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1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经过那一天的“震撼教育”,骆子杰终于明白,原来要维系一家店是这么的不容易,原来这么多年来,欣美都这样一个人从早忙到晚,却从来都不喊苦、不抱怨。()。

    这才是扎扎实实的活着,每天都为了午餐、晚餐这两顿饭忙得不可开交,一天接着一天,几乎不能休息。虽然累,但是从欣美脸上的笑容,就可以知道她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欣美真的深深吸引了骆子杰,让他既是心疼,又是佩服,一开始他或许只是想找个落脚处,但现在这间便当店就像是装上磁铁一样将他紧紧吸住,让他想要逃离也难。

    既然要留下来,骆子杰知道自己必须改变心态,不能再有一丝不甘愿,不能再想着过去的自己有多风光。

    他承认,一开始确实不甘心,总想着当年怎么这么倒霉,不过从事两次内线交易就被抓到;之前曾经任职的公司也真狠,一见他落水,别说是伸出援手,简直就是立刻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只要看见欣美辛勤工作时那挂在脸上的淡淡笑容,既知足又开心,再闻到店内满室熟悉的饭菜香,他的心忽然都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去再风光,那又怎样?

    路不是自己选的吗?这一路上犯下种种错误的人也是他自己啊!怪得了谁?

    是!曾经有大好的机会把握在手中,是他自己没有好好把握,误入歧途,既然如此,他就必须为当年做的错事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骆子杰承认,他开始学习欣美,更讶异欣美竟是如此好的榜样,她知足,对工作乐在其中,更乐于助人,看看左邻右舍对她都是称赞。

    也或许是因为骆子杰实在不想承认自己是个笨手笨脚的人,不想承认自己只会拖累欣美,所以连着几天在店里帮忙工作时,他都非常专心,迅速的掌握装便当的技巧,以免再有打翻便当这种浪费食物的蠢事发生。

    空闲的时候,他抱着最新版的地图不停查看,想要弄清楚这一带目前到底长什么样子,当然这是因为他不希望自己下次送便当时又找不到路,不但让那些穷人家饿肚子,甚至还得让欣美再跑一趟。

    因此不过才几天的时间,骆子杰已经进入状况很多,装便当与送的工作已经完全由他负责,每天中午十一点半一到,他立刻将装好的便当放上小货车,开着车去送货。

    这确实替何欣美省了许多力气,让她可以更专心在店里的状况。毕竟过去几个员工都不会开车,只有她能送便当,现在有了子杰帮忙,省事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欣美其实有点迟疑,不确定自己让子杰帮这么多忙,这么辛苦,到底对不对?在她印象里,子杰还是那个很聪明、努力上进,应该花更多时间好好念书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要问她现在对骆子杰还有什么看法,其实她不是不知道子杰曾经做错事,坐过牢,但何欣美依旧坚定相信,子杰是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更甚,何欣美其实充满遗憾,子杰如果不是出生贫困人家,曾经有过三餐不继的子,他也许不会太过汲汲营营于名利,也许他始终都是那个勤勉、善良的青年。

    她是心里其实好遗憾,那种遗憾强烈到让欣美更努力的去找吃不饱的人,然后送便当给他们吃,尤其是那些家里有些孩子的贫穷人家,像是小泉家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希望发生在子杰上的遗憾,在别人上再发生,但是子杰走错的路,受过的苦,确实是欣美心中最痛的事,痛到她无法形容,只能常常用掉眼泪来抒发。

    现在子杰回来了,她只希望他快乐就好,不管他要不要待在这里,她还是那句话,只要他回来,这里永远都有饭菜让他吃饱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骆子杰开始学习欣美的精神抖擞,果然保持乐观的心,脸上就能带着微笑,动作就能迅速许多。(请记住.dukankAn.com)

    甚至那天中午便当店开始营业,骆子杰还站在门口大喊“欢迎光临”来迎接客人,让那些进门的客人确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何欣美看着他,知道他已经振作起来,她的脸上也露出笑容,跟着大喊,“欢迎光临!”

    客人一脸不好意思,“怎么这么厚的礼数?”

    他望向她,对她展露出笑容,她也以微笑回应,只是他的微笑多了感谢,她则多了加油。

    复一的工作内容虽然忙碌,但其实很快就过去了,那天他是从早忙到晚,转眼到八点,晚餐时间即将结束,客人已经减少许多。

    小泉在一旁陪着小敏玩,说也奇怪,这小子最近每天来拿了两个便当回家给和妈妈吃后,又跑回便当店说要帮忙照顾小敏。

    他们想,反正大人都在忙,阿桃更是忙着洗碗,整理厨房,既然小敏非得带在边不可,有小泉这个半大不小的小子帮忙照顾,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玩得很开心,骆子杰则在一旁的座位上帮欣美整理着店里的帐册和各项开支收据。这是他的专业,只见他眉头深锁,时而抿唇深思,里面敲打着计算机。

    因为他认为,他不能只是单纯帮欣美整理帐册,还得注意店里的收支状况,既然欣美的心很善良,每天都要送这么多便当帮助穷人,那更要注意店里的开支,如果店里最后亏损过多倒闭,那么那些穷人就没便当吃了。

    何欣美开始整理剩菜,装在盘子上,放在骆子杰眼前的桌子上,不敢打扰他算帐。这场景就好像小时候功课不好的她,把算数习题拿给他检查一样,只能屏气凝神等待结果出炉。

    没多久,所有剩菜都整理好了,统统放在桌上,一旁还有一锅饭。何欣美开口叫两个小孩,“小泉,带小敏来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哦!”牵着小敏的手,“走!吃饭了,”

    抱着小敏跳上椅子坐着,小敏根本不用动手,因为小泉已经动手拿起饭碗,夹菜要喂她。

    可是小敏还是想到妈妈,“妈妈……妈妈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这才想起,赶到厨房,看见阿桃还在洗碗,“阿桃,一起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娘,我把这些碗盘洗好。”阿桃很坚持,毕竟老板娘已经对她很好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不然小敏先吃好了,太晚了,孩子肚子饿了,我帮你装个便当,你晚一点可以带回去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老板娘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桌子旁,小泉已经在喂小敏吃饭,至于骆子杰依旧专心算帐,完全没动碗筷。何欣美只好先帮阿桃装便当,装完后,自己也坐下。

    看着子杰,“子杰,先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捧着碗,拿着筷子,小口小口的吃,这跟他平狼吞虎咽的样子实在不同,显见他非常专心。

    看着他甚至一直吃白饭,什么菜都不夹,这果然就是骆子杰,平常吃饭都狼吞虎咽,仿佛非吃饱不可,但工作的时候却专心到连吃饭都可以忘记。

    何欣美于是站起,帮忙夹菜到骆子杰的碗里。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这么专心,连碗里不知何时多了些菜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五分钟后,骆子杰结束工作,开始可以专心吃饭,不过看过这些帐目的结果,让他心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有盈余,每天大概一万多元……”

    拍拍口,“我就知道,你的表这么严肃,我还以为我每天都亏钱呢!”

    “我话还没说完。”夹着菜,扒了几口饭进嘴里。

    此时,小泉跟小敏也吃饱了,将碗放下坐在位置上。阿桃则完成工作出来,何欣美把便当拿给她,她干脆就在一旁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样嘛?”

    “每天一万多,虽然已经扣掉了当天要给员工的薪水,但是还没扣掉隔天买菜的钱,扣掉之后,其实大概只剩下六千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有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啊!今天如果收入少了一点,好死不死隔天买菜的钱多了一点,你就可能没有盈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喔!”何美欣用力点头,有时候台风来,菜价涨到她这个对钱没这么在乎的人,掏钱买菜时都会心疼。

    小泉指着何欣美,“你送太多便当了啦!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笨笨……”小敏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何欣美很不服气,嘟着嘴。

    骆子杰则是很懂她,“送便当这部分就算了,既然想做善事,就不要想这么多。我倒觉得,菜钱真的贵得有点夸张。”每天将近一半的盈余都被菜钱吃掉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那些菜农真的很可怜,一公斤假如卖我十块钱,其实只有两块钱是菜农赚走,到最后我也不敢杀价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菜农要缴给盘商的钱是固定的,不管他们赚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骆子杰吃着饭,脑袋里却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这些菜农肯定都与盘商签订了独占销售契约,不透过盘商来卖菜,这些一辈子只会种菜的老实人肯定没有路走。“菜价的问题很严重,不过欣美,你送便当其实也要克制,有善心是好事,但太多了也是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小泉也跟着指责,“那天那个人明明只是个骗子,要跟你骗吃的,你也给他,果然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笨笨……”小敏也跟着小泉一起骂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可以联手骂我?”头一撇,看向一旁的阿桃,“阿桃,你觉得是不是,怎么一直在发抖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又扯开话题了,每次都这样。”小泉大笑。

    不过骆子杰倒是出声替欣美说话,“其实,欣美,你很厉害,记得十多年前,何妈妈还在的时候,那时候便当店亏损的子还比赚钱的子多,至少你现在每天都赚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照顾啦!”一脸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。”看着她,真的佩服她,“左邻右舍都知道你在做好事,所以他们都想帮你,也就常常来店里吃饭,确实,有些人很喜欢占人家小便宜,但大部分的人都很有良心。”

    小泉这时也说:“姐姐,你便当店要开久一点,以后我有赚钱,我也要常常来买你的便当吃。”

    小敏也跟进,“买便当吃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笑了,“好啦!姐姐的便当店一定会开一百年,到时候你们再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年?啊是老妖怪喔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笑开怀,骆子杰也是,笑声似乎也成了席间的一道菜,配着饭香菜香,更显美味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隔天骆子杰再度跟何欣美上市场采买,相较于第一次单纯只是想陪着欣美,这一次骆子杰自己想多了解一下果菜市场动作的状况。

    路上依旧是何欣美开着车,骆子杰坐一旁,两人之间不停交谈,只是内容大部分都是市场买卖的形,而且以骆子杰问,何欣美回答居多。

    到了市场,灯已经完全亮了,两人下了车,骆子杰推着推车,与何欣美有说有笑,一同进入市场。

    一如前几天来市场时一样,何欣美在前面换行蔬菜,骆子杰在后头推推车,只是他时而凑上前来,听何欣美分享蔬菜挑选的心得。

    他也开始跟摊位的老板聊天,询问生意好不好,每天都这么早就赶来市场,实在是辛苦了……

    问话有点迂回,因为骆子杰也担心对方起了戒心,就不愿意说心得,幸好这些人都是老实人,没他这么有心机,他问什么,他们就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于是他开始问赚得多不多,有没有回本,怎么会选择在这里卖,跟盘商的分帐状况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而骆子杰发现,每一摊老板讲的几乎都是同样的话,有的也是类似的抱怨,愈往下走,听愈多老板说,骆子杰更肯定这菜价贵的原因究竟为何。

    推着推车往前走,骆子杰若有所思。何欣美则是时而回头看着他,似乎也发现了他在想事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在想那些老板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每次来买菜的时候,他们都会这样说,其实他们的子也不好过,这么早就要爬起来,赚的钱大部分都要给盘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不跟盘商合作吗?‘

    “那要去哪里卖?”

    看着她,“真的完全没有路吗?”

    想了想,“有啦——我曾经跟一个老板买,他在山上种高丽菜,每个礼拜都会载着菜下山到路边摆摊,可是警察会开单啊!有时候一天开好几张,他赚的钱就没有了,久而久之他就不来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最大的的问题是只有一家盘商,独占了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不懂。

    扬起笑容,停住推车,“到了,你不是要买南瓜吗?”

    回头看见他们到了那个她的小学同学摆设的摊位,何欣美赶紧跟老板打招呼。

    老板见到老同学也回应,“大善人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他到底是不是那个骆子杰啊?”看向何欣美后的高大男人。

    骆子杰这一次很自然的笑着,一点都没有不自在的模样,“我就是骆子杰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1我就觉得你眼熟,我跟欣美是同班同学,所以也是你的隔壁班的同学耶!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一旁突然有人在叫她,“欣美,你自己挑,我老婆叫我,我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◎◎◎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