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凯和阿辰

    晚上约抠抠到渔有鱼吃火锅。马凯带了个九零后的非主流,穿得象一支大号虎皮鹦鹉,头发又浓又厚,黑眼球挤跑了白眼球,锯齿状的睫毛能当杀人凶器,绝对眨眼一刀。

    每个圈子里总有这么一个人,总是无所不能,又总是无所事事,一会无业游民,一会又无孔不入,既是无耻之尤又是无价之宝,不管如何,论无拘无束,无人能出其右。

    马凯就是这个人,从大学开始,艳遇不断,打工不停,毕业后,艳遇仍旧不断,跳槽不停,现在在某广告公司任高级经理,公司文化提倡把生活融入工作,他极为推崇,不过,要把工作二字改为泡妞,因为,他说,我的生活就是泡妞。

    大家对马凯的胃口宽泛早就习已为常,他一直坚持泡妞美食原则,认为女人跟菜一样,分中看和中吃的,上等的是中看又中吃,中上的是中吃不中看,中下是中看不中吃,下等是不中看也不中吃。

    他泡妞就象美食家试菜,各色菜肴浅尝辄止,再好吃他也不贪嘴,再难看他也下得了叉子。

    马凯挂在嘴边的话是,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亲自尝一口,要想知道女人的深浅就得亲自量一下。

    言论引起女人众怒,马凯很严肃地解释说,中吃并非指上功夫好,而是是指涵盖上功夫下德行的综合指标,量一下也并非指女人的生理构造,而是囊括生理功能心理健康的各项考量。

    马凯现在经常感慨,上等女人绝迹了啊,中上女人难找啊,中下女人要碰啊,剩下的全是又不中看又不中吃的。

    彦昔对他竖起中指,不是上等女人难找,而是上等女人不想和你们这种下男人苟且。

    马凯点头连连,无比认同,对对对,看来在你眼里,咱们卫秦是上等男人。

    一句话噎得彦昔办天说不出话来,是啊,她跟卫秦又算什么呢?到底是承认自己是下作女人还是承认卫秦是上等男人呢?

    彦昔活了二十八,在感方面一直浑浑噩噩,她总说要追寻内心感觉的指引,可惜内心得了白内障,感觉磕了摇头丸,她象一支瞎猫想碰上属于她的死耗子,可她不知道耗子到底死在哪个地方。

    吃完饭总得找个地方玩,一共才五个人决定还是去阿辰的酒吧。

    阿辰是马凯的朋友,毕业就创业,在这条老街上开了间清吧。没地方混点了去他那儿,总能碰上个把圈子里的。

    早些年清吧生意不错,这两年都奔迪吧去了,生意也差多多,阿辰只好搞特色经营,一会专营手磨咖啡,一会包装成血羽毛球会员吧,今年相亲,又和某个相亲网站联手,名字也改为极为煽的――我们相亲吧。

    阿辰分析了清吧生意由浓转淡的原因,中国人民刚刚开始小资的时候,男女含羞对坐,都装出一付我可不是为了上你的姿态,含蓄委婉,呢哝暧昧,说白了,就是小火慢炖,炖开了再上,清吧就是上前一盅开胃甜酒。现在节奏快,时间金贵,人人快餐,浪费时间谈不仅是可耻的,还是装的。所以,迪吧生意火爆,划拳比装高深容易,酒精比咖啡催,你是备战之干柴,我是熊熊之烈火,大家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当年伪君子,如今真小人,这就是时代的进步。阿辰说。

    阿辰也是泡妞高手,与马凯来者不拒相比,阿辰很专一,尤喷*血辣妹,但凡看见中意猎物,口中喃喃有词,君不见,丰**肥*天上来,汹涌向我不复还。然后,狠狠摁掉烟股,仿佛这烟股是女人股,双眼发直迎上。

    阿辰与马凯是圈内女人公认的人,但凡二人同时出现,必有人说,哟,双又合壁啦。

    来到酒吧,把车刚停好,一扫眼看到一辆电动车,有气无力瘦弱地歪在角落里。马凯还不知道私会的事“哎,你曾经的上等男人也在。”

    阿辰正和卫秦闲聊,马凯走到吧台拍了拍卫秦的肩膀“这么早。彦昔来了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