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遇(2)

    他先到福元寺,想着天,彦昔又记不住买水,忙跑出去买,小卖部没有她喝的果粒多,他跑了半站远的超市,又一路顶着烈跑回,一回来看到这个出众到刺眼的男人,而彦昔,这个在他心中比孔雀还骄傲的彦昔,比山茶还夺目的彦昔,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低眉垂眼,烟视媚行。

    卫秦象一只听到侵略脚步的羚羊,浑噩半生,瞬间苏醒。

    吵什么吵,这是什么地方,这么吵吵闹闹的,要吵出去吵,这里是佛堂!旁边有人抗议。

    彦昔看地面,努力不让眼泪滴下来,卫秦突然一下泄了气,都已经分手,还起个什么劲?

    没劲,真没劲,真他妈没劲透了。

    半晌,彦昔呼吸平缓了些,一字字问,还数不数?

    卫秦哽了哽,小心的问,数。。。还有用吗?

    彦昔无声摇头。卫秦看她低着头,小小的鼻翼一张一翕。

    第一次的人节,他送了她一束玫瑰一盒巧克力一个小小的银坠,她高高兴兴收下,用她的白金项链配这个银坠,每天戴。

    他过生,她送他巴宝莉长款钱夹,他到专柜看价,二千七百八,他说我不用这么贵的东西,钱包里的钱还没钱包贵呢,退了吧。她眨眨眼,说这是托人从海外代购的,对折呢,再说,我的男人就该用几样好东西。他知道她撒谎,她撒谎就眨眼睛,眼珠子还骨碌碌转。他没再拒绝,内心默默发誓要一辈子她宠她。

    她二十六岁生,他坐立不安,看着提款机上显示的八千元余额,纠结着是否要全部取出来,她打来电话,恶狠狠的说什么都不要,什么都不许买,买了就分手。他握着电话象一把铬铁,手心内心俱是滚烫。

    这两年,彦昔花钱没个计较,送了他名牌皮包皮带皮鞋手表,他时而飘飘仙,但更多的时候很心疼,他想对彦昔说,咱把钱存起来吧,存着买房,存着慢慢算计着过子,可他看到彦昔熬更守夜的码方案,看到彦昔为了工作风尘仆仆的奔波,看到彦昔所在的大楼里鱼贯而出的各色精英,如珠璧交辉,如桃李争芳。他只能生生把话咽回,烂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是的, 他无法对彦昔提任何要求,因为,彦昔值得这一切,因为,他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彦昔的,遮天蔽,排山倒海。如冬的一棉被,厚实,暖和,让他眷恋不舍,但同时,那紧紧的包裹,又令他窒息不已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卫秦默默离开了,背影萧索落寞,如飓风过岗,残--绿@色#小¥说&网--着点,别毛毛糙糙的,这万一划伤了,赔得你吐血。“

    卫秦啪的一下点燃了,“你什么意思啊,不就蹭了一下吗,什么叫赔得吐血?你是说我赔不起就得拿命赔是吗?是这意思吗,你有钱就可以买命是吗?是这意思吗?“

    中年男一下子哽住,你,你这小伙子,你撞了我的车,你还有理了,还反咬一口。。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撞了你的车,啊?我撞了吗我撞了吗?我不就蹭了一下吗我,我还说是你撞我呢,你这么大个车横在这,哟,7。0的,又占地又不环保,你一年排十五吨的二氧化碳,那得要十五棵成年树来吸收,相当于你砍了十五棵树你懂吗,你这属于滥砍滥伐你懂吗?“

    够了卫秦!彦昔闻声赶来,拉住斗鸡一样仰着脖子的卫秦。

    中年男冷笑一下:“小伙子,看样子你是想耍赖啊,怎么,想讹钱吗,行,咱们今天都别走,叫警察来。“作势就准备打电话。

    彦昔连忙陪礼道歉,对不起对不起,您看,咱们都是虔心拜佛来的,何必大动干戈呢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“

    “咳,我。。是他朋友。您看,佛说万物皆空, 唯其空,所以包容万物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彦昔口角生风,好说歹说,中年男才面目缓和,瞪了卫秦一眼,我是看这你女朋友的面子上,哼。卫秦还想开口,彦昔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卫秦跨上电动怏怏离去,背影渐行渐远,这一次,是彻底分了吧?彦昔发动汽车,缓缓驶离。

    祁扬飞一直等到落西山,住持的房门才打开,祁扬远和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道别,大师留步,打扰了。

    祁扬远五年前慢慢把祁氏交到祁扬飞手上,这几年,每天养养花打打太极,自从在一次慈善活动中结识了福元寺的住持昌觉,便开始虔心向佛,香火捐了不少,每周必来听禅,着装也变成盘扣长褂。

    二人上了宾利,祁扬飞对魏小川说先送大哥回家,祁扬远说,你也跟我回去一起吃饭吧,家里今天有清江那边送来的肥鱼,我让你嫂子亲自下厨做酸汤鱼。

    祁扬飞沉吟着,今天我约了人,下周吧。

    “行,下周。别让你嫂子白等。”又睨了祁扬飞一眼,约了女朋友?

    祁扬飞一愣,不是。

    祁扬远阖上眼帘:“白先生的女儿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恩了一声,我知道。一张清丽笑脸,如泉水流石,慢慢凸显。街道上人潮汹涌,后视镜里人间万象,无声向后疾速消纵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