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(2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此时一名妇女从厨房后走出来,背上还背着一个大约四岁的小女孩。():。“老板娘,我先回去了。”从说话的口音可以判断,这大概是外籍新娘。

    “阿桃,来,这个便当让你带回去给你跟小敏吃,我炒了一些新的菜色,都是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受宠若惊,“可是……”她没想到老板娘刚刚还在厨房忙进忙出准备菜色,其中也包括了为她和女儿准备的便当。

    平常如果有剩菜,阿桃确是可以包一点回去吃,不过今天剩菜不多,阿桃本来心里有数,打算花钱买个泡面回去煮给自己和女儿吃,但没想到老板娘干脆自己下厨,又煮出几道腾腾的菜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拿去吃,每次都让你工作到这么晚,几天也没什么剩菜,这个便当你拿去吃,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说,不要饿肚子,更不要让孩子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阿桃从越南嫁来,生了个女儿,却遇到丈夫家暴;离婚后自力更生,却因学历不高,薪水赚得也不多,最后来到店里打工,帮忙洗碗盘,勉强饀口度

    何欣美时常让阿桃带着剩菜回去当晚餐,平常时也让阿桃可以带着小敏一起在店里工作,甚至也吃店里的便当当午餐。总而言之,她非常照顾阿桃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何欣美看向背在阿桃上的小敏,“小敏,回去以后赶紧吃饭喔!”

    “谢谢姨姨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乖啊!妈妈很辛苦,你要乖乖的喔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骆子杰在一旁看着这一幕,没有说一句话,但心里很清楚,这就是他认识的欣美,善良又乐于助人,让自己忙得团团转,只希望别人可以吃饱。

    阿桃带着女儿走了,小敏很可,连酷酷的小泉都很喜欢跟小敏玩,两个人相距五岁多,俨然像是哥哥和妹妹一样。

    也只有见到小敏,小泉那有点冲的个才会收敛许多,甚至变得异常温柔。连欣美都说不公平,每次要提便当给小泉,这孩子就像是看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送走阿桃和小敏,欣美终于有时间可以坐下来吃饭,她捧着饭碗夹着菜,慢条斯理一小口接着一小口吃。

    相较于眼前两个男的狼吞虎咽,欣美吃饭秀气多了,只是她看着眼前一大一小吃饭的样子一样粗鲁,她不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骆子杰问。

    她摇头,继续吃饭,心里却泛着喜悦感,甚至是幸福感,没想到他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小泉吃饱又在店里待了一会儿才说要回去,事实上,何欣美也不知道小泉何必待在店里吃,回家跟和妈妈一起吃就好……

    “大概是为了那个小女孩吧!”骆子杰一针见血。(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dukaNkaN.com)

    “小敏,为了小敏什么?”她不懂,不就是两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得自己问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笑了笑,然后看着他,“子杰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骆子杰想了想,“还没想到,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……我已经假释出狱了,怕你下个星期又跑去看我。然后再看看要去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耸肩,把碗放下,“老实说,我不知道,应该是不会回去,我以前的公司已经放话不可能再用我,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听着他低落的语气,心里跟着难过,她想了想,终于对他开口,“子杰,你留下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?”

    “对!你可以住在这里,吃也不是问题,这里什么都没有,吃的最多。如果有一天你找到自己的路,到时候再离开也没关系,至少这段时间,你可以先在这里落脚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欣美……我是个有前科的人,住在这里对你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是坏人,在我心里,你一直都是好人……”虽然走错路,但那都过去了。她脑海里记得的,都是当年那个认真上进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的话让他感动,即便一度连他也质疑自己已非善类,但至少这世界还有一个人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子杰,这段时间你就当做度假,放轻松,好好想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,我相信你可以走出自己的路的。”

    “欣美……我真的不配得到你的关心……”一句话说的哽咽。

    何欣美却笑了,对他的关心一直断不了,即便后来他迷失在台北那个繁华都市里,早就不再需要她的关心,但是她不能自已,一颗心早就系在他上,上了锁,无法拆卸。

   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她也不知道,她只知道,这几年她时常想到他,想到他便会湿了眼眶……

    又忙了一阵子,将所有锅碗瓢盆都洗干净,该清理的全部清理,该归位的都归位,转眼间竟然已经十点了。

    两人梳洗完毕,何欣美带着骆子杰到自己的房间,打算让他睡自己的房间。然后她抱着棉被,打算到仓库去睡。“本来有两个房间,妈妈去世后,我把妈妈的房间当成仓库,还来不及整理,所以最近你先睡我房间,我去睡仓库……”

    骆子杰赶紧拦住她,“欣美……我是男人,我怎么可能让你睡仓库!你不用动,我去睡仓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仓库很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牢里我都待过了,现在我只要个落脚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啦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去睡仓库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不然你睡上,我睡地上。”指着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可能让你睡地上。”这一点他很坚持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骆子杰笑了笑,“欣美,如果你愿意的话,让我睡地上就好,你不用动,继续睡在你的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地上很硬喔……”

    “欣美,你把我看得太生惯养了吧!”眼神近她,“还是,我们干脆睡在同一张上?”

    何欣美脸一红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紧紧抱着棉被,想拒绝也不是,说欢迎那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最后做出决定,他们共睡一间房,何欣美睡在上,骆子杰睡在地上。为了让骆子杰可以睡得安稳,她还帮他好好布置一番,铺上厚厚的垫子与棉被,以免睡久了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十点半两人就寝,隔天还得早起上市场买菜,至少五点就得起,这种生活何欣美很习惯了,对骆子杰来说却是挑战。

    一个躺在上,一个躺在地上,两个睡在不同的位置,却有着共同的姿势,那就是仰头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脑袋里各有所思,但想的都是对方。何欣美想着,该怎么开口聊天才可以避开子杰这几年的牢狱之灾,不会刺伤他。

    骆子杰想的却是,该怎么跟何欣美聊当年的往事,需不需要提到当年他人在台北的变化,为什么他后来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他总想,也许他应该为多年前的那天晚上对她说的那些话而向她道歉……他说他已经不是那个没东西吃的骆子杰,不缺她的便当,要她不要再来烦他……

    那些话,多年后想起来真是后悔,那些话不只是否定了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,一定也深深刺痛了欣美……

    “欣美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年前,你有一次拿着便当来台北找我,结果被我骂了一顿,你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记得了啦!我拿过那么多次便当给你,你说哪一次啊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没关系,我还记得就好。”知道她其实并没忘记,“欣美,对不起,我真的很没良心,竟然对你说了那么多浑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都过去了啦!而且,是我自己打扰到你上班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她尴尬一笑,他则是苦笑,他知道欣美事实上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,显然她也很在意,所以他必须道歉,否则自责将会压垮他,“欣美,还有一件事我也要跟你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双手交叠在头后,看着天花板,骆子杰不疾不徐回忆起当年的自己,包括那个还没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自己,以及那个已经被魔鬼吞噬的自己。“欣美,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我后来会变成那样?”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,但骆子杰知道,这个问题欣美一定有想过,肯定百思不得其解,一个人怎会在转瞬间就变成另一个人?

    连他自己也怀疑过,殊不知当他决定为钱卖命时,便注定了将来在利害交错的时刻他会彻底抛弃理智、抛弃良知,甚至为了利益下地狱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一直想要赚大钱,很多很多钱,为了赚钱,我们可以使出很多手段,大部分很合法,但未必符合良心。很多时候我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,但当我看到大笔的钞票进入我的账户时,所有的质疑都找到了合理的借口,因为我曾经太穷了,我要变成有钱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他娓娓道来自己的心境变化,何欣美什么话都不敢回,只是专注听着他的每一句话,试着去揣摩他的心境与立场。

    “人的竟然可以无限扩大,到后来公司给我的薪水,还有各种奖金都已无法满足我了,所以朋友报给我赚钱的路,虽然是违法的内线交易,我也决定闯闯看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……”她其实懂,毕竟她亲眼见过他抱着水龙头喝水充饥,见过他贫穷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我自己是罪有应得,不能怪别人,只有你,我真的对不起,把你拖下水,让你也受到屈辱……”想起调查人员千里迢迢将她带上台北进行讯问,他就跟着痛不生,甚至比他自己落网还要痛。就连后来那户头里他留给她的五十万也遭到扣押、甚至没收,更别提本来想要给她的数千万元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我没事啊!”

    “那五十万本来是想帮你送更多便当给别人的,后来也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下了,盘腿坐在他面前;骆子杰则坐起,两人端坐,对望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钱不重要,我现在还是在送便当啊!”何欣美拍拍他的肩,“子杰,别想太多,你只是一时走错路,你还年轻,还有机会,没关系,一切都会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欣美,”擦掉眼泪,“我记得你说过,吃饱没难么难,可惜我太晚弄懂你的意思……”因为有无限的,所以有无限的痛苦。

    何欣美眼眶也随之湿透,她知道自己口拙,什么安慰人的话都说不好,最后她只能伸出双手,出于安慰也是出于内心深处的无限渴望,伸出手拥抱他。“没事了,回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滚烫的泪水不断落下,甚至掉落在她的背部,那种烫的感觉,竟连带引出了她的泪水。

    两人不停的落泪,交换着各种绪,这十年的光既长且短,长在已经跨越了这么远的距离,经历过这么多的变局,不管是环境的改变,还是心境的改变。

    短则短在终于在眼前了,不管是心,还是感,都在彼此眼前,敞开心的拥抱与哭泣,终于在眼前了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