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约会(3)修

    吃完饭,祁扬飞没有离去的意思,问彦昔想喝什么茶,彦昔说随便吧,反正这里肯定都是高级茶,喝什么都不吃亏。

    祁扬飞笑着对服务生说跟以前一样。服务生上了一整功夫茶茶具,欠退出房。彦昔呆了,谁来泡茶,他?

    果然,祁扬飞娴熟地烧水,洗茶,冲茶,给茶宠淋茶,不一会,浓浓茶香氤氲整个房间,紫砂金蟾嘴里的铜钱微微转动。

    祁扬飞倒了茶递过来,喝吧。

    彦昔接过茶呷了一口,说,这么好的茶,喝到我这个俗人嘴里,真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你既喝得出这是好茶,就还不算冤枉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喝出来,我只是觉得这里的茶,肯定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眼含笑意,突问,我们集团信息网的项目,你们公司准备的怎么样?

    等了一晚上,总算等到这个话题。千载难逢,却不能说的太多。彦昔简短扼要表达两点,一是与信息中心沟通顺畅颇受肯定,二是h&c公司的在多元化集团案例业内第一。

    祁扬飞点点头,问,你说这个系统最大的作用是什么?

    彦昔正端着茶喝,脑海中起码有七八个答案翻滚,水雾升腾间,祁扬飞表毫不经意,眼中精光如油灯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彦昔脑中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这系统能带来的好处很多,但归根结底,只一条,那就是,帮助集团的掌舵人精准无误作出分析,判断和决策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眼睛都在笑,真会讨巧!

    彦昔趁机追问,那你又怎么看这系统呢?或者――你希望它为你做什么呢?

    祁扬飞笑而不答,示意彦昔把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,自己也把杯子倒净放上。

    彦昔一头雾水。杯子整齐一对,喝交杯酒似的。彦昔心底意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集团呢,现在越来越多元,业务呢,也越来越分散。。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说着往茶杯里依次注水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“业务就象这功夫茶,从一个茶壶,倒到各个小茶杯里。每个茶杯都有一个主人,每个杯子里都有一摊业务,或者说,权力。茶是我沏的,我倒的,但喝的人不是我,有人说浓,有人说淡,有人说好喝,有人说不好喝,但他们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是不是一样,我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示意彦昔喝茶,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权力的赋予是基于信任,制度的建立是基于不信任,只有体系越完善,权力才能下放的越深入。”

    喝完后收回茶杯,将空杯重新摆好。

    “这茶杯就是体系,这茶水就是权力,如果这茶客与我一心,便是常客,如果茶客心口不一,我可以收回茶杯。这系统,就象你说的,能帮助我做判断和决策。。”

    彦昔震惊无比,这难道不是机密吗, 如此剖开心迹的话,怎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奇怪我为什么会告诉你?”

    彦昔讷讷点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很聪明,一语中的。因为。。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温和笑了笑, 刹那间夜色燃亮。

    “因为。。也许是――我和你有缘吧。”

    彦昔心如鞭炮炸开在闷罐里,横冲直撞,哔啵作响,又不能言说。终于只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吃完饭祁扬飞开车送彦昔,一路慢车缓行,德彪西的月光华丽忧伤。

    彦昔说明明说好了是我请客的结果还是你买单,祁扬飞轻声说,这样不好吗,这样你欠我一顿饭,你可以再请我啊。

    远方夜空有人无端放着烟火,摧开漫天璀璨,彦昔止不住笑意,好,一言为定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