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还是狠还是滚

    几人如闷罐里的中药,有苦倒不出,一肚子话都憋发酵了。最后肥曾终于发话了,呃,其它办事处的建议也就是我的建议。。。既然公司已经决定了,我们办事处一定会尽量遵照公司的思路跟客户沟通。。。

    衰人说怂话。彦昔与小秦思凡忍气对望,真是将怂怂一窝啊。秦小虎对着肥曾的方向竖了根中指。

    突听一个声音:“我现在千城办事处这边,和销售跟祁氏集团多元化信息系统的项目,马上就要应标。最大竞争对手是慧联,本来我们是没有机会的,经过努力现在已经和慧联平分秋色,如果慧联降价而我们不降,将完全丧失中标机会,所以,我希望这个单在价格上,总部能务必给予特殊支持。”

    是袁帅。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。一片寂静。作为技术部门高工,作为非销售人员,居然开口,居然要特价。以他的份,一开口,要承担多大的责任,和非议。售前技术虽和销售搭档,但分工明析,井水不犯河水,没有谁直接会为某个销售人员说话,起码,彦昔从没见过,更别说要价了。他这局外人的几句话,抵得过销售的长篇大论。为什么要冒这大不韪?彦昔握话筒的手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果然,总部回复,袁工,既然你都说这个项目困难,这个,具体况,我们会下再交流吧。回旋余地已然留出。

    电话会议终于结束,徐思凡愤愤说,别人老大都护犊子,讲困难,要资源,我们这位倒好,装圣人。。

    “哼,别人老大是*的,我们这位是鸽派的。。嗯,不是鸽子的鸽子。。是。。”秦小虎说着举手成刀,在下腹前一切,说,不象个男人,是割派!

    几人闷笑不已。秦小虎说彦昔啊,你够走运,有袁工帮你说话。彦昔见袁帅走廊走过,忙追出,追到茶水室,袁帅正冲咖啡,头也不回,问,你要不要也来一杯。

    “呃,不用。”彦昔搓着手,嘴巴张开又闭上。有一种人,明明对你千般万般好,谢谢二字却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袁帅突说:“你今早坐谁的车来的?”

    彦昔一楞,难道被看见了?不会啊,自己怕显眼专门停在侧门啊。坏了,工程部的窗户刚好对着侧门,这么巧被他看到。

    “呃,一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宝马745还是黑牌,你朋友不简单啊。呃,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彦昔一肚子感谢莫名就吞下去“袁帅,申请价格是我的事,你刚才为什么在电话会议里越俎代庖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申请价格了?我只是说希望这个项目总部能支持,价格当然是你申请,我又不填特价申请表。”

    彦昔心头一暖,还真会狡辩。默了默,一肚子感谢反刍回来,袁帅,不管怎样。。谢谢你。

    袁帅:“我趁着大会提出来,是想让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个单,如果没有价格支撑,肯定拿不下来。况且,我说肯定比你说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您尊口一开,掷地有声啊,谁敢不卖您的面子那就是。。狗眼看人低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彦昔同学,拍马是需要智商的,我看你就省省,别免为其难了。再说,我又不是为了你。这个项目从毫无希望一步步走到大有希望,如果仅因为价格落败,那是公司的损失,所以,于公于私我都要。。。“突然止口,彦昔正一脸怪异的看着他,于公好理解,于私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袁帅咳咳两声,搅拌棒搅的杯壁达达急促的响。恩,于私嘛。。。是你说过请我吃喝玩一条龙的,喂,你到底什么时候兑现啊!

    彦昔翻着眼睛想了下,猛跺一脚,哎呀对了,我下午还要开会,恩,我得去准备准备。

    转就走,对不住了袁帅,下个月发工资再请你,我现在比你赞助的乞丐还穷啊!

    下午肥曾又逐一和销售一对一恳谈,彦昔最后一个。在重复传达了公司精神等毫无油盐的内容后,肥曾小眼熠熠发光,runncy,这个项目连袁工都替你出面啦,你可一定要拿下来啊。

    彦昔微笑晗首:“我一定争取,袁工也说了,价格上一定要有支持,所以,也希望您能争取些支撑政策。”

    肥曾笑了两声,干的象洗衣机脱过水一般:“尽量尽量。不过,还是那句话,不要想着总要领导帮忙嘛。我要你拍脯保证,不论怎样,你都能拿下这个单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职场准则,要么忍,要么狠,否则滚。彦昔不想忍也不想滚,笑眯眯合上本子,心中胆气冲天,说,拍脯保证?对不起,曾总,我没!起用力踩着高跟卡卡离开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