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85章 舞会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陨落星辰 书名:绝品邪少
    张怡筠看向叶无缺的眼神多了几分(热rè)度,她的笑容清且浅,先是平静湖面上的一点点的涟漪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张怡筠有一种特别的美丽,一种不同于以往的魅力,让叶无缺看的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一愣醒来,掩饰道:“是么?可能我太年轻了,你说的那些并不是太有感触。但我还是祝贺怡筠姐你顺利的脱离陈旧过完的牢笼,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。

    我相信怡筠姐你一定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(爱ài)人的,相信我你这么优秀,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归宿的。”

    四下无人,叶无缺故意称呼张怡筠为“怡筠”姐,也故意说她一定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,就是有意在提醒。

    当然不止是提醒张怡筠,更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,不要沉沦了。

    张怡筠似乎听出了叶无缺话里的话,她洒然一笑,举了举手中的咖啡杯:“呵呵,姐姐借你的吉言了,今天晚上你的工作完成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没来由的一痛,但也只能够如此说。

    两人很默契的都没有选择继续往前迈进一步,因为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,更有着重重的限制和无奈,所以都默契的让这份悸动在摇篮的时候扼杀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叶无缺也扬了扬手中的咖啡杯。

    不过和咖啡不过瘾,他放下咖啡杯,要了杯冰啤酒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,正在想要不要拉着张怡筠先回去,反正目的都已经达到了,继续呆在这里也实在是无趣的很。

    还有,和张怡筠交(情qíng)好的同学看起来也似乎真的没有几个,再加上之前和川灵谷、罗诗曼夫妇的冲突,更加没有人来和他俩聊天了。

    “好无聊啊,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啊。”叶无缺故作深沉的道。

    “真受不了你们九零后,怎么你也非主流无病呻吟起来了?”张怡筠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“这哪是什么无病呻吟呢?算了不说了,我先研究一下这卡里面到底有钱没有,别川灵谷是一个大忽悠的话就丢你这当个干妈的人了。想想真是怪,你都成别人干妈了,看来真的要老了。”

    叶无缺点头晃脑的掏出手机看卡里面到底有没有钱。

    “你才老了呢!”张怡筠不满的道:“你不用查了,我了解川灵谷那个人,他以前虽穷,但也是一个有志气的人。

    他在上学的时候兼职好几分工,都是自己赚学费、生活费,还时不时的向家里寄钱呢。

    就这样他的学习还能名列前茅,能拿到的奖学金都能拿到。他是一个有尊严的人,至少以前是。

    实际上除了他父亲的丧葬费那一次,他没有开口向我借过一次钱,没有向任何人借过。那些钱都是我硬塞给他的。

    也许他真的是穷怕了,这个机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,是一次翻(身shēn)的机会,他才不想放过那个机会。毕竟,他是一个现实的人,(爱ài)(情qíng)对他来说是奢侈品,消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张怡筠感叹道:“或许,但凡他们家稍好一些,也不是这个结果了。所以,他不会骗我的,那里面的钱只会多不会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了解他。”叶无缺将银行卡丢给张怡筠,不由的思索道:“现在设(身shēn)处地的异想,或许,把我放在那种环境里,我也会这么选择吧。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,看起来你真的看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音乐却突然风格一遍,变得舒缓、悠扬起来,是华尔兹的舞曲。

    在舞池里疯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,开始四处找舞伴了,一会儿后有舞伴的继续华尔兹,找不到舞伴只好悻悻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竹和美乐就是属于没有舞伴的哪一类了,毕竟她俩孩子都有了,鲜有人问津那也是正常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两个坐着干什么?这样压抑着多没有一丝?难得大家一聚,去跳舞吧!你们穿成这样,刚才瞎跳也没好意思叫你们。

    现在是华尔兹了,我们这些孩子他妈没有舞伴,这是你们表演的时间,去跳舞吧。怡筠让告诉姐妹们你还年轻,对吗?”

    美乐鼓励了一句,和小竹两人一人拉一个,要把两人往舞池中送。

    叶无缺看了张怡筠一眼,笑着起(身shēn),整理了一下衣服,彬彬有礼的躬(身shēn)伸出一只手,动作优雅的邀请道:“怡筠,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?”

    张怡筠点点头,纤手翘起兰花指,递给叶无缺。

    叶无缺挽着她的手,两人并肩而行,如一对金童玉女,天造地设的璧人,顿时引起很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束聚光灯照在两人(身shēn)上,叶无缺揽住张怡筠的盈盈一握的腰肢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张怡筠亦回应着他。

    踮起脚尖,提起裙边,让我的手轻轻搭在你的肩。

    舞步翩翩,呼吸浅浅,(爱ài)的华尔兹多甜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向你靠近,一圈一圈贴我的心,就像夜空舞蹈的流星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抱我更近,一圈一圈更确定,要陪你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没有谁能比你更合我的拍,没有谁能代替你给我依赖。

    甜蜜啊,幸福啊,圈圈圆圆转出来。

    聚光灯下,张怡筠蓝色的深v晚礼服显得越发的华丽璀璨了,她美得像是一朵妖艳的蓝色妖姬,正是盛开的最灿烂的时候,(热rè)烈而张扬。

    叶无缺原本很年轻,但是一(身shēn)黑色晚礼服让他多了几分沉稳,他笑着手臂有力,带着张怡筠翩翩而舞。

    两人一(阴yīn)一阳,形成了最为明显的差别,一刚一柔,是那样的和谐,那样的隽美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成了舞池里绝对的中心点,所有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两人。所有人的光芒都在两人面前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跟他们比起来,很多人唯有苦笑,自惭形秽,舞姿太差了。

    于是有很多人放弃了舞蹈,退出舞池,静静的站在一边,看着舞池中央那对在聚光灯中舞蹈的精灵。

    很快,跳舞的人基本都离开了,只剩下川灵谷和罗诗曼这一对留学英国的博士夫妻了。

    两人毕竟在英国呆过四年,耳濡目染也把英国绅士、小姐,乃至贵族的礼仪和舞蹈学了个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就连川灵谷这个出生穷苦人家的普通人,这会儿舞蹈之时也有一股子异样的贵气,没有不伦不类,而是很特别。

    罗诗曼就更不用说了,她是个真正的大家闺秀,书香门第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两人虽然有些不及叶无缺和张怡筠,但一时间也不会落败。

    发起者,尽了最大的努力,已经邀请到大多数的同学前来,另外有几名同学实在是有些特殊(情qíng)况来不了,大家见谅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就是这场同学聚会的发起者,此人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不过眼中却透着一股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叫左铭鼎,是我们的班长,也是现在明辉科技集团的执行总裁。这一次要不是他出这么大的力气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同学来聚会。”张怡筠啸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叶无缺皱了皱眉头,左铭鼎?明辉科技?这人竟然是左铭飞的兄长?这世界还真是小。

    张怡筠特意的向叶无缺介绍了左铭鼎,是因为左铭鼎的(身shēn)份很重要,于(情qíng)于理张怡筠要给叶无缺介绍。

    叶无缺点点头,张怡筠的神(情qíng)并没有大的变化,自然左铭鼎不是张怡筠在乎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之前他也听到张怡筠和几女的交谈,确定了张怡筠今天之所以那么的反常,那么的注重自己的着装,的确是因为学生时代时期的前男友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人叫做川灵谷,毕业的时候去了英国,当然具体的细节叶无缺并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和张怡筠交谈的朋友也对此事只是略微一提,当知道叶无缺是张怡筠的男朋友时,所有人就闭口不提了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四年一别,诸位风采更胜往昔,有人竟已经为人父母,时光不等人啊。今(日rì)我们能重聚在一起,都是因为灵谷和诗曼这一对璧人,是因为他们衣锦还乡我们才得以重聚于此,怀念当初。那么,大家欢迎我们班最有出息的两位海归衣锦还乡。”

    说完左铭鼎开始鼓掌,所有人起(身shēn),跟随者聚光灯的光芒看过去。

    会场的门被打开了,一男一女相依而来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绝品邪少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