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(1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骆子杰又开始忙碌起来,这是一件好事,至少对何欣美而言,她宁可看见他因为找到目标而忙碌,也不希望看到他茫然失落的模样。(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dukaNkaN.com)。

    况且为了自己设定的目标努力奋斗,这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骆子杰,尽管曾经跌倒、曾经深陷困境,但很快就能爬起来;尽管曾经做错事,但很快就能自我反省,而且永不再犯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况且子杰现在做的是好事,可以帮助辛苦耕种的农人不受剥削,甚至也让她这个消费者可以买到更便宜的菜,可以送更多免费便当给贫困的人吃。

    他只是动了一个念头,却由上到下帮了这么多人,若非心思缜密如他,又怎能拟出如此周详的计划,甚至招来这么多的农人愿意跟着试试看。

    子杰总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到她的鼓舞,可是何欣美自己知道,她哪有这种能耐?她只是一个便当店老板娘,每天想的就是怎样煮出健康又好吃的菜,她实在比不上子杰的雄心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佩服不在话下,更知道他只要肯努力,一定能成功,曾经的挫折真的不算什么,他有多聪明,她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是真的愈来愈忙了。

    新的批发市场民蔬果销售网站成立后两个月,他已忙得不可开交,他说一切才刚上轨道,他必须帮忙盯着,毕竟那些农夫会耕作,却不一定知道该怎么和政府单位打交道,该怎么处理帐务。

    况且子杰也说,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正式成立公司,发行股份,到时公司运作会复杂,必须尽早立下一规则。

    他说着这些,何欣美都听不懂,但还是为他的努力与成就笑得很开心,听说市场反应不错,而网路销售状况更好,好到一扫子杰一开始担心新市场成立初期恐怕没有客人上门的疑虑,毕竟在地人的采买习惯难以立即改变。

    新的批发市场同以前的盘商那里好,但是靠着网络行销补平了这一块,甚至还超越过去的利润,让这些农夫大喊跟着子杰果然没错,也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甚至也因为网路销售状况不错,连带也拉抬了新批发市场的名声与声势,最近开始有许多人转往他们的批发市场采购,而这一切不过就是在新市场开办后两个月内的事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子杰会有多忙碌,他已经没办法帮忙便当店的事了,包括打便当与送便当,都必须由欣美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幸好他拜托市场的老板每天帮欣美把她需要的蔬果送到便当店,至少让欣美可以省去每清晨早起奔波之苦,让欣美可以多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骆子杰开始早出晚归,一开始还会尽量在中午十二点与晚餐时分六点左右回到便当店用餐,毕竟这是欣美的要求,她坚持吃饭皇帝大,什么事都比不上吃饭的重要。

    有时回到便当店吃饭,子杰还是会帮帮忙,可是欣美都要他专心吃饭兼休息,毕竟他在外工作已经够辛苦了。

    不过愈到后来,子杰回来吃饭的时间愈为愈晚,午餐有时候拖到下午一点,晚餐甚至拖到了晚上八点多才回来吃,甚至有几天晚餐吃完还赶回去继续加班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乐于见到他专心工作,不过这种状况让欣美很担心,也很不开心,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怎么行?

    像是今天更严重,眼看都已经一点半了,子杰的人影还没出现在店里,何欣美一边帮客人结帐,一边分心看着墙上的钟,二八十元就好,谢谢……“”欣美,怎么最近都没见到子杰?“有个老问。

    子杰这个年轻人勤奋工作又有礼貌,对待老人家也很和善,这附近独居的老人家都很喜欢他,简直把他当成孙子看。

    “老,子杰在忙。”“忙什么啊?忙到没吃饭?”

    一旁有个老先生插嘴说着,“听说子杰搞了个新的批发市场,拉了一大票农夫跟着过去,还成立什么网路,现在子杰可是出了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何欣美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,好像子杰的成就就是她的成就,听到有人称赞子杰,她也会跟着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原来的盘商气得要死,不过左邻右舍的太太都说最近买菜便宜多了,大家都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你们都不知道,以前菜价又贵,农夫赚得又少,都给盘商赚走。这些吸血盘商,不出力就可以赚饱饱,真是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子杰真的很了不起,听说他在台北念大学,是个资优生?”

    “嗯!”何欣美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老看着何欣美,“欣美也不错啊!开店很实在,最近菜价比较便宜,欣美的菜色变得更丰富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一笑,“大家吃得开心就好/”

    “开心,当然开心,都快把你这里当成自己家的厨房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不只是厨房,何欣美的便当店简直变成第二个村民活动中心,左邻右舍如果没找到人,又是用餐时间,那个准在这里。

    顿时整间便当店闹滚滚,已经下午一点半快两点了,欢乐气氛还不减,老人家聚在一起吃饭,顺便聊聊天,真是惬意。

    何欣美看着时钟,心里担心得不行,子杰没回来吃饭,他的个又不会自己去买东西吃,那肯定肚子饿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阿桃,“阿桃,我送便当去给子杰,你帮我顾店。”

    拿起保温盒装满饭菜,动作俐落,将保温盒放进袋子里,正准备出门前往子杰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骆子杰昨天才告诉何欣美,他租了间办公室,并告诉她办公室的地址,距离市场不远,大概半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回便当店。

    子杰还说,以后可能会换地方,目前暂时当成办公地点,毕竟如果真的成立公司,就需要有制度,就算不重排场,但一定的规模也可以获得生意往来对象的尊重与信任。

    何欣美正要出门,老爷爷看到了便说道:“欣美,要给子杰送便当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不好意思的笑着。

    老也说:“那快去,别让子杰饿着了。只是……你们小俩口什么时候要结婚啊?”

    “结婚?”愣住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听到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老和蔼一笑,“都住在一起了,别跟我说你们不是一对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脸顿时红了,他们是不是一对呢?或许一直以来她都这么盼望着,却不敢说出口,毕竟她不知道子杰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结婚好啊!欣美跟子杰要结婚,那我一定包个大红包。”有个老爷爷这样说,简直就把这两个年轻人当成自己的孙子和孙女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毕竟吃了欣美这么多年的便当,又便宜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出门了。”何欣美赶紧出门,留下一大群老人家在后谈欣美跟子杰的终大事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何欣美骑着脚踏车,照着子杰给她的地址,在熟悉的大街小巷内来去。她从小在这里长大,对这里熟得很,子杰说要三十分钟路程,她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。

    到了子杰所谓的办公室楼下,那是栋不算豪华的办公大楼,只有六层楼高,何欣美停好脚踏车,走进大楼,搭上电梯,选定楼层。

    来到目的楼层,电梯门一打开,里面安安静静的,但环境相当整齐。办公室占地面积不大,除了一些书柜外,就摆了几张办公桌,桌子上的电脑都没关,显见使用者只是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一旁有个中年妇女,似乎是这里的员工,看见何欣美,走向她,“请问你要找谁?”

    何欣美赶紧回答,“请问骆子杰在吗?”

    “骆先生就坐那里……只是他现在人不在位置上,我帮你找一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只是送个便当给他,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交给他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接过便当。

    何欣美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她忽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,好像很多、很多年前,她也曾经提着便当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子杰回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那个场景让她太过印象深刻,何欣美竟然当下决定不再等了,将便当交给对方后转就离开。

    同样都在办公室,子杰同样都忙得不可开交,或许她也怕同样的结局会再度上演……骆子杰只是到仓库内找个资料,何欣美离开不过五分钟,他就回到办公桌前了,他现在只是个打杂的,帮助批发市场与网站建立制度,所以他总要别人别叫他老板,自然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些虚名他没这么在意,但对于这份工作他确实很认真,一来这里许多农夫孤注一掷,离开了无良的盘商跟着他,就是希望可以多赚一点钱改善子;二来欣美也可以省一些菜钱,照她的心愿多帮助一些人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的成就倒没这么在意,坐过几年牢之后,他总觉得平安就是福,可以待在便当店,每天帮欣美的忙,又有美味的饭菜可以吃,已经够幸福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出狱不过半年,意外变得这么没出息,可是过去的他太过轻视欣美带给他的温暖感觉,以为自己靠着物质成就才能得到幸福,经过这么多的挫折与错误,他有机会再度拥有这种温暖的感觉,他当然要好好把握,不能再愚蠢。他想要跟欣美永远在一起,这种念头最近愈来愈强烈,甚至可以说,他想要跟欣美一起拥有一个家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要让欣美拥有幸福,物质生活不能太差,但是这次,他不会再像年少时候一样忘记轻重,忘记人才是最重要.如果他还认为争名夺利是为了让自己在意的人过得更好,那就代表他一点长进也没有。

    争名夺利的同时,却失去那握在手中真切确实的幸福,那才是真愚蠢。

    抱着资料坐回自己的位置,想要继续处理手中的文件时,突然发现一旁摆着个便当,他一愣。“王姐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姐是他请来的雇员之一,都是住在这附近、中年失业的妇女。别看她们都有一点年纪了,处理事迅速俐落,交办事项从没出错,某种程度上,骆子杰还自豪自己的识人能力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个小姐送便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骆子杰盯着便当盒看,似乎在思索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说你暂时离开座位,问她要不要等你回来,她说不用,然后就走了。”一五一十交代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骆子杰脑袋灵光一闪,整个人唰的站起,提着便当盒就冲出大门,什么话都没交代,让王姐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是谁啊?”

    王姐可能家境还不错,家里也会自己开伙,既没吃过欣美送的免费便当,也没到欣美的便当店吃饭过,所以并不认识欣美。

    骆子杰等不到电梯,迅速走楼梯冲下楼,手里的便当摸起来温温的,甚至还有点,显见欣美应该刚走不久。

    该死!欣美为什么不等我?

    骆子杰跑到大街上左顾右盼,似乎想看看欣美感还在不在,可是他看不到人,最后他迈开步伐往便当店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提着便当,骆子杰知道自己绝对要找到欣美,不能让那女人就这样自己回去……不能让当年欣美北上找他时的场景重现。

    他们都记得当年的那一幕,彼此却绝口不提,似乎都有意让不愉快的记忆就此烟消云散,不要阻碍彼此的感

    果然,才跑了一段路就看见何欣美在前方骑着脚踏车缓步前进,骆子杰迈开步伐,速度加快,最后超越她,来到她跟前,一把按住了她的脚踏车。“欣美!”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干嘛不等我就跑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店里还等我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两点了,店里已经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嘟着嘴,“你还知道现在已经两点了,自己都忘了要吃饭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轻轻一笑,“对不起,我太忙了……陪我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只有带一个份的便当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公家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…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骆子杰要何欣美下车,然后自己坐上脚踏车,再让她拿着便当盒坐在后的坐垫上。

    他载着她一路前进,绕过几个路口,竟然来到了某个有点熟悉,但又略微模糊的地方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下了车,跟着骆子杰钻过小门进入,进去时甚至还跟管理员打招呼,看到这里何欣美这才想起来,这不就是她跟他一起就读的小学吗?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进来吗?”现在不是还在上课?

    “可以,我跟管理员很熟。”管理员的儿子也是市场合作的农夫之一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里。”

    带着她来到小学时代两人时常相约吃午餐的凉亭,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多,所有的小朋友都在上课,凉亭所在的中庭花园安安静静的,四周的树比当年长得更高了,反而形成了屏蔽。

    坐在凉亭石椅上,将便当放在桌上,骆子杰兴匆匆打开便当,嘴里直嚷着快饿死了,拿起里面的一支汤匙,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忘了一旁的女人,他自己吃了几口后就换她,甚至他还亲自喂她,让何欣美脸都红了,颇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共享着一个便当,甚至比孩提时代更亲密,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幼时拥有美好记忆的环境里用餐,让两人回想起许多事,边吃饭边聊天。

    骆子杰分享许多有关市场的状况,说得口沫横飞,煞是有趣,让何欣美听得都着迷了,当然她也看见他脸上的自信神采,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,不过他还是有些事没跟她说,不希望她为此担心,这里面包括以前的盘商似乎在找麻烦……他相信自己可以解决,毕竟他用的手段统统合法,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为什么跑掉?”骆子杰这样问。

    何欣美似乎没料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,愣了愣,似乎在思索该怎么说,或许连她自己也没弄清楚,只是单纯联想到多年前某个场景。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到当年你来台北找我,结果被我骂了一顿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尴尬一笑,心事被看穿了。

    骆子杰点点头,转眼间便当也吃完了,,他将汤匙放进空的便当盒内,将盒盖盖上,然后放回袋子内。“当年,真的很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!都过去了,我早就忘记了,而且我自己也很白目啊!挑在你最忙的时候去找你,难怪你会生气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