彦昔手心渗汗,抬眼看到侍应端着酒盘走来,只得悄声退回ktv房。

    抓好着麦克风吼了几首,仍旧心燥难安,抓戴成彬来玩色盅,戴说好谁怕谁。彦昔挑衅看他,说有种的话我们玩闭目的,戴眯眼一笑你可别后悔哟。

    开了瓶纯白轩尼诗,色子摇的哗哗响,这戴成彬不知是拜了哪位大仙学会了透视,要么不开,一开就赢,彦昔不是对手,但输的爽利,仰口一杯,再输,再一杯。到最后连牌都懒的看,开了色盅就直接倒酒,不要钱的好酒,不喝白不喝。戴成彬实在看不过去,一把夺过酒杯,你欠酒喝啊,法国人知道你把白兰地当啤酒灌,不知得气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突然门大打,那边牌局完了,三个男人转战ktv。

    彦昔正作势抢酒,戴成彬举着杯子一手挡彦昔,一手将酒递给祁扬飞,又冲另几人使个眼色,知趣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祁扬飞扫了眼过半的酒瓶,再看彦昔面带潮红,眼波流转,静静坐到彦昔旁边,低声问,怎么了?

    声音里毫无表。彦昔斜眼看他,问,输了赢了?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彦昔拿杯子倒酒,扬飞,我敬你。直接碰上祁扬飞手中酒杯,脆生生叮的一响。

    祁扬飞扶住彦昔,问,为什么敬我。

    “呃,因为。。你赢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赢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什么都赢了,赌场赢。。。场赢。。。噢不,你没有。。场,不是边有女人就叫有场,对吧。”说罢一口干掉。

    祁扬飞看着彦昔,不说话。

    酒到酣处,到浓时,包房内灯光昏暗朦胧,读不清祁扬飞表。不知谁点一了首慢摇,光头pitbull抱着搔首弄姿的美女唱,i know u want me..i know u want me ..*的鼓点咚,咚,一下一下敲在心上。

    彦昔望向他,一眉一眼如柔光淡化一般,美妙难以言说。时间在这一刹停驻,所见成画,镌刻心头。

    祁扬飞沉默对视半晌,略一点头,仰头干了。

    真*爽快!彦昔赞,再来,又倒了两杯,自己先干了。

    祁扬飞也不说话,干了。如此喝了三四杯。

    彦昔心想坏了,跟自己设计的场景不一样啊,应该是我敬酒,他拦着我,抢杯子说少喝点,然后我杯子抢回来说我非要,他再抢,问我到底为什么,然后我就可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了啊。可现在。。。彦昔看向祁扬飞,呆住。

    祁扬飞变被动为主动,倒了两杯酒,问,还喝不喝。

    彦昔掐了掐自己大腿,算了,趁着酒醉心明,还是先闪吧。呃,不早了,我要回家了,你送我吧。

    “我刚喝了酒,不能开车。”

    靠!算你狠!彦昔深呼吸一次:“噢,那让司机送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下班了,没人。”

    彦昔深呼吸两次:“那让戴经理。。潘律师。。或者程行长。。咦。。。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彦昔深呼吸三次,挣扎站起,头沉似铅,形摇晃,说,那我自己打车回。

    好。祁扬飞说。起扶住彦昔往外走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