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死而生

    标书如约而至,肥曾没想到事居然朝另一条道路发展,脸上晴不定,暗自拿捏该采取哪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“曾总,经过前期努力,终于拿到了标书,runncy和小杨的表现客户相当满意,拿到标书的只有三家,比我们的预期要好多了,毕竟,我们是完全没有基础的。。“

    “拿到标书只是第一步,如果连标书都拿不到,那就game over 了。另两家公司什么况?“

    “拿到标书的还有慧联,和天创公司,慧联在祁氏关系特别深厚,高层互动比较多,尤其项目组长邹永海邹副总对慧联有很大的倾向,天创是国内公司,跟我们一样刚接触祁氏,一向打价格牌,我分析,祁氏选我们和天创的目的,是想用我们的专业技术牵制慧联,用天创的价格牵制慧联,简单说,我们和天创,只不过是祁氏打压慧联的陪衬。”

    肥曾漫不经心的噢了一声,下一步,下一步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“我想,如果有机会的话,希望您能抽出时间和对方的负责人约见一下,这样,也显出我们对客户的尊重和重视。”

    肥曾唔了一声,若有所思的看着彦昔,眼珠往上翻,如一只佯装思考的鲇鱼。“我出面?这个嘛,还是以后再说吧,你看,小秦小徐他们手上的客户也很重要嘛,客户那么多,我也不能个个都见吧,我看,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个项目搞出个眉目来,runncy,还是那句话,不要事事都靠领导嘛。”

    你答应了那才是西边出呢,我提出来,你不答应,我后也有话说。彦昔笑笑,行,我们先沟通着,如果真有眉目了,再跟您提支持。

    肥曾有点惊讶彦昔今天的态度,他当然不知道彦昔刚背了几十万的房债,对这个项目下了九死一生的决心,人,就是这样,到绝境,要么死,要么向死而生。

    肥曾问,还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曾总,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应标,时间很紧迫,我们会努力和招标小组成员沟通,不过,虽然公司做过一些多元化集团客户的单,但我们办事处碰到这样的客户还是第一次,我跟小杨沟通过,希望总部派一位设计过类似客户方案的高工来协助,这样,在方案设计上,和技术难点上会更有把握些。“

    肥曾看看彦昔,又看看李真,李真朝他点点头。肥曾唱个喏,行,这个我找总部申请。毕竟这个单不小,万一她走狗屎运呢,如果不成自己面子上也支撑过,让她拿不到把柄。

    出了总经办,李真说,彦昔,这个项目虽然机会渺茫,不过,我们整个部门一定会鼎力相助。

    李真认真的样子有些好笑。李真虽是销售部的头,但跟销售一样,有自己的客户和任务,同时又背着整个部门的任务,能力一般般,上上下下谁都不得罪,见人做人,见鬼变鬼,对上点头是是是,对下点头你看着办,标准的蜥蜴科物种。

    彦昔嬉皮笑脸的,恩恩,头儿,有你在,死我也会死得好看点。

    彦昔和小杨开始泡在祁氏上班。小杨刚毕业不久,未受社会浸,工作觉悟够深,无奈道行尚浅,彦昔经常在信息中心耗得精疲力竭,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彦昔的感官前所未有的灵敏,跟德牧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偶尔有铿锵缓慢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,会心跳加快;偶尔会借口没水了绕到六楼的茶水间去打水,做贼一样向通道尽头张望;偶尔有人无意提到祁总,她会耳朵支起天线,体如中了葵花点手般定住。

    但是,一直没再见到祁扬飞。

    彦昔甚至在不同时段等过电梯,小杨不解,runncy,为什么你每次约客户的时间都不一样?彦昔一边搪塞着一边盯着电梯,想象着祁扬飞突然出现在打开的电梯里,走向她如风拂槛。

    可惜,是幻觉。

    其实遇见了,又能怎样?彦昔呀彦昔,别做白梦啦,想想几次遇见,第一次是自己想占小便宜被人识破,第二次自己又失态,第三次福元寺,浪漫巧合简直以为自己变韩剧女主,偏偏被卫秦搅局,难堪之极想想就肝儿颤。

    哎,工作宣判死期,房贷遥遥无期,还是老实工作吧。一声声紧箍咒把彦昔拉回现实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