奢宴(1 )

    下班了,彦昔拿出镜子补了下妆,又到洗衣手间照了照镜子,今天穿了件素色衬衫配耸肩小西装,下面是一条齐膝包短裙,脚下一双卡其色防水台高跟短靴,恩,职业休闲兼顾,不用回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祁扬飞的车等在路边,还好,是那辆路虎,不是宾利。眼角扫了一眼周围,没人注意,迅速钻入车内。

    “带我参加朋友聚会,怎么,不保密了?”

    “你对你的好朋友保密没?”

    “你说抠抠?那当然不用了,否则,得把我给憋死!”

    祁扬飞微侧着笑一了下,同理。

    “我不一样啊,我又没名没地位,只要你不承认,我说给别人听别人都不会信,只会以为我发花痴。你。。。不怕他们传出去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祁扬飞笑说,有件事男人比女人更擅长――保密。

    彦昔切了一声,那是因为男人见不得人的东西比女人多。

    祁扬飞哈哈大笑,突又止笑,恩,好象也有点道理。一看反光镜里彦昔正得意的冲他挑眉,摇头失笑,抬手捏了下彦昔的脸,你哪来这么些歪理。

    车开到老租界一幢五层楼欧式建筑大院门口,老式雕花铁栅栏,连个门牌也没有,隐约看到院子很大,绿荫如盖,音乐似被树叶筛过一般,疏疏淡淡传来。晚风拂过,季尾的桂花香,颓废萎靡,凸显迷离意味。

    祁扬飞给彦昔开了车门,一名守候的男子鞠躬,祁先生。祁扬飞把钥匙交给他,男子恭敬的接过,将车开走。一名深目高鼻西装笔的外国中年白人男冲他们礼貌欠,略转头对着耳麦讲,mr qi‘s  coming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条大理石材铺就的小道,两边是草坪和常绿乔木,儿臂粗的法桐,枣树,碗口粗的香樟,白玉兰,和桂树,估计年龄比共和国还大,真没想到,这寸土寸金市区中,还有这样一个低调奢华的大院,这样一幢精心修缮的老洋房,真要盖成楼卖,得换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“这里解放前是德国领事馆,后来抗战期间改成宪兵总队司令部,解放后变成了招待所,每年创造的效益不仅不够养护这幢建筑,连员工工资都不够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。。。被某个暴发户改成了高级会所?”彦昔边走边看,脚下大理石铺就的小道,路边各种精美汉白玉雕塑,黄铜灯柱路灯,花坛里黄白月季,木槿,秋葵怒放,草坪灯七彩灯光变幻,智能喷灌系统正在洒水,发出沙沙,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笑着来走到台阶前,踏上红毯走到大门,彦昔左右细看,这发现右手边有几个极不引人注目的烫金隶书小字:祁汇所。

    彦昔失笑,原来是你开的?你刚才怎么不说?

    祁扬飞故作愠色,你都定了说是暴发户,我哪还敢说啊。本想你发现不了就算了,哎。

    着燕尾服的门童对着耳麦说了句祁先生来了,打开镏金大门,一脚踩入,土耳其手织地毯带来微妙反弹,彦昔一惊,没想到自己的脚趾都这么贪图享受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被数扇仿明清的红木缕花屏风隔开,看不真切,隐约只觉得灯火绰绰约约,有低谈笑语若有若无传来。

    祁扬飞低在耳边说,是你挽着我还是我牵着你。

    彦昔耳朵又痒又麻,心慌了慌,说,你牵着我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牵手显得更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歪理多你还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国庆节内只能不定期更,见谅。。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