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09章气死了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陨落星辰 书名:绝品邪少
    刚下车,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满汉楼,叶无缺心里顿时就骂开了。

    李大屯这个狐狸,居然敢坑他。

    叶无缺会这么想,倒不是因为满汉楼太低级了,对不起这个霸气的名字,相反,只是站在酒楼外面,叶无缺就感觉到了满汉楼的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吃顿饭,花个几万块钱应该不是什么稀奇事吧?

    李大屯那家伙肯定是料准叶无缺懒得理他,才说是要请他在满汉楼吃饭。

    这小子,今天早上肯定没订包厢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叶无缺就没有再去想李大屯,毕竟李大屯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什么都不是了,面前的雪玲,才是正主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请。”雪玲伸出做了个请,自觉地走到叶无缺左后方。

    这是对待上宾的礼节,叶无缺看出来了,当然他也接受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两个美女(身shēn)穿红黑相间的旗袍,高挑的(身shēn)材配上黑底红面的高跟鞋,看得叶无缺一阵傻眼,连带路的都长得跟明星似的,这满汉楼还能低级了?

    走进一间名为国色天香的包厢,叶无缺随便找个位置就坐了下去,雪玲作为请客的,却是按照规律坐在主位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,现在需要点菜吗?”又一个大开口的旗袍美女走进包厢,捧着菜单。

    接过菜单一看,叶无缺那叫一个满目玲珑,不过他的眼里却没有菜品,而是一串串的价格……

    一份炒青菜就得八十八块钱,一份鹅掌三百八十八,而且一份,还只有一只。

    虽说有人请客,而且那人不差钱,不过叶无缺也不敢点太狠。

    要知道前些(日rì)子,叶无缺一天的生活费也就三十几块钱,连这里的半盘子青菜都买不到啊!

    点了个清蒸东星斑、广式经典的捞拌雪须、一份和牛(肉ròu)香煎、瑶柱打汤,算着这顿饭下来也得花个五千多了。

    “雪小姐,你也看看菜单。”随合上菜单,叶无缺礼貌(性xìng)地递给了雪玲。

    雪玲倒是没看菜单,直接吩咐服务员再上个一品雪虾和青雪过江。

    “雪小姐看来是常客啊。”虽然是第一次走进这么高档的酒楼,叶无缺却不怯场,笑着看向雪玲。

    雪玲轻轻一笑,客气了一下,她可懒得说她家德厨师以前就是满汉楼的厨师长。

    现在菜也点了,客(套tào)话也说了,接下来,自然是趁着上菜之前的空档谈谈正事了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菜还没上来,生意咱们先不说,不过我能问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看不出来,你还(挺tǐng)能忍,那我就陪你聊聊。

    叶无缺本以为雪玲要问药的事了,没想到雪玲却是对刚才的事比较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哎呀,雪小姐不说我差点忘了。”叶无缺装作夸张的样子拍了拍脑袋,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,推到雪玲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雪玲的语气带着疑惑,可是表(情qíng)却有些忍不住了!

    她可是雪氏药业的董事长,一个拥抱礼仪也算不上什么,但是她又不是红灯区的站街女,叶无缺这张钞票,侮辱人太甚了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别误会……”连说了几个别误会,叶无缺笑着说:“刚才我跟那个卖碟的打了个赌,我要是能抱你一下你还能请我上车,我就赢他一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雪玲无语。

    这小子里掌握着那种神奇的药,居然还占这种小便宜,可是他看起来也不像个弱智啊,粗中有细,进退有度,绝对不是那种市井小人物的气派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百吗?那分我五十就够了吧。”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雪玲突然来了兴趣,他还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。

    叶无缺喝了口茶水,笑着摇了摇头:“那个瘦子给了两百,一百是愿赌服输,另外一百,是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听叶无缺这么一说,雪玲忍俊不(禁jìn)。

    早上第一次给叶无缺打电话的时候,雪玲还以为叶无缺是什么世外高人,或者是什么顶级医学科学家,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心高气傲,不然怎么会那样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后来叶无缺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,雪玲又觉得这个年轻人城府很深,想要吊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跟他坐在一张桌子上,从叶无缺的言行举止,雪玲又觉得这个少年十分有趣,就像个邻家男孩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的时间,雪玲也想不到她会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多的转变。

    菜很快就上桌了,还没有动筷子,只是看着闻着,叶无缺就忍不住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青雪过江,采用野生青海鳗,配上冬瓜汁调和勾芡的浓稠汤底,更是滋味非凡。

    简单的菜,在满汉楼的厨师里,却做出了不简单的精彩,叶无缺没空喝彩,只能用牙齿为他们鼓掌。

    雪玲只是品尝了几个菜之后就放下了筷子,倒是叶无缺,从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佳肴,筷子一动起来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风卷残云,几个菜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消灭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大快朵颐之后,再来一杯清香沁脾的铁观音,叶无缺只觉得齿颊留香。

    东星斑(肉ròu)质细腻鲜美,经过烹饪之后凝而不散,入口后用舌头和上颚压下,又轻松化开,那叫一个清爽怡人。

    “吃人家的嘴短,看来今天的生意是坏不了了。”吞下一口清茶,叶无缺笑道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叶无缺就好了,林先生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叫我雪玲姐吧,我大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邻家男孩,雪玲是越看越喜欢了,不过她也没有忘记,今天跟叶无缺见面可不是为了**。

    生意才是要紧事。

    “雪玲姐想买我的药,却不知道对我的药了解多少。”叶无缺开口试探。

    不过这试探在雪玲看来,却是叶无缺对她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偶然听说,有个朋友受了伤之后,用了你的药,伤口好得特别快,而且他当时给了我一些,我也实验过了,果然很神奇。”雪玲没有提及李大屯。

    “哦,仅此而已吗?”叶无缺追问道。

    叶无缺还不知道,蜂蜜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效,在这之前他一直用蜂蜜只做解蜂毒的药水而已。

    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做实验了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也就这些了,不过只有这些信息,也让我很惊喜了。”雪玲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试想一下,以现在的医学水平,几分钟之内就让伤口愈合如初的药如果宣布问世,会在医药界学术界间引起多大的轰动?”

    “不说学术界,这药能让你扬名立万,如果这款药批量生产,走进千家万户,那能帮助多少需要的人,所产生的利益又会多么庞大?这些连我都无法估计。”

    说到药,雪玲就想到了当(日rì)看到的场景,语调忍不住提升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呵呵,雪玲姐说的,我也不是没想过,只不过……”叶无缺说着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内让伤口愈合!

    刚才雪玲只是说药能让伤口加愈合,但是没有说这个过程只有几分钟那么可怕,这个叶无缺连想都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看来蜂蜜的效用,绝对不止解毒那么简单,接下来得好好实验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实验得出结论,搞清楚蜂蜜到底还有多少功效之前,叶无缺是不会再轻易使用蜂蜜,也不会急着跟雪玲合作了。

    叶无缺停顿了下来,这可让雪玲着急。

    雪玲刚才已经把目的说得很清楚了,接着就应该是叶无缺表态,愿不愿意跟她们雪氏药业合作了。

    叶无缺最后那三个字,对雪玲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款药现在还在实验阶段,它具体有多少功效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对解毒和治疗外伤有很大的作用,使用后会不会有后遗症,或者是对人体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,我也都不怎么清楚,所以在这之前,我才没有让它公布于世。”说完,叶无缺叹了口气,略显失落。

    叶无缺愁眉不展的样子,连他自己看了都相信,更别说雪玲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”雪玲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弃,那个药水对她意味着什么不必多说,如果能和叶无缺合作,那她今后的(身shēn)份,可不只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。

    不过雪玲还没说完,叶无缺就好像猜到了她要说什么,开口打断:“而且因为原材料限制,产量也让人很头疼呢。”

    要是黄金蜂蜜只能作为解毒药使用的话,那叶无缺早就抱着雪玲的大腿不放了,但是雪玲的话,却为叶无缺打开了一扇大门。

    黄金蜂蜜不止能解毒治伤。

    叶无缺打定主意,雪玲再多说什么也没用,无奈,雪玲只能姑且作罢。

    “雪玲姐,放心吧,刚才我说了,吃人家的嘴短,虽然现在还合作还早,不过我保证,这款药水的优先合作方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你也放心,我们两个合作,我也会给你绝对满意的条件!”叶无缺这话,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满汉楼虽然服务好,美味佳肴享不尽,不过现在吃饱喝足了,还说的也都说了,继续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不等叶无缺开口告辞,雪玲倒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下午你应该没什么事吧,我先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公司的业务和制药厂。”雪玲语气虽然温和,却不了拒绝。

    口袋里的不停在震动,叶无缺却懒得去理会,雪玲这么说,他倒来了兴趣。()《绝品邪少》仅代表作者陨落星辰的观点,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,请作删除处理,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。

    【】,谢谢大家!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ps:书友们,我是陨落星辰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    


    

重要声明:小说《绝品邪少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