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(1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骆子杰没有太多时间自怨自艾,就算现在周遭邻居都已知道他有前科,曾经为内线交易而坐牢,他也没心思去想自己该怎么躲藏,该怎么掩饰。()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的心中,现在有更重要的事。他天天陪着何欣美跑市场,表面上看来是帮忙推着推车,事实上他跑去跟每个菜农谈。

    谈什么?谈一些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的事……这个构想一开始只是想帮欣美节省便当店买菜的成本,毕竟这几年来光是买菜的钱就已占去了店内盈余的大部分,足足达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但后来,新耳听到这些菜农的抱怨之后,骆子杰也想帮忙这些人。他们都是辛苦人,每一份收入都是靠着丰勤滴落汗水赚来,如果辛苦工作还不能换取丰厚报偿,这实在与他的价值观有所违背。

    何欣美也觉得奇怪,子杰的心态也改变得太快了,一开始跟她上市场似乎还不太习惯,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,他在这里比她还如鱼得水,四处跟老板交谈,有说有笑,连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这里人挤人到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,总想东西买完赶快走,子杰倒是气定神闲得很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如此,一早老进市场,何欣美依旧走在前头,骆子杰在后头推车,令人意外的是,那些摊位老板以前都是因为看到她才走出来招呼她,现在却是因为看到子杰,纷纷跑出来跟子杰聊天。

    “子杰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叔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那里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去。”另一摊的老板也主动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,你前几天说的那个,我们再来谈一谈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嘟着嘴,“我才是来买东西的人吧!”

    菜摊的老板娘笑了笑,“欣美,他们男人也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要谈,我来服务你啦!”

    何欣美还在碎碎念,甚至只好自己把买来的菜搬上推车,幸好她做了很多年,一向力大无穷,不需要靠男人。

    只是何欣美还是很好奇,到底有什么秘密需要走到角落去谈?边挑选青菜,眼神边瞄向一旁不远处角落那正在切交谈的五、六个男人。

    远远就可以看见骆子杰,那男人的形最高,站立在人群中教人不发现也难,更何况他有着一张斯文的俊脸,跟其他从事农耕的菜摊老板不同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啊?”何欣美低声念着。

    老板娘也听到了,就接话回答,“男人嘛!聚在一起不是谈生意上的正经事,就是谈女人罗!”

    “谈女人?”何欣美的表一下变得很难看,嘴里更是不断碎碎念着,连老板娘也听不太清楚,但从她脸上难看的表,大概就可以猜出她的心

    “欣美,你很喜欢子杰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对方,何欣美的脸慢慢变红。

    老天!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竟然还会因为感的事而脸红,何欣美,你也太丢脸了吧?

    “不行喔!对啊……”话说完立刻回头,准备一个人推着推车往下一摊前进,老板娘把她赌气的模样看在眼里,不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何欣美很轻松就推车准备往前去,一时间倒也忘了要叫骆子杰,反而是他自己发现欣美准备走人,赶紧跟所有人说声抱歉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说的我都知道,你们的担心也有道理,我会回去想想,看能不能设计得更好一些,至少我们现在的共识是,这样的状况必须有所改变对不对?”将所有人七嘴八舌的发言内容,归纳出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好!我知道了,欣美要走了,我也先离开了。()”说完赶紧跨开步伐往前跟去,三两步就来到何欣美后,伸出手帮忙推动推车。“我来推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一愣,转眼间推车又到了子杰手中。眼见他又回到她边,刚才所有的赌气统统消失,转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前进,来到了小学同学开设的摊位,没想到老板也只跟何欣美简单说了几句,就把她丢给老板的老婆去接待,自己转而跟骆子杰交谈,而且如出一辙,两人都来到一旁角落秘密交谈。

    “是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为什么子杰到哪里,所有人都想跟子杰说话,而且一定要躲到一旁?难道他们真的在谈女人,怕让她听到吗?

    而且不只这个摊位的老板,连其他摊位的老板看到子杰,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,纷纷走上前去与他交谈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个角落竟然聚集了七、八个人,每个人都七嘴八舌,诉说着自己的想法;骆子杰一直耐心聆听,偶尔才回个几句,大部分时间都在吸取众人的构想,也听听大家的担忧。

    何欣美实在好奇到了极点,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但不管他们在说什么,她确实很佩服子杰,才来不过一个月,就已经可以跟所有人打成一片,看起来更已成为所有人吐露苦水的对象。

    何欣美蹲在地上挑选瓜果,但心全都不在这里,都落在一旁的男人上,她看也没看,抓起来就将蔬果往塑胶袋里放。

    “欣美,你今天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都没看就放进塑胶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我相信你们啊!你们的产品都还不错,不用看啦!”这话倒是实话,她挑菜一向很有眼光。

    老板娘哦了一声,帮忙秤重结账。何欣美则站起,看向子杰所在的位置,那男人则专心得很,似乎没注意到欣美正在看他。

    将买来的蔬果放上推车,何欣美已经结束采买,本来想到骆子杰不知道在跟这些老板聊什么,一群人躲到角落,故意避开她,让她有点生气,想干脆推车直接走人,可是看到骆子杰跟各摊位老板聊得这么开心,甚至有说有笑,想起这段时间以来子杰难得这么开心,脸上还露出这么真诚的笑容。

    好啦!要聊就聊,她等他……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,骆子杰终于注意到何欣美站在那里跟老板娘聊天,再看见推车上放着买好的菜,这才知道自己聊太久了。

    跟所有人说声抱歉,骆子杰赶紧走向欣美,推着推车,带着欣美一起离开市场,回程时依然由欣美开车。

    当然欣美有问他到底跟那些老板在聊什么,骆子杰只是打哈哈,说他们在聊一些市场摆摊的趣事。

    或许是习惯了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,何欣美没再多问,反正不要是在聊女人的事就好……况且绝对不能让他知道,方才她一度感到不开心,就是因为她以为他们可能在聊什么女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样吃醋得太明显,也太难看了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回到店里后,随即展开忙碌的一天,从洗菜切菜开始,到下厨烹调;骆子杰则是在外面彻底打扫一番,里里外外全部擦得干干净净,让这间便当店虽然已有十几年的历史,依旧保持干净如新。

    十一点一到,立刻开始装便当,然后送便当。接着客人上门,更是忙成一团,一直到一点半过后,人潮逐渐散去,两点多他们才有机会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骆子杰这时竟然搬出一台电脑,插上前几天才请人接上的网络线,边吃饭边不知对着电脑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何欣美看到时,脸上充满不解的表,这男人又来了,明明应该专心吃饭,他就喜欢边吃饭边做事,真是坏习惯。

    走上前想要看清楚他在做什么,谁知骆子杰心存防备,立刻将视窗画面关闭,转成一般桌面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专心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没有用电脑的习惯,自然不知道骆子杰在做什么,而骆子杰也还不想说,至少在没有个比较确定的结果,比较好的消息之前,他还不能说,以免让人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三天后的清晨时分,何欣美五点多才起,小心翼翼地下了,没有惊醒骆子杰。因为这一天不用上市场,前几天买的菜还剩很多,鲜度也还够,所以决定今天放自己一天假,不用七早八早赶去市场采买,所以并不急着叫醒子杰。

    何欣美到厕所梳洗一番,本想到厨房去煮一顿早餐,好好祭祭子杰跟她的五脏庙,但她发现自己有东西忘记拿,只好再走回房间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骆子杰还睡在地上,她小心翼翼走着,深怕吵醒他,但一个跨步竟然踢倒了东西,声响不大,但就是把骆子杰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八点了。”

    立刻掀开棉被,“对不起,我睡太晚了,等我一下,我马上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,你忘了啊?今天我们不用上市场啊!”

    骆子杰坐在地上,表迷蒙,东看看西看看,脑袋里慢慢恢复清醒。他曲膝,双手抱着膝盖。

    “难怪我会睡得这么熟……”平常就是因为要早起,所以生理时钟已经调整到就算没有闹钟,隔天早上也能准时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?今天早上时间够,我们九点多再开始就好了。”反正该做什么大家都很清楚,而且大家手脚俐落,倒也能很快完成工作。

    甩甩头,“算了!醒了就醒了,再睡就没有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早上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……”像是还不清醒一般,竟然重复何欣美的问话。

    看着他睡眼惺忪的模样,何欣美觉得好可,“你要是累就睡啊!干嘛硬撑,而且你昨天晚上玩电脑玩得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再度用力甩头,自己清醒,“不行,都醒来了还睡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又是一笑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。有他在边,她真的觉得很快乐、很幸福。“那你去洗洗脸,我去做早餐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说完就要起,准备前往厨房,可是骆子杰拦住了她。她不解,以为他还有什么事要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欣美,每次都是你煮东西给我吃,好像我要你做什么,你也都会去做,这样子对你而言实在很不公平,很吃亏啊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这么认为,“哪会,我哪有吃亏,我只会煮东西,你要做别的我又做不来,况且我就是喜欢煮东西给你吃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的意思是……好像在我们两个之间,每次都是你在付出。我是想,你要不要试试看,换你叫我去做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去做一件事?”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对!反正今天早上时间很多……”脸上挂着英俊的笑容,“你叫我去做一件事,不管我做不做得到,我都会拼命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也没什么事好叫他去做的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待在她的边,她就很快乐了,有好几年的时间,他为了理想与前途必须离开,她给予祝福,也试着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,他有理想、有能力,不能绑在她边,可是心里还是会难过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嘛!”骆子杰眼神里充满鼓励。

    何欣美想了老半天,也不知该要求骆子杰做什么,过了许久,这才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不然……你去做早餐好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现在也正好是早餐时间,总要有个人下厨。

    骆子杰愣了愣,不敢相信会是这种要求,下厨做菜,那是他一辈子都没干过的事,更别提要在很会做菜的欣美面前献丑。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……没关系,我来好了,等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、我可以。”骆子杰深呼吸,“你到楼下等我,我……我去做早餐,我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很为难,但话都说出口了,“我尽量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脸上挂着微笑,心里确实很期待。她听话乖乖到楼下去等,就坐在尚未开始营业的便当店顾客座位区内。

    店内铁门没拉起,只开了一盏灯,昏昏暗暗的。何欣美坐在位置上不时挪动子,想看看厨房那里的状况。

    不时可以听见骆子杰在厨房传来的哀号、咒骂声,好几次让何欣美差点想要冲进去看看状况,但是骆子杰将她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咸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难啊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不敢动,但她心想,只要没有瓦斯爆炸,应该可以不用冲进去帮忙。只是听到子杰的惨叫声,让她实在坐不住。

    终于过了整整一个钟头之后,时间来到七点多,骆子杰终于端出了早餐,一样接着一样放在何欣美面前。

    眼前摆着一锅稀饭,足用昨天卖剩的白饭煮成的,另外还炒了一盘高丽菜、一盘番茄炒蛋、一盘豆干炒丝,还有一盘皮豆腐淋蚝油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坐在位置上,看着骆子杰忙了一个多小时的成果,却没有马上动碗筷,眼睛直盯着桌上的菜色看。

    稀饭看起来就不太正常,好像有点粘锅底;这个高丽菜上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咖啡色,是烧焦了吗?还有这个番茄炒蛋也是,蛋也烧焦了;至于豆干炒丝,她好像看到盐块没炒开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最正常的就是皮蛋豆腐,不过这根本用不上厨艺,唯一最麻烦的就是淋上蚝油……

    看了骆子杰一眼,他的眼神殷切,似乎想要博得她的称赞,心里一叹,何欣美只好拿起碗筷,装了一碗稀饭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然,好重的“烧焦味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举筷尝了每一盘的菜色,果然验证自己的观察结果,大部分都有烧焦味,也有过咸的,看来只有那盘皮蛋豆腐最正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好吃啊?”

    她不敢回答,毕竟要说亏心之论确实需要一点勇气。骆子杰等不及,干脆自己拿起碗筷,自己品尝。

    不吃还好,一尝立刻美梦破灭,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,煮一顿饭应该不难,没想到几乎每一道都烧焦,只有完全没到用到锅铲的皮蛋豆腐可以全而退,堪称好吃。

    他只吃了一口就不想再吃了,正想抬起头对着何欣美说声抱歉,没想到何欣美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,尽管眉头微皱,但始终没有停下碗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真的很难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啦!只是有些地方烧焦而已,避开烧焦的地方就好了啊!而且你第一次下厨,可以煮成这样,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欣美……不好吃,不要再吃了。”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第一次煮东西给我吃,我当然要吃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东西确实不太美味,可是想到这是子杰亲自下厨,她就很开心,连带也让胃口大开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