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重大转机

    眼看天色就晚了,接近傍晚时分,相爷和大少爷二少爷还有三小姐都一起进宫赴宴,各种事要张罗准备,相府早早地就忙成了一锅粥,可是良辰美景却似乎没什么好忙的,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叶语笑的房门口踱来踱去,急得像锅上的蚂蚁团团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房门总算打开了,楚盼盼迅速闪出来,良辰美景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,你一句我一句就噼里啪啦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小姐现在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盼盼你倒是说话啊!小姐今晨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又晕过去了呢?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马上还要去皇宫赴宴呢,这可怎么办才好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六神无主的良辰美景,楚盼盼定了定神说:“我看也实在没办法了,跟相爷如实禀报吧,小姐去不了皇宫了。”

    霎时,良辰美景脸色都变成了菜色,瞪着楚盼盼愣是说不出话来了,违抗圣旨,是要杀头的啊——

    不再理会两个呆掉了的傻丫头,楚盼盼迅速转而去,用最快的速度把叶硕和叶语笑两个哥哥找了过来,房间里分外温暖,叶语笑怕冷,在相府是谁都知道的事了,虽然最近总算放晴没再下雪了,可毕竟是深冬的气候,叶语笑的房间总比其他房间要多放两个火炉,这还是叶硕专门吩咐的。

    躺在上悠悠地张开眼睛,叶语笑一眼就看见了守在自己边的叶硕,还有站在也说后的两个怪哥哥,叶语笑自动忽略了他们,满怀歉疚地看着叶硕,声音都哽咽了:“爹……女儿没用,今晚怕是没办法陪爹和两位兄长进宫赴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,不去就不去了吧,爹自会跟皇上解释,皇上会谅解的。”

    轻轻拍着叶语笑的手背安抚着,叶硕脸上的表从没这么柔和过,叶语笑更加歉疚,泪水都溢满了眼眶,雪白的小脸像林黛玉一样弱:“可是……违抗圣旨,很大罪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是下了圣旨,指明要小妹随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知道违抗圣旨的严重,怎么就不争气点别动不动就生病晕倒?”

    这么没人的话一听就知道是叶华烨和叶华琛才会说的话,叶语笑没好气地在心里把他们骂了N遍,脸上却一副更加抬不起头来的愧疚模样,结果叶硕不客气地就瞪了他们一眼,看二少爷那副愤然的表,叶语笑就觉得十分爽!

    “别听你两个哥哥乱说,没那么严重,皇上不是不讲理的人,爹怎么也是当朝相爷,皇上不会轻易降罪的,你就好好休息吧,良辰美景盼盼!今晚好好照顾小姐,要是小姐有什么不舒服的,马上让人进宫通报!”

    “是!相爷!”

    三个丫头赶紧福低下头应着,叶语笑却赶紧拉住了叶硕的手说:“等一下!爹……我还是不放心,不如,你让盼盼也跟着你进宫去吧,盼盼是我贴丫环,我的况她最清楚了,而且盼盼心思细腻,皇上要是问得详细了,有她在一旁爹你也好说话些。”

    缓缓点了点头看着自己体贴的女儿,叶硕这会儿除了感动什么都看不见了,盼盼感激地看了一眼叶语笑,叶硕也没再多说什么了,叮嘱好良辰美景,带着楚盼盼和两个少爷赶紧进宫去了,相府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掌灯时分,良辰美景送来晚膳叶语笑也没吃,只吩咐良辰美景守在房门口,没什么事不要让人进来打扰她,两个丫头纵然担心,可也只好照办。

    约摸着这回相府的丫环仆人都休息了,躺在上脸色苍白的叶语笑却贼贼地掩着嘴巴偷笑了起来,把被子一掀就手脚利索地跳下来,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看见了门外良辰美景的影,又把耳朵贴在门背上听了听,听着万籁俱寂的夜色,叶语笑相信今晚不会有人来打扰她了。

    “盼盼可真厉害,画的妆天下无敌啊!”

    偷偷笑着小声说完,叶语笑轻轻拍拍手走回上躺好,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,魂魄从体里坐了起来,才要往下跳,却突然又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拉回了体里,巨大的反弹力让她顿时拧紧了眉心迅速张开眼睛从上坐起来直喘气,脑门处巨大的汗珠直往下掉,本来画了妆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就更加惨白像鬼,可她的魂魄却没出来——

    怎么回事?!虽然是好长一段时间没以鬼魂的份出来过了,可也不可能会失败啊!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了!鬼附人还有出不来的?!

    她还真不信这个邪了!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!这个时候跟我闹别扭,叶语笑!我警告你哦!现在我可是有急事要等着去做,你也不希望看着小毅又被地府那群鬼官欺负吧?所以你最好给我争气点,别这个时候来捣乱!”

    闭上眼睛又用力冲破了无故出现的一道屏障,“噗”地一声,笑笑终于成功从叶语笑的体里蹦了出来,三小姐的躯体轰然倒回上,笑笑虚脱似的抹了把汗喘口气看着上的空壳无奈地摇摇头:“还以为你真跟我杠上了不让我出来了!”

    拍拍手,笑笑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,无声无息地穿过了那扇紧闭的房门,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瞪着眼前一片黑漆嘛乌的夜色,笑笑打了个冷战抱紧了自己抱怨起来:“搞什么鬼嘛!怎么会这么黑啊?糟糕!去地府要怎么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一片黑漆漆的世界左看看右瞧瞧,今晚连月亮都没出来,天色黑得如泼墨一般。

    “照理说……我都死了这么久了,应该到过地府才对,怎么一点印象都没了?”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碎碎念,笑笑信步走着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灰白色,一条灰白死寂的长河横亘在眼前,河岸边盛放着一大片一大片血红的颜色——彼岸花!

重要声明:小说《网游之蜕变高手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