顿,笑“再说,她那些问题,也问的好,省的我再向你坦白,也省的你想问又不好意思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怎么知道我不好意思,我是还没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还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彦昔一时还真想不到什么。呃,等我想到再问吧。

    “你们女人啦,好奇心强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是人类进步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问我问题?”

    “需要问的问题我已经问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而言,需要用问的,就这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其它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什么,抠抠的那些问题?呃,你为什么跟你的前男友没结婚。“

    “肯定是不合适啊,这种弱智的问题还用问。“

    “恩恩,弱智,对对对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:“有的问题,有时候不需要用刻意提问的方式。比如,我今天就知道了你吃什么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姜,你连味碟里的姜丝全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有时候,相信别人的答案,不如相信自己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彦昔珠子转了转:“照你这么说,抠抠的问题,你的回答都是虚的?”

    祁扬飞捏了捏彦昔的手:“抬杠啊你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站定, 说,回答一个问题很简单,承诺一件事也不难。难的是,听到答案的人要判断,信还是不信,做出承诺的人,要践行自己的话,行还是不行。我现在问你,你相信我吗?

    “相信。 ”

    “明智。”

    彦昔狡黠一笑,你相信我的回答吗?

    祁扬飞一楞,哈哈笑,学的真快!

    夜色中他眉目如星,脸上总是带有一丝揶揄笑意,真tm受不了这无视一切的表,笑谁呢,笑我吗。

    “笑可笑之人。”

    彦昔伸手要打,被祁扬飞捉住,脸凑近:“可笑之人必有可之处。”

    彦昔抬另一只手勾住他脖子用力一带,我让你笑。吻上他嘴唇。

    过道里冷风涌过,后有车驶出驶入,车大灯的强烈白光,间或闪在两人上,忽儿亮,忽儿黑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