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女清仓

    东方五星酒店。四对新人迎宾,远处一看还以为是集体婚礼。女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,平时千差万别,新娘当天却漂亮得很统一,很复制。有时不借助新郎,单看新娘还以为连连看呢。所以说女人善变,永远不变的就是变化,而男人专一,只美女到世界末

    彦昔没当伴娘,被抠抠放在更重要的位置,收红包。伴娘是媛媛的妹妹薇薇,媛媛在法国回不来,发了妹妹来说随便用。刚才收礼钱,卫秦递来一个厚厚的红包,一摸就知道是二千,差不多是他一个月工资,彦昔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当天费费花血本租了一辆加长悍马,坐了八个人还嫌空。抠抠艳地坐在悍马上,好似抢来的压寨夫人。

    抠抠定这家酒店是大厅里有一部360度的旋转楼梯,可以让费费抱着她从天而落,婚纱飞旋,礼花缤纷,众人仰望,公主梦圆。

    当初这家酒店火爆无比,经理说已经定到了九个月后,费费抠抠一脸质疑,经理淡定说,婚宴这两年都这行,你们不知道?

    “老子头一次结婚,当然不知道。”费费怒吼。

    转头找别的酒店,果然处处人满为患,想结婚,要排队!顿时二人对婚姻还忐忑不安的心变得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排队的国家,上学排,看病排,取钱排,交费排,挤公交排,现在连结婚也要排,以后产房里要排,如果死亡也可以排,排不到就不让死,多好?抠抠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又回头找东方,经理一脸宽容,一副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的样子。抠抠不得不把婚期从十一推到七月,定后两人默然对望,暗自感怀这婚姻列车的终点到底是何等曼妙所在,问世间到底有多少痴男怨女,非要挤上这趟不归路。

    多年后他们明白婚姻就象等观光电梯,外面的人排队等着进去领略沿途风光,里面的人却早被上上下下震得七荤八素,只等一开门就狂奔而逃。

    主持人在台上侃侃而谈,纵横二人恋史,求婚史,听上去全是费费的血泪史,二人呵呵直笑傻气直冒。抠抠心中有些焦燥,从今往后便是妇人,妇人这个词,象孙悟空给唐憎画的一个圈,防止妖魔鬼怪进入,意味着她将不好意思再去跟其它异眉目传,从此一心吃斋念佛,和费费终老一生,闲人勿进。

    抠抠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彦昔卫秦坐在一桌,中间隔了马凯,阿辰等圈内好友。二人各坐一隅,目不对视,好似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主持人比新人还激动“最后,大家共同举杯,祝这对新人永结同心,白头到老。。。”

    起举杯,斜倪卫秦,正没心没肺地对着新人举杯,彦昔心中喃喃,白头到老,我会不会等到白头,还结不了婚呢?

    晚上闹洞房――其实跟耍猴把戏是一个概念。闹洞房尤其体现人险恶,有仇的报仇,无仇的整蛊。把新人当走资派斗,吃黄瓜,裤管滚鸡蛋,最后一个节目让二人在被窝里扔出小内内,抠抠把room一词按字母朗读出声,啊。。噢。。噢。。恩。。莺啼婉转,还是英国伦敦腔。费费一声高呼爽啊!这场直播a*片总算谢幕。

    彦昔留下没走,说闹洞房我没参与,洞房之夜想见证一下。费费一声长叹说已然”精”尽人疲还是来“”方长。钻进卫生间洗澡了。

    抠抠对着一屋狼藉也不打扫,妆也不卸,新娘妆配海绵宝宝家居服显出别样妖娆,一股夯在上清点红包。彦昔,你也来帮忙。

    手指在计算器上纤纤翻舞,地上的红包扔得花团锦簇。好了,算出来了!抠抠往后一倒,一共九万零六百。恩,一共40桌,一桌十二人,平均一人才一百多,天啊,这些带亲戚来的,估摸把私生子也带来吧,真他令堂的狠啊。

    彦昔躺到她旁边,哎,可以了,吃顿饭就赚九万,你老知足吧。

    抠抠哀嚎,赚个毛啊,光酒席就是一千三一桌,四十桌去了五万二,烟酒去了一万多,还剩不到四万,我单位还有他单位那么多未婚男女,以后不得都还回去啊,还不够都。现在通货膨胀的速度,哎。

    突然翻个,灵光乍现,我看,最好他单位和我单位搞个相亲联谊,多成几对,这样以后随份子就用送一次,省钱。

    你也太会算计了吧,叫你抠抠真没错。彦昔忍不住吼回去。

    抠抠是大家取的外号,真名叫陈亦珂,这么诗意的名字配她有够糟践汉字。彦昔抠抠媛媛是中学同学,抠抠金钱至上,连最喜欢的动物都是两只猫科动物,一是招财猫,二是金钱豹,人生至上理想就是躺在上数钱,数了睡,醒了数,如此反复直到含笑九泉。

    媛媛毕业后去了法国,实打实的国女青年,从小立志不祸害国人,只嫁外国人,黑夜给了她一双黑色的眼睛,她注定用它来寻找白人。

    有次探讨如果可以选择死亡怎么选,彦昔说希望在至的男人怀里安祥而死,媛媛说会让洋老公或杂交后代把骨灰带回给家乡植物施肥,抠抠双眼放光,张开双臂,如果可能的话,中大奖,五百万的现金,换成钢甭把我砸死吧!

    还是文艺青年的时候, 彦昔媛媛对她这种拜金极为不屑,每每口伐,抠抠就一声冷笑,哼,看你们尖牙利嘴,多象点钞机!然后一声长叹,等你们以后就懂了。。仿佛已经阅尽千帆,看尽红尘。

    几年以后彦昔觉得其实三人中貌似最不上进的抠抠才是先知先觉。上帝给了抠抠一双火眼“金”睛,让她能拨云见真,了悟浮生原是浮云,三千世界繁花,有钱才能有瓜。

    抠抠的感很单纯,大学期间谈过一个外地的,当时她是随大溜,纯属大家都吃我也不能闲着。毕业后男的回家乡,异地恋只经受了两个月的考验就解体。分手后抠抠只伤感了两天。

    第三天,抠抠遇见了费费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