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能帮忙吗

    事出现转机,思琪急急赶来。又是一花红柳绿,妆浓得象乡镇戏曲团演出,一双十公分高跟能钻井。

    思琪向彦昔阿辰点个头,直接走向刺青男。

    “荣哥,真是无巧不成书,我说的要你帮忙的朋友,就是他们家,荣哥你看,他们家确实困难的,能不能再商量商量?”

    荣哥点了根烟,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小琪,跟你说了莫来莫来,来了也没用,这事不是帮不帮的问题,我又不是搞慈善的,又不是散财菩萨,我拿回属于我的钱,就好比你小琪,走台要收出场费,你,上班要拿工资,你,卖酒要收酒钱是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知道知道,荣哥,不是不还钱,只是,荣哥,这利息能不能。。。”

    彦昔趁着气氛缓和:“荣哥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借您的本金,我们肯定一分不少还给您,只是这利息。。。十五万,实在是,您也看到了,这家里就两位老人一个孩子,您能不能看在老人孩子的份上,少收一点?”

    荣哥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少收?这十五万的利息怎么来的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,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,每一道有每一道的王法,况且,这白纸黑字的借据,哪怕你拿到法院去,也是必输无疑。我不能单为你一家坏了规矩,否则,我以后在道上还怎么混?还有,你说老人孩子,我这手下的弟兄,都是靠这行吃饭,他们也有老人孩子,如果你们不还钱,他们就拿不到工资,他们的妻儿老小么样办?再说,跟你们说了,没钱就交房子,你们钱不还,房子不交,怎么,借霸王债?”

    一席话硬是说的众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荣哥摆摆手,说,算了算了,小琪,看在你的面子上。这个数目一分都不能少,时间嘛,再给一个月的宽限时间,这一个月不计息,一个月之后,要么还三十万,要么交房子,再往后拖,你们交了房子也还够还债。

    大伯一家面露难色。彦昔壮胆说,荣哥,您看。。。能不能宽限到拆迁,等拿到拆迁款,我们三十万一起还?现在交了房子,这一家人去哪里住呢?

    荣哥一行人哄笑。荣哥仰头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姐,海龙王打哈欠,你好大的口气!宽限到拆迁?拆迁也是我管,我清楚的很,祁氏集两年后才开发这块地,这一片要明年才拆,难道让我等一年?你知不知道一年的利息是几多!”

    彦昔眼前电光一闪,仿佛有救命稻草浮现,你说什么,祁氏集团?你负责拆迁?你跟祁氏什么关系?

    众人被彦昔吓了一跳,荣哥:“呵呵,什么关系,这地姓祁,我只管拆迁,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,有关系就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彦昔顾不得许多,对思琪耳语说先稳着,转出门。

    拨通祁扬飞电话,一声,二声。。快接啊。。。

    “喂,扬飞,我是彦昔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顾小姐?”

    “啊?你是。。。我找扬。。祁总!”

    “顾小姐,我是魏小川,祁总在开会,要不,我等会转告他你来过电话?”

    彦昔咬咬牙,啊。。。我有点急事,能不能。。。能不能帮个忙,让他现在接电话?

    “这个。。。好吧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握着电话焦急等待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听到他轻柔有力的声音,彦昔哽了哽,说:“扬飞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别急,什么事?”祁扬飞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买了下河街那块地?”

    “恩,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个叫荣哥的帮你搞拆迁?”

    “荣。。?我们所有地块拆迁全部由政府出面。”他实在说不出哥字。

    “啊?完了完了。。死黑社会,瞎忽悠。”

    “彦昔,到底怎么了,你慢慢说,我看能不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彦昔磕磕巴巴讲了一遍,祁扬飞沉默了。

    彦昔见没反应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。。以为你也许认识那个人。。哎,算了算了, 我也是一时脑子乱了,相信了那个什么荣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知道了,我现在有个重要的会,一会再打给你,好吗。”

    噢,好的。彦昔闷闷挂上电话,忽然有点后悔,八杆子打不着的事,求他相助,他会不会以为我有所图?

    彦昔在外面站了一会,等下该怎么办?心如墙角枯草,杂乱颓败。

    回到房里,碰上众人询问的目光,彦昔无声摇摇头。看来,只有先争取这一个月,再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荣哥:“一个月,一个月后。。。手机响。”

    荣哥一见来电,换了笑脸,大律师,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话?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