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出所料,那户型只剩二十八层以上,一个白净秀气的男销售利索地算了一下,二十九层的,单价一万六千八,总价八十四万,当天可享九九折,再加二万抵三万的认筹,一共八十二万,喏,那边是银行受理人员,公积金商贷都行,首付三层,大约二十五万,可以的话马上下定,三内天付完余款,白净男边说边往外拿销售单,前后不超过三分钟,说话如子弹飞,行动如流水线。

    彦昔瞪大眼睛问,矮一点的没有了吗?一都没有吗?

    矮一层就少一百一平,最矮的一总价少一二十万。

    白净男双手一摊,摇头做无奈状。

    不会吧。

    “我才两百号,你就说卖完了,怎么可能?难道前面进去的人全选的这个户型?”

    白净男一付你真聪明正是如此的表

    早上出门时爸爸神秘兮兮的拉着她,丫头,你每月给你妈的钱,都替你存着呢,放心,啊。如果不够,我们还有,嘘,你妈不让告诉你,你别说,啊。

    彦昔被爸爸的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了一跳,爸爸平里百事不管,其实心里锃亮的跟刚擦的不锈钢锅盖似的,看着爸爸两鬓渐白,弥勒佛般肚而笑,白色的汉衫上还破了几个洞。

    刹那间惭愧不已,可怜天下父母心,可恨天下多败儿,转出门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算了一下,自己有三万,每个月给父母二千给了三年,大约有个七八万,这就意味着还差十好几万。

    白净男不耐烦,水笔不停敲手心,催促,想定就快点吧,你看后面还那么多人等着呢,再晚连高层都没有了,机不可失啊,再说,高层也贵不了几万嘛!实在不行就换个户型嘛!

    彦昔望着后面的长龙,一时错乱。

    打她参加工作,碰到客户是上帝,她是孙子,签个合同客户是甲方, 她是乙方,还是个孙子,每个月自动纳税,可从未体验到纳税人的权益,仍旧象个孙子,还是个交钱给主子主动受虐的变态孙子。今天,好容易有机会当回爷,可发现孙子变成掌中宝心尖,成真亲孙了,自己倒象个打肿脸的假胖子,贴了胡子的老太监,不受人待见。

    看到曼娟,正和边几个美妇在沙盘比划,偶尔向这边张望,神色骄纵,目光如穿透凹凸镜的烈白光。彦昔噌的一下被点燃了,沉声问,你们宣传不说绝对不捂盘,不搞内部销售吗?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绝对公开公平,所有房源全部一次公开,一不留,但你选的户型确实被抢完。。。”白净男一脸诚实。

    “不对!你们撒谎!有人就是内部购买!你们肯定玩猫腻!”

    白净男满口绝对没有,彦昔吼:“明明有人搞特权,明明有内部房,你们宣传还什么三公!你们言而无信,欺骗消费者!”

    大厅刹那安静,全都看向这边。白净男疾疾争辩,额头开始渗汗。

    彦昔心思一动,索更大声:“明明有人内部购房,我亲眼目睹!不行,你把你们经理叫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等得不耐烦的人群被彦昔这一闹也嚷嚷附和,商。。不讲诚信。。骗子。。。。

    媒体们也向这边投来唯恐天下不乱子的目光。

    白净男百口莫辩之际,走来一位妆容精致的中年女,白衬黑裙,笑眯了一双凤眼,迈着修炼千年的狐步,小姐,不管什么问题,咱们肯定能沟通的,要不,您往这边来,免得影响后面排队的人。边说把彦昔往里请。

    彦昔暗喜对路,一脸侠肝义胆地霍然起,跟着女经理向里走,大声说,你们一定要给购房者一个说法!

    走进经理室刚坐好,女经理发难,冷冰冰道:“顾小姐,我们公司是明星企业,注重信誉,你刚才说的那些绝对是无中生用,你对我们今天的开盘活动造成了恶劣影响,你要承担责任的!”

    这女人大概学了四川绝活,这脸变得叫一个专业。暗笑一声,哼,好你个商,把我当小丫头了吧!悍妇不发威,把我当hello萝莉?想唬我?我光脚的还怕你穿鞋的?

    “证据,我当然有,没想到你们堂堂大公司,不仅背信弃义,还敢威胁消费者!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证据,你拿出来,空口无凭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房源全公开,开盘时销控表还是空的,我要的户型有一百多,前面才进去二百人,到我的时候居然就卖完了,有本事你把今天销售台帐拿出来,我们一个个的对,看是不是这一百多被前面二百人全买了!”

    女经理一怔。房源全公开只是一个噱头,营销策略而已,无非开盘时造公开公平的势,随着销售推进,瞒天过海,如今房市火爆,能抢到房就不错了,哪会有人仔细琢磨。

    女经理轻蔑一笑:“笑话,我们内部销售台帐,岂是你说看就能给你看的?顾小姐,你自己也说了前面进去了二百号人,你的户型只有一百来,当然有可能被这些人选了啊,小姐,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?”

    见她脸色一怔,便知推断不错,更有把握:“你说我冤枉你们,就更应该把今天的定房表公布于众嘛,群众的眼睛雪亮的,免得说我污蔑,坏了你们大企业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媒体都还在,虽然都是你们花钱请来的,会向着你们说话,不过众口铄金,我相信总有一两家媒体会主持正义,再说,如果真的是我错了,媒体也好为贵企业洗脱冤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明报纸头条肯定是――泼妇求房不得大闹售楼部,摩西公示销售表力证清白,嘿嘿,这样,还可以帮你们做一次危机公关,岂不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彦昔滔滔不约,满嘴跑高铁,女经理起初看她t恤牛仔气扎个马尾,以为是个臭未干的毛丫头,没想难缠如蚂蟥,嘴尖比利锥,自己连话都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苦等彦昔说完,女经理笑了:“顾小姐的口才好厉害啊,我们公司一向视客户为上帝,既然顾小姐对我们诸多不满,我们也只能很遗憾,你大可以不必屈尊买我们的房嘛,这样,我可以带你去办退定手续,一分不少。”一付皇帝的闺女不愁嫁,儿子不愁泡的架子。

    彦昔哼了一鼻子“谁说我要退定?我偏不退,既然认了筹,我们彼此就有合约关系,不是你说退就退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合约里有欺瞒行为,违反了合同法,作为一家知名企业,且不说可以告你,单你们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就有损你们公司形象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女经理被说得一楞一楞,脸霎红霎白:“你,你。。又不买又不退的,在这里蛮不讲理,胡搅蛮缠!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大姐你说算问了句上路的话。彦昔深吸口气,我。。。

    背后的大门突然打开,女经理一看来人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还没开口,来人对她一摆手说,陈经理,你去倒杯水来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