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杀(2)

    这一千多万就是天上画饼,军前梅林,说得跟自己已经饕餮大宴一般。

    彦昔挤出满脸笑,小心翼翼试探:“感谢公司对我的信任,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我,只是我以前没有涉及过类似客户,如果公司让一个经验更丰富的销售和我配合,成功会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runncy!公司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是有意栽培你,给你机会!真正的销售是遇强更强,哪个销售不经历几次硬仗!那些好做的单,好做的客户不都是从零开始做出来的?哪有你这种往后退的?真不知道原来易宁怎么教你的。”肥曾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最烦他每次提易宁,当初进这家外企就是因为易宁,可惜,现在易宁不在了。

    多说无益。彦昔想了想,迂回道:“行,可能是我想太多了,这个项目我一定倾尽全力,争取拿下一些份额。”暗想如能在这个case里分拆一小部分也算突破了。

    李真嘴巴闭成了一条缝,水泼不进,肥曾脸已经黑得跟后的真皮座椅溶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不是一部分,肥曾一字字地说,带着一股狠劲,是全部。

    彦昔蹭地站起,椅子往后拖出一声巨响,凝重的空气辟得四分五裂。“曾总,这个项目到底什么况谁都不清楚,我不能对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项目随便打包票,不过,我一定会尽力而为。对不起,时间紧迫,我出去了解一下况。”

    转就走,小宇宙十万能量快爆发了,脑海里只有四个字,欺人太甚。后面传来肥曾的犬吠,什么态度她!

    彦昔站在洗手间的镜前,脸因愤怒而绯红,涂了睫毛膏的眼睫疾疾跳动。盯着镜子,知道肥曾总为难自己完全是因为易宁。

    三年前一次业内展会,当时自己只是一个小通信公司的商务,说是商务,其实是什么都做的牲*口*活,公司在展会上没有请模特也没有迎宾,一人既站在台前发传单,又负责对有意向的客户讲解,从早到晚,站得脚底起泡,讲得嗓子冒烟,午饭也是瞅个空档到转角花了五分钟解决。

    第二天快结束的时候,多数单位已经在卷铺盖了,来了一客户,足足咨询了两个小时,保安催了几趟,差点拿鞭子赶人了。最后客户说,谢谢你,我还是想再了解一下。彦昔说,没关系,很高兴认识你,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合作,一脸灿如朝阳的笑容。客户也笑了,递来一张名片,上面印着h&c中国公司华中区总监,易宁。

    彦昔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抬头看他,易宁笑意漾漾,感谢你的专业讲解,如果你有意到我们公司工作,刚才的面试我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彦昔瘪瘪嘴,觉得易宁也太自负了吧,大公司了不起啊,就很拽啊,凭什么就相信她一定会去呢?

    当然最后还是去了,颠颠马不停蹄地,易宁说,你是愿意做青天之鸟,还是井底之蛙呢?

    往事过电影般一幕幕闪回,想起最后一次见易宁,是在查出ca后,易宁躺在病上,对着她笑“runncy,如果有一天要走,我一定会在大笑中离场。”

    只可惜易宁离开公司后,整个销售体系大修,销售权限从销售部门纵向,变为以办事处老总为准的横向管理,肥曾咸鱼翻,大权在握。

    彦昔运了一个大周天,平静下来,镜中的自己笑靥如花,这是她的诀窍,对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这是炎夏的正午,抠抠和费费在*细白的沙滩上--绿@色#小¥说&网--嬉戏,墨蓝的海水下是马里亚纳海沟;卫秦把文献归置到大铁柜,qq调到隐,活动一下筋骨准备到楼下叫个盒饭;马凯在活动现场逐一核对事项,这次展示会客户很重视,室内空调白气直喷,他还是汗如雨出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