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2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何欣美蹲在地上开始挑起瓜果,骆子杰充满好奇,也跟着蹲在一旁看着何欣美时而摸摸萝卜,时而敲敲胡瓜,时而看看南瓜。(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dukaNkaN.com)。

    “这个到底要怎么挑啊?”他不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个萝卜,要挑那种外形看起来完整,颜色够白,上头的绿叶也要够翠绿,不然就敲一敲,如果声音听起来有铿锵声,那就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啦!其实这摊的东西都不错,大概都不用挑。”

    “地你上次干嘛这么挑剔人家的东西?”

    何欣美眨眨眼睛,吐吐舌头,“我在跟他玩啊!老同学嘛!”

    “你喔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老板走回来了,何欣美继续东挑西选,嘴里还不饶人,“这个还可以……这个不行,这个也不行……这个还可以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欣美,你到底要怎样啊?每次都这么挑,我要怎么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“那我挑过的都买,这样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还差不多……”统统装进塑料胶袋里,“好啦!多送你几个啦!反正你是做善事。不过拜托,我们的生意已经够难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赚的钱够支付成本吗?”骆子杰问。

    像是问到关键问题般,一开口就大吐苦水,“是还可以,但付完成本,我们也要生活啊!况且明年度也要新的肥料,要整地,这些都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一路听下来,看来大部分的收入都被盘商拿走了?”

    老板看看四周,似乎怕有人在听,确定安全后便用力点头,“就是!我们的收入,他竟然跟我们三七分帐,我们三他七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提供这个场地给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,这也差太多了吧?大部分都他赚走了,搞到最后,我们卖给顾客的价钱不可能太便宜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非要在这里卖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!因为签约了,我们的农产品只有盘商能卖,不是全部由盘商收割走让盘商自己卖,就是自己收割然后运到市场卖;如果是让盘商卖,那拿的更少,有些老农夫年纪大,没办法下山来卖,只好让盘商赚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老板继续说:“其实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出来卖,但随便在路边摆摊,警察的红单你就拿不完了……而且谁知道盘商会要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“所以最大的问题就在于,这里只有一家盘商。”

    “谁有办法跟他们对抗啊!我们哪有这种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点头,骆子杰深思,一开始只是想该怎样帮便当店省菜钱,但一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这里还有这么深的利害纠结。(.duKankan.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)

    “子杰……你在想什么?”何欣美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板看着骆子杰,“对了!我听说你不是到台北念大学吗?现在怎样?应该混有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骆子杰想要说,但何欣美抢先一步,“付钱!敛钱!还是你打算免费送我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一样,八百五十元。”

    拿着东西放上推车,然后拉着骆子杰走人。老板一脸不解,上次是骆子杰自己转就走,这回是何欣美拉着他跑掉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在干嘛啊?”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回到车上,何欣美发动车子,回家了,今天也要继续加油喔!

    骆子杰看着她点头,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欣美为什么要拉他就走,是怕在对方的追问之下,他会说出自己过去的经历,然后再次陷入低潮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自己不会,不敢说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旁人的眼光,但是他可以为她鼓足勇气,接受自己的过去,承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,然后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忙了一个早上,又到了中午用餐晨间,骆子杰照例送完一百多个免费便当,回到店里甚至还帮忙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!阿桑,又来吃饭喔!”

    “对啊!阿美的便当有够好吃啊!”

    “来!小心走,我帮你带位,你坐这。”七十几岁的老人家坐定,骆子杰接着问:“你要吃什么,我帮你拿。”

    “阿美的菜我都喜欢吃,都好啦!”

    “好!你等我喔!”骆子杰赶紧拿起盘子夹了四样菜,为了让老人家不用费力气咀嚼,他特别挑选一些已经煮烂的瓜果类和菜类,至于类则选清蒸鱼,以免老人家吃了以后胆固醇过高。

    端着菜盘,拿着一碗饭,另外也添了碗汤放在老人家前面,老太太拿起筷子,端起碗,开始享用这一顿午餐。

    何欣美这时从厨房后面走出来,看见老太太,“阿桑,要吃饱喔!”以前这位阿桑来到店里,都是何欣美帮她添菜添饭,自从子杰回来后则换子杰帮忙,最重要的是,子杰嘴也满甜的,可以把老人家照顾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带住了许多独居老人,他们生活无虞,子女都在大都市工作,每个月都会汇生活费,老人家吃喝不是问题,就是没有人帮忙煮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老人家每天两餐都会来吃,顺便跟欣美聊聊天,欣美注意到这些老人家的需求,菜色烹调也讲究健康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个老公公站起,已经吃饱,打算将碗盘拿去放,但没站稳,碗盘洒在地上,连带让盘中、碗中的剩菜剩汤撒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迭声道歉。

    骆子杰赶紧拿起抹布过去,“没关系,老爷爷,您放着就好,让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蹲在地上将一地的水渍菜汤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!不会!”语气很温和,一点不悦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老人家常常让骆子杰想起自己的,或许是移作用,他真的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。事实上,欣美也是这样说,她常说如果妈妈还在,大概也快到这种岁数了。

    孝顺不到自己的母亲,就去孝顺别人家的老人家,这样子福气也会传给自己在天上的母亲……欣美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老公公看着骆子杰,似乎想起了自己不在边的子孙,竟然就坐在那边看着,似乎在想像这是自己的亲子孙在孝顺自己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这样很好,很勤奋,也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刚刚骆子杰服务的那名老太太也这样说:“就是,子杰真是难得,现在很难得有这样的年轻人了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在一旁看着笑不语,而骆子杰则被称赞到脸都红了,直说不敢当,说这是自己该做的事

    便当店内闹非凡,几乎左邻右舍都在这里吃饭,许多客人都是熟面孔,每天都要固定看到两次,显然都已经上了欣美的手艺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口有两人走进。所有人吃饭聊天,一时没有注意到,骆子杰正在一旁擦着地板,想把地上弄干,怕有人走过滑倒,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何欣美发现了,那两个人是警察。

    “请问,这里有个骆子杰先生吗?”

    骆子杰直腰杆,看向声音来源,他有点讶异,是警察,来找他的?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可以借一步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赶紧脱掉围裙,将拖把放在一旁,跟着警察走出门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讶异不已,现场一顿时恢复宁静。何欣美看着走出门口的三人,心里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门外,警察看着骆子杰,观察一会儿,似乎确认此人至少外表看来非凶神恶煞之辈,这才开口,“你不用担心,这只是例行公事,辖区内有假释犯,我们都会来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工作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欣美便当很有名,她是好人……在这种地方工作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你的前科不是什么重罪,如果不必要,我们不会常常来找你,这只是例行公事,你会一直待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很肯定,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样向上面回报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点头,“谢谢你们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警察就走了。骆子杰深呼吸,转过走回店里。店内几乎每个人都看着他,包括那些老爷爷,老

    其中一个老问:“子杰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何欣美出面,还想帮他掩饰,毕竟丙个警察直接找上门,大概跟他的前科有关,而她还不确定子杰是否愿意让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骆子杰自己坦承,“以前不乖,走错路,做错事,被抓关过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嘴巴都张得很大,似乎不敢相信。而何欣美也是如此,只是她讶异是骆子杰竟然自己坦承不讳。

    老爷爷皱眉,“是犯什么错啊?”

    “内线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几个老人家你看我,我看你,一头雾水,显然对这个罪名迷迷糊糊的,他们还以为是什么杀人、放火、窃盗。

    一旁有个比较年轻的中年人知道什么是内线交易,“哇!内线交易,这要是没一点本事,还做不到耶!”

    老爷爷敲敲拐杖,“没关系,应该不是什么重罪,以后好好做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笑着,“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老爷爷点头,转过头继续跟其他人讨论,“到底什么是内线交易啊?”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骆子杰穿回围裙继续擦地板,何欣美在一旁看着他不敢说话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没多久客人陆续离去,中午用餐时间已过,何欣美在厨房善后,正准备出来叫大家赶紧吃饭时,却发现所有人都在,只有子杰不知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让其他人先吃,自己去找子杰,往二楼去找,果然同样的地方发现了子杰,他就跟上回心不好一样,席地而坐,背靠着墙。

    “子杰,你没事吧?”按抚他的手臂安慰他,也给他力量。

    骆子杰抬起头,点点头,“我没事,别担心……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知道也好,这样才能提醒我曾经走过的路,最生要的是现在……只是,欣美,我不想让你蒙羞,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有前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,只要你自己愿意留下来,那就留下来……”语气哽咽。

    “欣美,我想留下来,我想留在你边。”

    抱住他,换来他的紧紧回拥,她的泪水决堤,“那就不要想太多,留下来,为我留下来,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,因为我知道你是好人……一直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眼眶湿透,心里却更笃定,他要留在有欣美的地方,他要重新做人,过去无法挽回,未来他不会再让欣美感到丢脸,就算不能感到骄傲,至少也别蒙羞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