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相遇!

    和李真在会客区等。毕竟是见老总,一个人来太失礼。肥曾找了开视频会的借口不来,当然,根本没指望他,来了只会让人怀疑h&c的水准。

    抠抠陪费费玩一天的女仆游戏,才哄到邹总的电话号码,两人婚后以抠太狼和费太狼互称,为了这个电话,抠太狼被迫俯首甘为抠抠羊,被费太狼百般凌辱,抠抠电话里悲愤的说,你一定要请我吃大餐。

    一个个子高挑戴着无框眼镜的女秘书走过来,请问是h&c公司的吗?邹总在办公室里等你们。

    跟着秘书来到一间宽阔的可以打群体麻将的办公室,邹永海万丈地迎过来握手,你们好,欢迎欢迎,h&c公司是业内知名的公司啊,我们早就想接触了。

    彦昔暗暗打量,这就是韦曼娟的老公啊,一张富贵险中求的脸,既招财又辟邪。墙上一幅元亨利贞的卦词,劲道饱满的快滴下墨来。

    交换了名片,李真笑说:“祁氏集团是千城标杆企业,其实我们早就想接洽了啊,今天才来拜访,希望不算太晚。”

    寒暄几句,彦昔切入主题,邹总,这次贵公司准备启动的这个信息网的项目,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荣幸参与竞争呢?

    邹永海抬眼看了看彦昔,暗叹社会在进步,女人在进化,真是与时俱进。

    “当然当然,你们公司能参与进来,那是我们祁氏的荣幸啊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邹总,以祁氏集团的规模,信息网的建设的确很有必要,希望我们有机会能把一些成功案例介绍给贵公司作为参考,请问邹总,这个项目计划什么时候启动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嘛,不好具体说。我们近期正在收集各方信息,你们也可以提供方案,最后只要方案成熟了,确定了,我们就上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对,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,您肯定要多方比较,选出最合适,最可靠的方案和公司。”特意把公司两个字加了重音。

    邹永海当然听得出:“对,你们放心,我们会公开招标,各家公司机会平等。关键是看哪家公司最符合我们的要求。“

    李真接口:“我们公司做过好几个多元化集团的系统,现在客户的反响都不错,我们公司在这一块的业内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。“

    邹永海哈哈笑:“这个嘛,每个集团的模式都不一样,我们不见得找最大最有名的公司,我们只找最合适的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彦昔心中明白自己不过是炮灰,今天也就认个门,确定一下参与资格,为以后跟进打个基础。详细问了项目方面的具体负责人,又闲聊几句,邹永海句句客,招招太极,明显心不在焉。和李真对视一下,准备起告辞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不多打扰了,我们会尽快让工程师跟王工他们接触,尽快拿出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有的公司的方案已经拿出来了,已经在演示了。你们也尽快吧。”邹永海已经起

    边说边往外送客,一开门,一个人正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邹永海本不想引见,但碰见了不得已,祁总,这是h&c公司的李经理,顾经理。

    彦昔怔怔看着这个缓步踱来的男人,散发一种奇异的气息,如月圆之夜袭来的潮汐,月华轻轻流淌,潮涌势不可挡。突然一下就呆住了。原来是他!

    原来是他,怎么会是他?他不是销售经理吗?怎么办怎么办。心下大乱,瞟了眼祁扬飞浑然不察的样子,靠,我也装不认识好了!

    二人递上名片,祁扬飞礼貌接过,向李真伸出手,李真连忙双手握住。

    “祁扬飞。欢迎贵公司的加入,希望你们外企的宝贵经验能帮助我们祁氏成长。”

    又向彦昔伸出手,你好。

    彦昔低着头心跳加快地把手递过去,本想轻轻柔地回握一下,没想右手不听使唤,用力过猛,祁扬飞显然被这个力道吓了一跳,大概没想到这女人会突然加量分泌了雌激素。

    祁扬飞看看这个脸红又笑容奇怪的女人,正待鄙夷,突觉几分面熟,细看两眼,顾小姐,我们见过面?

    彦昔心想别装了,等他先认出来更糗,咳,是的,祁总,我们见过面,上次摩西开盘的时候,谢谢您给我的优惠。

    祁扬飞恍然的噢了一声松开手,手心居然留下一层细汗,些许护手霜融化掉,带来一些滑腻和淡淡茉莉香味。惊讶看了眼她,又看看名片,顾彦昔,h&c中国公司华东区销售部,销售经理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是我们的客户,看来,我们快成你的客户了。”祁扬飞笑。

    彦昔偷俞将手贴到裤缝蹭了蹭,僵硬一笑“祁总,相信h&c的专业用心的服务一定能让您满意,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祁扬飞对邹永海说:“顾小姐的口才好的很呢,你要有思想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嘿嘿笑,各有深意。

    出了祁氏,李真意气风发,今天没白来啊,没想到,你居然认识祁总啊,这次我们有戏了,哎,你们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彦昔看着李真兴奋得百花齐放的粉刺,木木的说,咳咳,是。。不打不相识啊。。。

    啊?――你说什么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