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三凶猛

    “抠抠,喂,抠抠,彦昔拿勺子敲敲昔杯的杯壁,你在听我说吗?”

    啊?抠抠回过神,噢噢,听着呢,你不是说这几天好些猎头跟你打电话,你要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本想这着这个项目拼死一搏,可李真小杨的退出无异于釜底抽薪,袁帅说白了是块挡箭牌,近来一些猎头公司纷纷来电,既象贺电又象唁电,问是否有意另谋他就,看来早已被人事部当作裁员对象了,彦昔有些心灰意冷,对着抠抠吐槽,痛陈肥曾恶行和无作为袁帅,可抠抠整晚心不在焉,完全不复往泼妇骂街的神勇。

    盯着抠抠左看右看:“老实交待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抠抠眼神四处游走,恩,呃,这个。。

    彦昔一看,挤出悲痛面容 ,呜呜咽咽:“抠抠,自媛媛走后,就只咱俩相依为命,你还瞒着我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年媛媛出国,三人在 机场抱头痛哭,媛媛哭着,以后,呜呜,我,不在,呜呜,你们,可要,呜呜,相依为命,呜呜,别让我,担心,呜呜。

    后来这成了二人互相要挟的法宝,上次抠抠要彦昔陪着逛街,彦昔正好大姨妈例行巡访不想动,于是抠抠一把鼻涕一把泪,自媛媛走后,就只咱俩相依为命,你居然陪大姨妈都不陪我,呜呜。。。

    只要祭出这一句话,谁都得服软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是我想瞒你,我是没想好怎么说。。。”

    彦昔看抠抠面带羞,惊道:“怀了?。。不对呀,怀孕是好事啊,又不是无证驾驶,有什么好害羞的?等等。。。你。。你。。。该不是出轨了吧!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呀,我怎么可能!”抠抠条件反地向左右扫视,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啊?不是你?难道是费费,不会吧,你都没出轨,他比你更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抠抠怒喝:“什么话!什么叫我都没?。。。再说,我不出他就不会出啊,没准。。。咳,呸,我都被你绕进去了!”

    彦昔笑得趴桌上了:“那到底谁出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到晚就盼有人出轨是吧,彦昔童鞋,你瞧个妇科去,看看雌激素正常不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闹了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抠抠愁眉苦脸,是费费他姐夫,被我撞见了!

    彦昔激动了:“抓现行?!”

    昨天是抠抠婆家聚餐,抠抠出完外勤搭公坐车回婆家,一般走正门,可公车到站离侧门近,便进了侧门,没想一进门,花坛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中音在打电话,吐辞香甜软糯,颇有杨洪基唱艳曲之妙,抠抠驻足听了半天,屏息退回绕道从正门走,上楼后,姐夫还没回,说是下楼买饮料去了。不一会,姐夫拎了两大瓶农夫果园回来,脸色无澜无波,席间吃喝照常,给费玲挟菜,帮丈母娘洗碗,逗得费费他妈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彦昔听了半天,泄气道:“这。。就完了?这也没什么嘛。。我还以为你抓现行呢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,我怎么可能抓现行,他又不会在我家乱搞,要抓也是费费他姐抓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跟费费讲了没?”

    “这不找你商量嘛,我拿不定主意到底讲不讲。我要一讲,费费肯定二话不说找他姐夫拼命,但我现在证据也不充分啊,万一要没什么事呢?再说,他姐夫吧。。。说实话,对他姐和我婆婆,包括对费费,都好,又体贴又细心,事业也不错,跟人合伙开的律师事务所,上次那个什么工头拖欠民工款的案子,他们所还免费代理,要说,人品真好的。你说,我要这么一捅开,这万一要不是,那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那你说他人品这么好,怎么还会出轨呢?”

    “越是好越是容易有惑呗,你说他姐夫,那个,一米七六,不胖不瘦,人品优秀,功成名就,标准的中年魅力男啊,勾引他的妖精肯定苍蝇一样多。”

    “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无缝?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苍蝇有多厉害,张牙舞爪的,自备微型电钻,钻到你有缝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光埋汰女人,凭什么一定是女人勾引他,说不定是他自己管住下半,主动勾引良家妇女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抠抠失神摇头,如果是他主动。。。那就真完了。。。彻底没治了,你说,到底怎么办?

    彦昔想想,迟疑道,是不是你多心了?也许人就打的工作电话呢?你又没听清别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其实不重要,关键是那个语气,语态,语境!”

    抠抠做个六举到耳边,喉音低媚,恩。。。好了。。。知道了。。。行啦。。噢。。。你说你说,这是正常的电话吗,正常电话有这么吗?我跟你讲,起码方圆十米内,都闻的到膻腥味。

    这个**都市,把女人对第三者的感应培养到远红外一般灵敏,而且,命中率九环以上。讨论半天,没个万全对策,决定还是先跟费费提一下再说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