彦昔被抠抠追上拉到酒吧,卫秦被费费马凯拉着也来了。不由分说,二人被安放到一个卡座上。

    阿辰:我们相亲吧――为您二提供专业服务。

    费费:好好谈谈,难言之瘾,一谈了之。

    马凯:谈谈,好好谈,国共都能谈出合作来,况尔等哉。

    抠抠:切,国共谈崩了好吧,说点别的。谈,好好谈,谈走鱼尾纹。

    然后几人坐在吧台,展开了烈的辩论。

    正方选手抠抠认为,彦昔又上进又漂亮,跟卫秦谈了四年多,没花过他一分钱,完全就是新鲜出炉乎乎的苕货一枚,还是红心的。跟一无所有的卫秦在一起,就是赔钱赔人赔青,三赔!

    反方选手费费认为,既然彦昔天生丽质难自弃,大可以找明君天子去嘛,干嘛自降价跟卫秦,限时打折吗?其实,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,怕万一天涯海角无良草,还可以吃卫秦这根回头草。

    中立选手马凯认为,反正都空窗,闲着也是闲着,聊胜于无嘛。起码,可以解决生理需求。其实我看他们都清醒得很,要不怎么今天都去相亲大会呢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卫秦还相亲!说明他根本不彦昔!彦昔本来不来的,说怕对不起卫秦,是我拉来的,结果,嘿嘿,他卫秦早想着另谋新欢了。”

    马凯连忙圆,哎,我说明一下,他俩是陪我来玩的,这活动单位是我们公司客户,真的真的。

    “切,就算是陪你,你敢说卫秦没有动心思?他就没想着找后路?”

    “找后路又怎么了,我看卫秦就该换一个,彦昔把人卫秦当男人了嘛,卫秦在她面前象,就象条。。。咳,不说了,真是,哪个男人做得出来,啊?连尊严都不要,把她当神一样供着。 ”

    马凯深深看了费费,男尊严,这个吧,别人说说行,从你嘴里说出来。。您老不觉得突兀吗?

    抠抠正喝着杯香柠,猛地笑喷一大口,溅得费费一脸一

    费费眼珠子瞪出来:“我怎么啦?我跟卫秦有本质上的区别,我光明正大,君子坦,抠抠是我明媒正娶,我对抠抠好那是天经地义,他们俩算什么?偷偷摸摸的,彦昔不想公开不就是怕不好找男朋友吗,把卫秦当什么了,备份啊?我看分了得了,真窝囊。”

    “偷偷摸摸,彦昔那还是不怕被她妈发现了,有卫秦这样的吗啊?自己不努力,让女人一个劲委屈自己顺着他,我看也分了得了。真掉价。”

    正反双方辩论结果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马凯说,分也好,不分也好,都是好事,都是注定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马凯的段位确实更高一些,他在酒吧灯斜打过来的柔光下,脸泛金晕,口吐莲花,如一尊历经万劫的佛祖,宝相庄严,神圣不侵。

    “黑格尔云存在皆合理,合理皆现实。他俩现在尚能苟且,只说明一件事,那就是还能互相容忍,卫秦能容忍自己窝囊,彦昔能容忍自己掉价,都还没到底线,又或,都还没有转机。不定哪天就幡然醒悟,翻脸不认了,那时候自然各走各路,各找各妈。你们啊,真是咸吃萝卜淡心!”

    彦昔搅着果汁,黄黄绿绿的果雀跃翻飞,想起那天也是搅着杯果汁,和抠抠在酒吧等她的新男友,一人推门而入,衬衣牛仔,皮肤白皙,眼神干净,笑意痞痞,左右看了看径直往她们这桌走来。心中蓦然一动,肘尖碰碰抠抠,是这人吗?不错哎,拿下拿下。

    抠抠笑得颇有深意,不是他,他叫卫秦,是费费的哥们。

    后来和卫秦越走越近,抠抠急了,告诫连连,光谈阳白雪顶个用,阳又不能变成阳面,白雪又变不成冰雪皇后。可自己对她的暗示明示选择失聪,终于还是一头栽了进去。

    几年后,开始埋怨抠抠,你当时怎么不拼命拉着我?啊?抠抠就只能手扶额头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彦昔?卫秦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恩?一抬头,卫秦的眼睛干涩象是枯水期的塘。

    “我。。我今天是陪马凯去的,我不是。。。“卫秦唇齿发紧,想解释一下 可话一出口倒显盖弥彰。

    “去了就去了,我也去了,没什么。“彦昔直视卫秦,突然下定决心,卫秦,我看,咱们。。。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卫秦心中针刺一般,默然点头,迎着彦昔的目光笑“行,好。。好!就等着你这句话呢,其实吧,咱俩是不合适,可你让我先开口,我还。。。呵呵,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彦昔心里难受,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,没事,又不是第一次了,是吧?你看吧,咱们都还年轻,你嘛,条件那么好,肯定能找个更好的,更优秀的,我呢,努把力,也能找个普通的小姑娘。那个,咱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!那啥,干嘛自己把自己吊死呢,是吧?我啊,我只是一棵歪脖树,你呢,你是一棵黄花梨,我虽然你,但咱,咱们不合适,真的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彦昔盯着卫秦:“你口口声声我,为什么,为什么这么多年,你就从来不肯为我改变,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卫秦猛吸口烟,直呛到心口肺尖“改,怎么改?辞职?换工作?做生意?我?可能吗?再说,我觉得我现在好的,生活图什么,不就图个简单快乐吗,你呢,你为什么不能为我改变呢?”

    彦昔心若刀绞,别过脸去。说到底,谁也不肯迁就谁。酒吧里歌响起,黄小琥唱,没那么简单,就能去,别的都不看。。。

    正如马凯所说,谁是谁的最初,谁是谁的最终,感的长河宛转向前,你是我的十八弯,我是你的九连环,可谁都不是谁的港湾,谁,也不是谁的彼岸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费费洗完澡,拱进被子里搂住背着脸的抠抠,抠抠还生着气不理他,费费涎着脸,亲的,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,来,我们一起用实际行动欢度婚后第一个人节。抠抠忍俊不,反拉费费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马凯躺在上,非主流卸完妆,露出清丽的面容,马凯赞叹一声将其扑倒,非主流清纯一笑,别急,先把戴上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阿辰连打三个哈欠关门打烊,有几对小侣,流连到凌晨才走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彦昔在自己的小上翻来覆去,客厅里电视轰鸣,老爸坐在沙发上,传来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卫秦对着电脑,机械地拨着鼠标,目光呆滞,植物大战僵尸,马上就快通关。

    人节的夜里,上的女人睡的甜熟,祁扬飞披衣起,燃起一支烟来到露台,江风徐徐,露冷星稀,远方似有焚音隐隐传来,夜正酣浓。

    就象一场黑夜,有时候我们宁愿永远沉睡不醒,哪怕在夜里陨落;有时候我们祈盼黎明快来,因为黑夜里总有不甘的心等待救赎。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收藏和投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。。。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