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遇(1)

    停好车,一扫眼,卫秦的小电动停在一辆宾利雅致旁边,视觉效果如大雄宝旁搭了个窝棚,红橡树旁竖了一截废柴。

    想起抠抠说过的话,电动车是车?那蜗牛是牛,壁虎也是虎?哼,那个小电驴,连cpi都跑不过,切。

    苦笑一下,往寺内走。

    昨晚不欢而散,刚分手卫秦又打来电话,约她今天来福元寺。福元寺有五百罗汉,数罗汉是该寺一大特色,他俩曾来数过一次,本应按年龄数,当时二人如胶似漆,把年龄加到一起,彦昔二十四,卫秦二十六,数到五十,对应第二十二僧迦耶合尊者,偈云:

    天涯何处无芳草,广结善缘遇善人。不知叠嶂夜来雨,清晓石楠花中流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天赐良缘,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昨晚分手后,卫秦电话里说,我们再去数一次,好吗?彦昔知他心有不甘,也不拒绝,或许,冥冥中佛祖会有指引呢?

    进了罗汉堂,没看到卫秦,打电话,说去买水了马上来。彦昔左右环顾,今天人不多,一个人等了会无所事事,突发奇想自己先数一遍,找了个卧石看天的罗汉开始,一,二,三。。。

    二十八。。

    三十七。。

    一回头,补扬飞正站在后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祁总。。?彦昔心中狂呼淡定淡定,脸却不可遏制的红起来。低头看自己,破洞牛仔裤,卡通平底拖,怎么没换上刚买的鱼嘴凉鞋?头发也是随便挽着,昨晚怎么没去做一次护理?

    “好巧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巧。。”二人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祁总,您亲自来。。。算命。。恩。。拜佛啊?”

    祁扬飞嘴角微不可见的牵扯了一下,点头无奈笑“没办法,算命不亲自来,那可就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彦昔哈哈大笑。正为自己说话不得体懊恼,祁扬飞轻巧化解。

    指着一尊手持铃铛的罗汉:“祁总,您刚才是数到这一尊罗汉吗?”

    “你好象也数到这一尊?”

    彦昔轻不可闻的恩了一声,走上前仔细看,故意念出声,第六十四,一念解空尊者。

    祁扬飞仿佛没听见,说“问前程?”

    彦昔不置可否恩了一声“您呢,问事业?”

    祁扬飞顿了顿,笑,那当然。

    彦昔踌躇片刻,“祁总,上次的事,恩,对不起,恩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很错乱,啊?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买房的事,我。。闹事,所以对不起,然后,你给我优惠,所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噢了一声。着彦昔,额头光洁,发际明晰,头顶刚好到自己耳根,脸上的红晕正在消褪,如黎明朝霞渐散。忍不住脱口说,那,你怎么谢我?

    什么意思,暗示吗?彦昔惊喜交加,抬头笑,那,我请您吃饭吧。

    祁扬飞还没来得及开口,一个声音传来,彦昔,彦昔!

    一回头,卫秦脚步匆忙带着戒备,眼睛盯着祁扬飞,走到彦昔边,问,碰到朋友了?

    彦昔张张嘴,这怎么介绍呢?

    祁扬飞看着彦昔,笑问,男朋友?

    彦昔张张嘴,这又怎么回答呢?是,还是不是?卫秦很迅速“对,男朋友。”递给彦昔一瓶水,顺势搭上彦昔肩头。彦昔脸唰的烧起来。

    祁扬飞了然长哦一声,一眼未瞟卫秦,盯着彦昔“那不打扰你们了,系统的事工作时间再谈,恩,我们下周会下标书,你们准备吧,机会人人均等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目送祁扬飞出了罗汉堂,彦昔抖掉卫秦的手,奇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卫秦眼睛还还停留门口方向,祁扬飞连离去的气流都带着威胁感。“大老板啊,彦昔,他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没结婚,你可以考虑一下。看,人衬衣都是定制的,手表是百达裴丽的,皮鞋是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约我来不是数罗汉的吗,怎么,还数不数?”彦昔打断。

    卫秦瓮声瓮气:“我们男人也有直觉,我看得出,他吧,对你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彦昔压着怒气:“你觉得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卫秦讪讪的:“我也是为你好嘛,咱俩分手了,你得找个更好更有钱更优秀的嘛,这男的,绝对五克拉钻石级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彦昔怒极反笑:“对对对,我就是要找个又帅又有钱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你一定得搞清楚,他这年龄三十好几了,可别结婚了,或者结了又离了,或者结了不告诉你,或者国外有个小孩,或者小三小四小五都可以打麻将了。。。”卫秦中了邪一样。

    “卫秦!你有完没完!你有病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病,我精神病,我下病!”卫秦也吼起来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