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(3)

    吃完饭商量去哪儿玩,阿辰说别去我那感觉象我回去加班似的。好久没k歌了,于是向麦乐星进军。

    几个人全是麦霸,麦克风抢来抢去,彦昔满腹心思,拉了抠抠把祁扬飞的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抠抠问了几个技术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金主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金主有没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金主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这顿饭白吃了,白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问题我没好意思问啊,如果我问他有没女朋友,感觉。。。好象我想钓他似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拐弯抹角啊,比方说,你可以说,恩,我请你吃饭,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?这样,他可能说啊不会啊,啊我已经结婚了,啊我还没女朋友呢,这一下答案不都出来了。”抠抠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崇拜如滚滚开水,突突冒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你工作时的智商拿一点到谈朋友行不行,真是没治了你。”

    抠抠教育了半天最后叮嘱,一定要把报收集全先,万一人是断臂呢,那你还费个什么劲?

    彦昔暗自腹诽,万一人交直两用呢,哼。

    大家鬼哭狼嚎半天,童真看似清纯可人,实则彪悍异常,一首女版男人哭吧不是罪唱得彦昔膀胱酸涨,起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过道里,一男一女正搂抱拉扯前行,男人衬衣西裤皮鞋,着装不合时宜,女人浓妆短裙黑*丝,标准的职业着装。彦昔觉得男人有些面熟又看不真切,小心跟着,男女转进入一间包房,看到侧脸,小李总?再想看一眼房内,门已轰然关上。

    上完洗手间回来,见卫秦站在包房外,问,怎么在外面?

    “闷,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彦昔噢了一声准备进去,卫秦喊,彦昔――

    啊?彦昔回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。。我是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彦昔低声,有事吗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个大学同学,在上海?”

    死蓝蓝,肯定露馅了。只能佯装困惑,啊,我大学同学多了,在上海的也多了,你说哪一个啊?有什么事吗?

    “你别瞒我了,她跟你一个学校一个专业,还说是受人之托,到我店里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还有这么巧的事?呵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彦昔!”

    彦昔吸了口气,是,她是我同学,她刚好要买鼠标嘛,我就把你的网址给她了,咱们朋友之间,帮这点小忙不值一提吧。

    卫秦心潮澎湃,想说蓝蓝什么都说了,连钱差点都是你出的。终于还是忍了忍,没揭破。

    彦昔笑,就这事啊,没别的事我进去了啊。

    突被卫秦猛然一把拉过,双手紧紧环抱,彦昔,我现在已经有事业了,虽然才刚开始,但我肯定会越来越好,我。。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,我们重新开始,好不好?

    眼眶有泪意泛滥,我要的时候你不想,你想的时候我已不想要。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能同步?她和卫秦,象两个各不相干的齿轮,各转其轨,永远不能啮合。

    定定神,用力缓慢推开。

    “卫秦,你喝多了,我们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卫秦还想再拉,彦昔挡开,一字字说,卫秦,我有新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唱完歌各回各家,马凯把车钥匙抛来,油加满了啊,过几天还有个项目,再借一次。

    阿辰要回酒吧,思琪说我不去了我回家,彦昔顺道送思琪。上车后一路聊天,才知思琪家中有个脑瘫弟弟,上面还有个神志不太清爽的爷爷,出门上要挂牌子的那种。父母下岗开了家小副食店,全力照顾弟弟和爷爷,思琪从小无人管,职高毕业后出来混社会,幸好一付好板,混到模特界,同行有混出名的的,有被潜的,有当二的,唯独她混来混去还是个三流,流窜跑台。

    思琪说话淡然轻柔,声线略带沙哑,如雨滴滑过磨砂玻璃的感。这与她恶俗的打扮完全不搭,思琪仿佛明白,说,我这啊,都是客户要求的,没办法,有钱就请真洋妞啊,真tm的。

    车开到下河街,思琪说到了,拉开车门,突然回头问,彦昔,你相信吗?

    彦昔见她绿色美瞳在夜色里发出诡异的光芒,如母狼,又似绿宝石。彦昔笑了,相信,我一直都相信。

    思琪绽然一笑,我也是。

    看着思琪在夜色中走远,纵然姿娉婷却备感苍凉,如果换一名牌,那肯定就是高雅,彦昔想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待拆的老城区,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个圈起来的拆字,众圈环绕,好似奥运会,彦昔耳边响起口号,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梦想。。。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