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意外【求收藏】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蹴鞠 书名:至尊诀
    第四十一章意外 瞬间做好防御姿态,八半急忙的解释道: “麻绳长老,这个小孩不是莫玄,是玄,他只不过是长得像他的父亲罢了。跟十年前的事毫无相关!”

    闻言,麻绳老人腥红的双眼变淡了许多,但气息依旧起伏不定,一莹白的玄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杀气*人。

    “麻绳老头,这小孩确实不是莫玄,上一代的恩怨,没必要强加在这个无辜的小孩的上。”水族族长香蚕冰,诡异的出现在麻绳老人的后,拍着他的肩膀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接着又有几位族长前来相劝,许久,麻生老人才缓缓的收敛了气息。但他却头也没回,径直向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麻老头,你这是去哪,仪式还没有结束呢?”香蚕冰有些焦急的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我看到那张脸不舒服!”麻绳老人,停下急促的脚步,随口甩出一句话,再度加速了脚步,离开了仪式台。

    此时,玄已不需要什么明确的证据来证明他的猜测了,刚才绳生老人的失控举动就是最有力的证据。

    玄幼小的心,隐隐的在滴血,跨两个世界的玄,一直以来都在苦苦的追寻自己的父母。小时候,因为没有父母陪同,他曾经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,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时时都有家人陪伴,幼小的心不由得会心生艳羡。

    长大后,他渐渐地习惯了没有父母在的子,但他对父母的渴望并没有因此变淡。只是他将那份感深深地埋在了心底。如同珍藏的酒,时间愈长而酒愈洌。

    突发的况到让人始料未及,但众人的眼中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怜悯,甚至有些人眼中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从众人怨恨的眼神中,玄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犯了不可饶恕的的重罪,被列为最危险的极端人物,上了五骷髅头通缉令,被全大陆通缉。

    现时的父亲和玄臆想中的完美父亲完全背道而驰,顿时他赖以支撑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了大半,不由得眼角有着丝丝的湿润,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玄,将经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。

    见事态没有变的太糟,各位族长也都坐回了原位,看着玄的那张脸,众人都是感到不自在,各位族长都是尽力的想保持族长的风范,不想给玄幼小的心灵,带来太大影。但他们的表却出卖了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表现得越平静,对玄越是和蔼,就越发刺痛玄的心,他父亲犯的罪他清楚,就是一死怕也难以谢罪。而他们这样对待自己,就愈发让他心里不安,良心上的不安,只会更加加深罪孽感。

    玄郁的缓缓地走过轴、与蚕的旁。他们二人看到玄时,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,也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。对于红月族的事他们都从家族的长着那里,略有耳闻。他们本以为以自己的心态,有朝一,遇到那邪恶的种族,定会临危不乱,但所想的和现实总是有一定的差距,他们隐隐的有些惧意。

    玄抬头无意扫视了一下右边,那边的同龄人此时已躲到台子的边缘,到了躲无可躲的地步,似乎把他当做一个怪物对待,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小恶魔,待到哪天成熟之,玄学学院又要遭受到一次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就连当玄与八半所救的简,对他的态度同那群人一样,尽力的躲得远远地,生怕沾上就甩不掉一般。

    玄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,只是颇为蔑视的一笑。

    玄不是心不是心宽阔,可以盛得了天下的圣人,他也有自己的绪,只是不善于外漏罢了。

    有时外来的打击对一个人来说,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影。但人们内心最厚重的伤疤,往往却来自熟人的无心之举,难以释怀,就像此时的玄。

    玄瞟了一眼远处的简,再也没有转过头,静静地走到了测试仪旁边,在众人悲愤交加的目光中,玄轻轻的将小手贴在了冰冷的玄力石上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测试仪都没有半点反应,鲜艳的红色数字,一直停留在巨大的零上,连一丝变动的势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下面的众人絮絮叨叨的讥讽道,来发泄心中十几年难以释怀的郁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是传说中的红月族后人吗?现在连一丝的玄气都难以凝聚,把他祖上的老脸都丢尽了!”有老者捋着胡子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是报应,这是上天对邪恶的红月族的惩罚。我们玄学学院好心收留了那只邪恶的种族,可他们红月族对我们做了什么?光一个莫玄就杀了无数的族人,现在他儿子没了能力修玄,这不是对他们的报应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红月族出来的都是天才吗?那所谓天才又在哪?我怎么没看到!要我说,是他们上辈子不知道,干了多少丧良心的事,这辈子让他们的后代去尝尝被作践的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院长力留下红月族的席位,他们红月族早就被除族了。怕是眼前的这个玄氏野种不仅不能来学院院上学,就是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莫玄的儿子干什吗?把他们赶出学院,我们学院不欢迎他!”“将莫玄的野种赶出学院,我们学院不欢迎他!”

    “滚出学院,从哪来,滚哪去!”

    玄稚嫩的心,如同插满了一根根带着倒刺的利刃,痛彻心扉,却难以拔出,每一次的触碰,都让他鲜血淋淋。他紧紧地攥紧了拳头,圆润的指甲深深地刺进他的中,钻心的痛直达心扉。

    叫骂声此起彼伏,似有一波盖过一波的的势头。污秽的言语漫天四,夹杂着无尽的斥责和怨恨。

    八半听到尽是诅咒的恶毒言语,有些按耐不住的隐隐抽泣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会演变成现在的景。就算是大人听到这般恶毒的话,也难以忍受的住,更不会像玄一样,站在那里,任由众人的唾沫喷向自己,任由众人的怨恨埋没自己,任由一切的不满一切的恨言如同利剑般狠狠地刺向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嘴巴没动一下,毫无怨言,人由众人大骂。

    八半看这景,再也忍不住的略向玄的边,双眼红肿,揪心的哽咽道: “玄,是叔叔不好,叔叔不该带你来到这是非之地,叔叔这就带你离开学院!”

    八半伸出手,刚想抓住他贴在玄力石上的左手,却被玄一把甩开,掷地有声的道: “来到学院,我就没打算离开。既然众人都说我父亲有罪,那父亲的一且罪过就由我来抗。谁想骂,尽管张口;谁想打,尽管动手;谁想报仇,尽管上台来。红月族的人,没人是孬种,我就不信,做儿子的不是恶棍,做老子的又能差哪去!”

    (第二更,求收藏)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至尊诀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