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是她!

    彦昔逐渐找到了和袁帅搭配的感觉,一个敲响锣,一个打边鼓。她循循善,深入浅出,袁帅谆谆教诲,旁征博引;她承前启后,穿针引线,袁帅专业详尽,引经据典;她善发掘需求,袁帅善实现需求,二人配合起来已如无缝天衣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出来后彦昔狂拍袁帅马

    “袁工,你真是太牛了啊,不是一般的牛,是犀牛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人,嘴巴不能干净点?”

    彦昔撇撇嘴,老娘心好,不跟你顶嘴,哼着曲踢踢踏踏走路。袁帅沉默了一会说,他没说错,你还真是个做销售的材料。

    彦昔一愣,谁?

    袁帅不作声自顾自往前走,彦昔想了想,冲上去,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的,为什么你要帮我,你明知道这个项目机会渺茫,肥曾要你来不过是为了断我的后路,可你为什么一定要答应呢?你完全可以不答应啊,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

    袁帅头也不回,我是不想其它人跟着你背黑锅,除了我,小杨,李真,哪个能承担失败的后果?

    彦昔嗤了一声,我懂你的意思,我反正是死定了,就别连累其它人了,是吧,你呢,以你的资历和地位,我死的再惨也拖累不了你,对不?咦,原来你还是个大仁大义的活菩萨,救人于水火之中。

    “啧啧,谁家炒菜醋放多了啊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不是唯一原因吧,你刚说的“他”指的是谁?“

    袁帅嘿嘿两声直往前走,彦昔上去拖住袁帅的胳膊,你今天一定要说,否则。。。

    袁帅眼睛一瞪,你威胁我?我可是你上级!

    “袁工袁工,我哪敢呢,你可怜可怜我吧,你就行行好吧,再说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。。”彦昔忙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“会说人话不?”

    彦昔指着自己,我。。。我是说我,我都快挂的人了,你让我挂个明白吧。

    袁帅嘟着嘴,抬头一笑,行,我告诉你,那你怎么谢我?

    彦昔早料到了说请你吃饭,袁帅嘴一瘪。无奈,只得连哄带嗲,连摇带?,袁帅恶寒,说你行行好吧,你还是继续你擅长的悍妇路线吧,甜心路线真的不适合你。得,我告诉你吧,他,是易宁!

    彦昔愣住,怎么会是易宁。。。他不是查出ca后就离开公司了吗?他现在在哪里,他还好吗?

    袁帅说,易宁没告诉过你,他在总部最好的朋友是谁吗?

    彦昔一时缓不过来,易宁不告而别,断掉所有联络方式,人间蒸发,有时候抬眼望天,甚至会想,他会不会在天国看我呢?

    追问袁帅,袁帅摇摇头,他现在在哪儿,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,反正他以前总提起你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说着露出古怪神色。

    彦昔故作不见,易宁和她,始终有一份微妙的感,只不过,谁都知道分寸,象两只倍有礼节的蜗牛,彼此拿触角抚摸,所有的心意,只藏在自己的壳里,不越雷池。大概,这就是传说中的――暧昧吧。

    难怪初见袁帅时他一脸怪异,后又执意留下协助自己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彦昔恹恹伤感,和袁帅走到停车场,刚上车,忽听到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和说话声。好象是一男一女,咦,这男的声音有点耳熟?

    顺着方向,两条细细的人影起伏着从地下停车场的拐角透过来,一拐弯,露出真容,居然是潘明!屏息再看,旁边正是那个平戴眼镜的女助理。

    打个噤声手势,袁帅识趣矮下体。潘明一手提包,一手插裤兜,女助理一手提电脑包,一肩挎包,二人并肩而行,规规矩矩,向停车场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盯得眼球发胀也没捕捉到香艳镜头,颇为气馁,正待直起,却见潘明左右张望一圈,伸手楼住女助理的腰往边一带,女助理形略顿,环住潘明,瞬间合二为一,如藤蔓扭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彦昔目瞪口呆,眼睁睁看二人走进一辆别克君威,烈拥吻,缠绵悱恻。袁帅也看得血沸腾,连问这谁呀这谁呀,太tm过瘾了!

    忽然二人停下动作,向这边看来,彦昔吓得魂飞魄散,伸手抓住袁帅脑袋,用力往下摁,低喝,卧倒!

    直到听到别克开出停车场,才缓缓直起子,袁帅用力打掉彦昔的手,我k,你练过九白骨爪吗!

    彦昔急速拨通抠抠电话,喂,我看见了!你猜错了!哎呀,我说小三呢!戴眼镜的!哎呀,你姐夫的!对对,那个戴眼镜平的!我亲眼所见,又啃又挠的,还能错?。。恩恩,好好,见面聊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心脏仍然怦怦直跳,袁帅问,这人谁啊谁啊,干嘛 的,谁姐夫,他怎么也到祁氏来?

    彦昔鄙视道,你个大男人,怎么这么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关心,不就是男人出轨,女人当小三吗,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很稀松平常是吗,你们男人就这么出轨,找小三吗!”

    “你别瞎扣帽子,什么叫你们男人,我的意思是,明明是他们不对,你倒象是做贼样的,乱摁我的头,疼死我了,还。。卧倒,我,我真服你了,好象是我俩在做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回想刚才的自己也觉得好笑,再看袁帅,好好的发型已经被抓成了草长莺飞式,一络头发刚好掉在眉心,顿时笑趴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袁帅拉下镜子整理发型,哎,这个世道啊,做贼的不心虚,做好人的倒象是做贼。。。

    缓缓发动车,这潘明到祁氏来,难道,祁氏有什么官司吗?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