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――私会

    人生就象一场做*,有人**迭起,有人终生不举,有人竭尽全力,有人逢场作戏,在人生的客路里,我们缕不清前尘,看不清前路,一路跌撞而行,到最后,不过于无人夜深处,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――题记

    一片漆黑,一缕亮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里钻进房间,投出细窄的白边,给窗帘了镶一个银晃晃的相框。

    今天好运气,老狼请吃鸡。。。。男中音带着猥琐而奋进的力量响起,直指人心。

    彦昔哀叹一声,闭眼摸到枕下,掐掉手机闹铃。今天是抠抠的大子,迟到会让她一秒钟变容嬷嬷。默数十声,猛然睁眼,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一把拉开窗帘,七月的阳光洪水泄闸般涌入,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上的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光线把脸皱成了黑木耳,翻个接着睡,露出白色的脊背。恩,他长得白,那就是银耳。踹他一脚,翻找内衣,喂,我先到抠抠家,你们也别太晚,过10点接亲队伍不到,我们就罢婚。

    刚把两团放到罩杯里挤好造型,男人从后面猛然挑开,手艺娴熟,象暗夜里蛰伏许久的狼,在猎物做了某个撩*人动作后做出精准的扑击。男人将她用力拽回,翻骑上,一脸谄媚的笑。还早,一““之计在于晨,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彦昔盯着这个距离不足二十公分的脸,白色被单顶在凌乱的头发上,才一夜,嘴边的胡渣子已破土而出,斑斑点点,仿佛a4纸上撒了碳粉。彦昔突然有点厌烦,男人也跟女人一样,晚上比白天好看。

    抬手一打,别闹了,时间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来得及,我保证这次比刘翔还快。”男人一脸虔诚象穆斯林,又准备爬上

    彦昔抬起一脚。笑骂,畜生,再来就收费了啊,一千零一块一夜,不抹零。

    男人果然瘫软下去。这是卫秦的死。但凡一说到钱,或任何与货币有直接关联的事物,比如复式楼,比如lv。必是一头冷水淋上他一腔血,让他从一柱擎天变成一塌糊涂,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倒不是卫秦舍不得这千把块钱。口袋里好歹几百,再加卡怎么着也够了。只不过这钱字就象一个弹窗,立刻弹出所有现实问题,大红叉,无解。

    彦昔妈不能容忍彦昔嫁给一个毫无潜力男人,彦昔自己也不许。如果一个人赞美你有潜力,就好象说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还没发育。而卫秦,还不如这十八岁的姑娘,不仅没发育,简直连月经都没来过。

    过得去的皮相,自收自支半事业编制工作,比低保厚不了多少的收入,更可贵是卫秦明明猪一般得过且过,还自视颇高,经常放些箪食瓢饮,安贫乐道的厥词。

    用抠抠的话说,卫秦啊,打出生那天起就过的安乐死的生活。要说能从这些看出卫秦有多大潜力,洞察力得多么变态。

    想当年初识,一点不亚于我党地下工作者接上了头,眼放绿光,口干舌燥,四手交握,筒子,可算把你逮着了,恨不能把彼此生吞活剥。圈人内荣誉冠名:极*品分*裂侣,经常上半场谈卡夫卡,下半场谈满清十大酷刑。无奈卡夫卡老人家不管分房,满清酷刑也只能挨领导骂时歪歪一下。因此,当发现瞎搭了半天的上层建筑物,却没打地基时,便到末路。

    抠抠说,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是一个金字塔,你不能把它倒过来,否则,就变成了沙漏,再繁花似锦的精神世界,无非幻影流沙,终究流失殆尽。

    和卫秦纠纠结结地谈了四年,好的时候如甘如饴,吵的时候如诉如泣,干脆利落地分了两次。

    分手后也想勤奋地觅新欢。相过一次亲,终以光速逃离。问及,她想了想,说硬件虽好,可软件基本没装,无法作。

    曾经沧海难为水,曾经狼狈。现又开始第三次偷偷摸摸地苟且。这一次,一来绝不能再让妈发现,二是不好意思,没敢公开。

    彦昔速度收拾完毕,恢复标准白骨精造型。走时一个飞吻,卫秦隔空接住,笑成一朵菊*花。

    高跟踩在地砖上卡卡作响,在凌晨空旷的宾馆里显得低端色*。三星级居然过道不铺地毯,他的,下次起码四星的。彦昔目不斜视急速离开。

    卫秦睡意全消,缩在被单里,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有些难过。毕竟这女人全心全意连第一次都给了他,他却无力,确切地说是无钱回报。钱啊钱,马上要结帐要付掉三百多的房费,剩下的不够给红包,得找个提款机。以他跟费费的交,这红包起码得包二千吧,要是去年估计一千就够了。哎,通货膨胀害死人。

    这年头无论,最终都以货币为统一衡量标准,深不仅折寿,深还要割

    伸手拿烟,打火机下压了一沓钱,数了数,四百,刚好付房费。卫秦自嘲一笑,燃起一支烟,沉沉向后靠去,无力感席卷到末梢神经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麻辣剩女擒腹黑:虎口夺爱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