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很意外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蹴鞠 书名:至尊诀
    第七十七章很意外 话落,玄解下背着的葬魂简,轻轻一甩,竖在自己的面前,瞳孔紧紧一缩,面色凝重,嘴唇微动,默默的念着口诀。

    接着在他的*纵下,葬魂简红芒一闪,发出几道刺耳的翁鸣声,几炳泛着波动涟漪,嗡嗡作响的简片激而出。

    在那人的瞠目结舌下,几炳黑黝黝的竹片子攒而出,毫无阻滞的撕裂空气,分散开来,深深的插在了房间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一时间石屑飞溅四,翁鸣声不绝于耳,异常刺耳。

    接着,耀眼异常的晶红色能量膜以深插与墙面的葬魂刀为基点,形成了一层厚厚的能量薄膜,将玄与那人完全的包含在其中,整个房间也是被尽数包裹,同中间的那道灰色的能量隔膜比起来,红姨的晶红膜不知强了多少倍,就如同钢铁同豆腐相比,完全不在一个界别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的异变,那人有些不安的叱问道: 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那人的担心并无道理,现在外边的无数道黑衣人,连同钱万里一起尽都是使出浑解数,想将那层晶红能量膜打破,却发现,一切的功夫都是白费,那东西,打不穿,砸不碎,怎么也都弄不破。

    无数人在薄膜外张大嘴呼喊着什么,但里面的人却什么也听不到,说来这晶红膜可随红姨的意念自由的隔绝某些东西,显然此时是把双方的声音隔绝开了。

    玄微微的扫视了一眼外边众多的保护者,旋即转过头,淡淡的道: “别着急,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,我只是不想让第三个人听到我要问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灰色隔膜后面的人平静下了绪,缓缓的道: “你问吧!”

    玄不再废话,点头问道: “第一个问题,我想知道曾经的红月族族长的去向,也就是莫玄的去向,你们拍卖行扎根不夜城这么多年,应该会有点消息吧!”

    听到莫玄二字时,那人顿时呆呆的愣在一旁,绪似乎极为复杂,那个人神忌惮的名字任何人听到后多不会面带喜色,能够保持面色不变就已经相当不易了。那人瞬间明白了玄设了这层隔膜的缘由,确实不能让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知道!十年前他消失后,就再没有听说他的消息。”那人回答的倒是很干脆,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他的夫人顾婴被称为细,她到底是为谁效命?”玄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这种机密只有玄学学院的最高层和她的家人知道!别人是很难探听得到的。我在不夜城这么多年,从未探得一点内部消息。”

    玄赞同的点了点头,玄在学院里也未曾听到,看样子这已被列为学院的机密,不容别人轻易染指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问题,顾婴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那人有些不耐烦的道,显然认为玄的这一问题有些多此一举,若知道的话,方才就回答他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第二个问题!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第二个问题时,那人紧紧的攥紧了拳头,呼吸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说过水天和和暝天二人?”最后一个问题,是红姨托玄问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”那幕后之人,像捡了根救命稻草,长长的舒了口气,拍了拍脯。

    “说!”此时的玄倒有些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对水天这个人不清楚,但对暝天这个人略有耳闻,据可靠消息称,这个人成立了一个叫“冥门”的门派组织,专门从事报搜索、刺杀等任务,他们最近盯上了玄学学院的各大家族的新生代,打算在他们最近外出时围捕他们。“ 闻言,玄口的龟甲纹路微微的灼起来,每一次提起这个名字时,红姨总是难掩心中的愤恨,绪剧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我想知道,你到底是谁?”话落,一抹狡猾的弧度窜上黑袍下那张稚嫩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绝对不行!”那人显然有些惊慌失措,子不断的向后退避。

    “要知道,先前的问题你只答对半个,可不满一个,但我心地善良,不忍心杀你,所以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,你是躲不掉的!”玄笑吟吟的一步一步向灰色的能量膜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过来!”那人口不择言的后退,他(她)的真实面貌也只有钱万里一人知道,就是暗中保护之人都不知他(她)的真实份。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武力反抗,似乎对方根本没有修炼玄气。

    接着,玄轻轻的将葬魂刀插进灰色的能量薄膜,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,轻轻一划。那中央的能量薄膜瞬间发出一道亮丽的光芒,光芒一闪即使,薄膜上的能量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没有了能量的支撑,整个薄膜就像玻璃一般,哗啦啦的寸寸碎裂,原本暗灰色的薄膜,瞬间变成了透明的费渣滓,最终化作点点星芒,消逝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玄缓缓的踏进内间,借着昏暗的灯光,一道曲线毕露的躯在他深邃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,瞬间一抹绯红袭上脸庞,玄不知所措的愣在一旁,目光呆滞,喃喃道: “念姬!”

    不会错的,重金拍卖行的幕后老板,竟然是他们的当家花旦,念姬。

    诧异的目光在念姬的俏脸上停住不动,玄此时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目光,是他看花眼了,还是这女子和念姬是孪生姐妹,否则他无论怎么想,也想不出,为什么好端端的拍卖行的真正行长要去做那种抛头露面的事,整天被一群流口水的男人围着。

    要么她是那种比男人还风流的红尘女,和这种人合作他没有任何安全感,若是那样的话,他不妨辣手摧花,不管那女人长的是多么的俊美、倾沉鱼落雁。

    要么她就是另有隐

    “怎么,很意外吗?”念姬双手叉腰,风万种的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很意外!”玄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念姬神色慌张起来,因为她从黑袍下的那团漆黑中,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让她不由己的略微后退。

    “试试这人的心如何,再判断是否和她合作!”在玄犹豫不决时,红姨轻轻的传音,让玄寻到了些许的光明,他同时也也明白红姨的话中含义,若对方是红尘女的话,就没有合作的余地了,而她有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,只有将起抹除。

    同时玄也纳闷了,一个人的心怎么才能试得出来?

    “交给我!师父说过是不会亏待你的!”红姨狡猾的笑道。

    (今新的一更,求收藏,求推荐,求点击,蹴鞠感谢大家的支持!)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至尊诀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