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无眼男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蹴鞠 书名:至尊诀
    正文第四章无眼男 女孩紧紧的咬住玄的脖颈,丝毫没有松口的打算。相反,咬得更加用力,疼的玄不断地翻打滚,但始终没有,挣脱对方的小嘴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丫头,快点松开嘴。”玄一边哭,一边叫骂着,可脖子上的疼痛感,依旧没丝毫减轻。

    慌乱中的玄,试图将对方,从自己的上推开。但每一次的推搡,都会使疼痛感进一步加剧,无奈的他一时不知所措,光着两只胳膊,没头没脑的乱舞。

    现在玄最想做的,就是尽快的摆脱对方,要是知道女孩这般狠辣,想咬下一口,打死他,他都不会干那龌龊事。

    空中乱舞的双手,无意中碰到了软软的东西,玄此刻根本美优能力去想,那东西是什么。慌乱中,本能的将之一把死死抓在手里,紧紧地攥着,以抵消脖颈处的疼痛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无意中的随手一抓,竟抓住了救命稻草,女孩立马松开了口。

    见她肯松开嘴,玄急急忙忙的,躲到离她远一些的角落,生怕再被殃及。紧握的双手,始终没有松开,却依旧哭泣不止。

    感到脖颈湿湿的,松开了一只手摸了摸,再一看,满手都是血。登时也顾不得疼痛,嚎啕大哭: “血,都是血,你都给我咬血来了!”

    见女孩全无力的躺在睡篮里,玄感到一丝好奇,一抹疑虑窜上哭肿的稚嫩脸庞。当他偏过头,扫视手中紧握之物时,脸上的疑虑完全被震惊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手中所持之物,乃是一条,细长的紫色的尾巴,隐隐泛着丝丝金光。

    玄,目不转睛的望着女孩的尾巴,表有些僵,一时间不知所措,吃惊中,夹杂着几分好奇,很是复杂,无以名状 “下流胚子,松开你的臭手”女孩侧过头,狠狠的剐了他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明显的恨意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女孩冷漠无的目光,于玄目光交织的那一刹那,不微微颤抖,从内心深处打了个寒颤。怎么也没想到小小年纪,目光竟这么森寒,冷峻。

    玄刚要按女孩的要求,松开时,忽然想到了什么,紧紧一握,生怕尾巴脱手。讪讪地对女孩道: “你要我松手,我就松手了。若我松手了,你再狠狠地咬我一口,不肯松口,我不是自找苦吃吗?我才没有那么傻呢。”

    女孩嘴巴的厉害,玄深有体会,至今心有余悸。现在手中握着对方的弱点,没有什么比这更安全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放不放?”女孩急剧的声音,怒不可解的斥问道,但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命令,不容反抗。

    玄,摇了摇头,虽然有些惊惧,但依旧坚定地道: “不放就是不放,说什么都不放。我让你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旋即,玄再有使劲攥了攥,同时,女孩不更加瘫如软玉,微微有些抽搐。

    见女孩颇为难受的表,玄心下有些不忍,微微的松了松了手,保持不让尾巴脱手的力度。

    谁想到,刚开始的力度还是太大了,女孩受不了尾部带给他的痉挛之感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玄有些不知所措,没想到这尾巴的效果这么明显,刚才哭的是自己,现在立马换成她了,角色转换之快,到让他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有效!”玄轻轻呢喃,嘴角浮出屡屡微笑,面部表极为精彩。

    刚想笑出来,骤然,脖颈处,被女孩狠咬的伤口,传来阵阵剧痛,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,不长长地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女孩妖异的紫眸,瞥见玄噙满的幸灾乐祸时,怒气冲冲的斥骂: “无耻,流氓,下流!“ 闻言,玄瞬间来劲,笑吟吟地道: “落在了我手中,还不消停点,我让你不消停,我让你不消停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玄在女孩小上拍了两下,又摸摸这摸摸那。

    女孩登时满脸羞红,酸溜溜的讥骂了几句,不敢再说什么,把头埋进了褥子中。

    突然,小腹一阵翻滚,一肚子的尿涨的肚子痛。

    “我要尿尿了,你不要偷看!”玄讪讪地冲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旋即,他一手攥着她的细长的尾巴,一手撑着睡篮的边框,缓缓地站了起来,手握小豆芽,刚要发飙。

    望着距地面高百米的地面,玄面部微微抽搐,刚要排水的水龙头,登时哑了,没有尿出来。

    双脚一个踉跄,吓得稳不住形,一股瘫坐在褥子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玄,一脸惊慌之色,怎么也没有想到,小小的睡篮,竟被放置在,距地面如此高的距离,看了就叫人心惊跳。

    而睡篮只是平放在一丛,数也比较茂密的树杈之上,并没有做任何固定,大一点的风就可以将他们尽数吹翻落地,摔得粉碎骨。

    玄又想想刚才二人的挣扎之景,那时,只要纠缠动作再大一点,衰落下去,必定无疑。

    想到这,玄后脊梁,再度冒出了一层冷汗浑发凉。怎么也没有想到,睡篮看似坐落在水平地面,实则是巨树腰部,时时面临危险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玄突然想到,还有什么事没做,拍了拍肚子,才知道还没尿尿呢?

    尿不能始终,憋在肚子里,还是得尿出来的,玄只得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玄小心翼翼的,抹到睡篮边框,侧过脸不敢俯视地面。

    接着,细水长流的哗哗声响,持续了老长时间,完毕后,玄舒坦的打了个激灵,拨了一拨。

    接着一声虎啸宏音,穿过青葱的枝叶,从玄所在的树下,直插云霄。惊得鸟儿如临大敌,四下溃散,纷纷逃命而去。树叶沙沙作响,落叶哗哗坠落。

    似乎,祸难,从来都没有走单行道的,玄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无心的一泡尿,正巧落在了老虎的头上,这概率就像是,秃头和尚去买洗发水洗头,正巧被鸟屎击中一般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玄心下莫名的复杂,这一泡尿怎么尿的这么巧,倒霉事全让他给摊上了。

    阵阵虎啸,*得玄心里发毛。这虎究竟是什么来头,气势如此宏大,距离地面近百米的树枝,在虎啸声中摇摇曳曳。而且声源,似有愈来愈近的势头,树枝的摇晃也愈加剧烈,再近点,似乎睡篮都能被吹翻。

    玄下颚抵着边沿,一双滴溜溜的小眼,向下瞧去,目光像流水一样,沿着树干急速的向下淌去。

    “我嘞个妈呀,这,这还是老虎吗”玄惊诧的目光中,显然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只见,一头老虎正,不急不慢、如履平地般,踩着树木向着玄所在的位置,走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虎,名叫脚虎。脚虎四肢强劲有力,四爪坚硬,锋利,可以毫不费力地抓碎坚固的巨石。而且,轻体短,行动敏捷,可以轻松地抓住树干,随意行走若履平地。

    最大的特点是强而有力,的虎啸攻击。五米之内,无论体坚固到何种程度的兽类,若被攻击到,非死即伤。但这也是限制在五米之内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至尊诀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