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(1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骆子杰二十五岁退伍进入这家投资公司工作,不过才两年时间便闯出自己的名号,名声传遍整个金融界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。

    就说那起资金卡住的事件,在他巧妙安排投资组合下轻松获得解决,不但让公司逃过亏损的风险,甚至也超乎众人预期,反倒让公司获利,更让原本就赏识他的大老板对他更是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骆子杰更擅长进出股市买卖,他的眼光独到、精准,更擅于从各大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中发现投资利基,适时进出场帮助公司从股市大发利市,当然他自己也透过股市投资赚了不少钱,个人获利几乎超过了公司支付给他的薪资。

    他的名声开始在金融界传开,甚至有许多外商投资公司想要挖角他,这让骆子杰现在任职的公司相当紧张,大老板亲自召见,将他的薪水加了一倍,希望可以留住人才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最的工作,是他这个战士最渴望的战场,他在这里走路有风,他更清楚知道这就是他要的成就,他要更努力赚钱,更努力累积名声。

    从二十五岁到二十七岁,不过才两年多的时间,在别的产业或许才刚站稳脚步,但在讲究快狠准的投资、金融产业,却足以让一个年轻人登顶,睥睨众人。

    而这两年间,他并不是没有想过那个在家乡的人,他打过电话回去,虽然他已经有点忘记便当店的样子。接电话的是何妈妈,声音显得虚弱而苍老,但对他依旧关心,欣美也跟他说了几句话,语气温和有礼。

    通过电话,但次数不多,更别提回去看看了。台北这个大千世界太美好,他手头上的工作既繁且重,在金钱堆里打转,进金斗,他忙着赚钱,很多时候根本就忘记自己从何而来,人生路上遇过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二十七岁那一年,他得知何妈妈去世了,他抽空回去,停留一天拜祭何母。尽管便当的滋味他已完全忘记了,心里依旧感念何妈妈对他的帮助。

    当然也碰到了欣美,两人没太多交谈,欣美感谢他远道而来祭拜妈妈,语气很有礼貌。剩下的时间欣美一个人张罗着母亲的丧事,甚至还要煮饭、装便当分给来帮忙的左邻右舍吃。

    此时的欣美很忙也很陌生,骆子杰看着她忙碌的样子,一度以为他们其实没这么熟,彼此之间没有太多可供回忆的往事。

    骆子杰心里有一瞬间的茫然,他突然想跟欣美说说话,确认他们之间并非仅有一面之缘,可是台北的公司打电话来催,他无法停留,只能再度动,再度将这个女孩抛诸脑后,甚至连她的便当也没拿。

    便当的滋味……那是什么味道啊?

    好像他抛弃了什么,也好像是他被抛弃了……

    “来干杯,大家好好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隐约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气,淡雅致远,飘逸在鼻尖,他一时间显得茫然无措,眼眶甚至微微酝酿起薄雾,陷入自己的思绪,他没有拿起酒杯。

    坐在他正对面的公司大老板看到骆子杰的反应,不一笑,“子杰,你这个大功臣怎么可以不干杯呢?快把酒杯拿起来。”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收回思绪,看着眼前的董事长,赶紧拿起酒杯回敬,跟着众人一起将酒干尽。

    这场庆功宴是由董事长亲自举办,找来五星级饭店名厨,用的食材、名酒都是最高档的,目的只为了庆祝由骆子杰率领的计划团队,在一项基金投资案中,帮助公司赚进大把钞票。

    酒香入喉,眼前一桌子的好菜更是飘香沁鼻,方才骆子杰已经先品尝过上等牛,现在他的嘴巴与喉间应该都是香与酒香。(.duKankan.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)

    可是他依旧隐约可以闻到一阵阵饭菜香……

    “来!大家吃吧!今天的主厨可是国际级的名厨,由他料理的菜那滋味可是没话说,不要客气,大家快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哇!这个牛真嫩,真是美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龙虾也是,弹牙,真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骆子杰的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,没有动筷,现在的他竟然一点食也没有。他突然发现,当吃饱不再是一件难事时,人生反而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不要说何家便当,连公司附近的便当他都不吃了。大老板把他当成宝,事实上就是公司的赚钱机器,所以每天都请人在公司负责准备他的三餐,让他可以吃到既美味又健康的食物。

    每天的菜色都会变,这些食物都很美味,但就是比不上他时而闻到的那种淡雅的饭菜香。

    “子杰,怎么不吃啊?”大老板看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不做声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一旁的同事帮腔,“子杰大概在想早上那个投资案吧!”

    大老板满意一笑,“该放松的时候就要放松,不要把自己太紧了,赶快吃,美食当前,不享用对不起自己啊!”

    “谢谢董事长。”举起筷子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,董事长真是愈看愈喜欢,长得英俊潇洒,脑袋又聪明,个冷静沉着,这么好的人才去哪里找?“子杰,你已经二十七岁了,有交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总经理笑说:“听说……最近子杰跟我女儿一起出去约会啊?”

    董事长哈哈大笑,“要不是我没女儿,这么好的女婿我一定要,才不会被你抢走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微微一笑,“只是一起吃个饭而已,没别的。”

    总经理可是很想要这个女婿,“我女儿对你可是很称赞,一直叫我少给你派这么多工作,让你们有多一点时间约会。”

    “总经理,那就不用了,我还是以工作为重。”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众人大笑,席间气氛络,兴高采烈,所有人又是一阵敬酒,美酒佳肴让人酒足饭饱,只有骆子杰一直若有所思,无法投入这样的活动。

    中间他按捺不住心烦,站起表明要去洗手间便离开了包厢,一走出包厢,站在长廊上,一时不知该向左还是向右。

    “子杰?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向说话的人,骆子杰颇为讶异,来人是他的大学同学,毕业后没进金融界,反倒进了科技产业,听说也混得不错。

    遇见老同学,两人手握寒暄,气氛烈。骆子杰暂时忘记了心烦的感觉,与多年不见的朋友切交谈。

    “子杰,你混得不错嘛!现在是金融界出名投地投资盘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过得去啦!”

    忽然那个同学看了看四周,搭着骆子杰的肩带往一旁角落,似乎有不能公开的事要告诉他。“有个赚钱的机会,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听看。”说到赚钱,就是他的本行,他怎么可能说不想要?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任职的公司,这一个多月股价一直跌,大概是因为有好几份订单一直拿不到,市场开始失去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的公司还有我也都已经脱手你们公司的股票了。”赶紧止血。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有个消息,如果没有意外,应该会大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,你这么笃定市场会有反应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拿到一笔大订单……”报上知名大厂的名号,还报上了内容与数量,恰好就是近来最门的平板电脑商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真是这样,确实可能涨,但是消息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了,还很肯定,而且不只,这笔订单过后,那个知名大厂还打算并购我们公司。你说这个消息如果传出,市场会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概连续几周都可以涨停吧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不想趁现在赚一笔?”

    骆子杰皱眉,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同学,默然无语。同学见他不说话,知道要说服他没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这才开口,“这是内线交易……你应该知道,我这个受领消息的tippee也在内线交易的规范内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谁知道你受领消息呢?谁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有这段对话呢?”同学笑了笑,“其实是我自己想赚这一笔,可是我不行啊!我是公司内部人,我如果去买,人家很快就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同,第一,没人知道你是tippee,第二,你本来就是专业投资盘人员,你进行这种买卖都是基于你自己的专业判断,检方怎么证明你是因为受领未公开之重大消息而为买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依旧无语,却显得动心。

    “子杰,我知道这有点风险,但投资就是有风险,我们只能找风险较小的管道进行。我其实可以自己赚,但因为我这个管道风险太大,如果透过你,我出资让你用你的名义去买,我们一起买,不但你可以赚,我也可以赚。”

    骆子杰看着眼前的老同学,听着他滔滔不绝说着其中的利弊得失,说着个中的风险,他其实都懂,更知道其中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内线交易有刑责,不应该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工作收入很高,年薪数百万,加上自己正常投资的获利,早就是个千万富翁。可是,谁会嫌钱多?

    一次内线交易,说不定就可以赚进千万。

    这个抉择似乎也没这么困难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以风险换取获利,以风险作为获利的对价,任何获利都是因为承担了一定的风险……这些观念根深蒂固在骆子杰心中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承担风险,借此换取获利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稀松平常,常每一笔交易都是风险的承担,只是他运气好,够聪明,可以逃过风险的实现,计划每一次都能换成获利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知道,这个风险是出自魔鬼之手,他正与魔鬼换取利益,承担魔鬼给他的风险,这是一场浮士德交易。

    他更不知道,在他选择承担魔鬼给他的风险是,或许真的能够换得巨大的利益,却也形同开门,让魔鬼住进自己心里。

    第一次内线交易,他还有点紧张,怕东窗事发,可是最后竟然没事,他不仅全而退,甚至带走了大笔获利共达数千万之谱,最后依照各自出资比例与老同学对分。

    尝过一次甜头,又有了第二次机会,他似乎开始得心应手,第一次的重大消息是订单,第二次则是并购的消息。

    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,当他许魔鬼住进心里时,一开始或许不痛不痒,但魔鬼开始变形、膨胀。最后涨破了他的心,侵占他的体,露出魔鬼的犄角,让他也变成了魔鬼。

    甚至这件事也波及了远在家乡的欣美……

    那天中午时分,正是便当店最忙碌的时候,欣美忙着帮客人包便当,忙着上菜,忙着将便当送去给孤苦无依的老人家与穷困人家,也忙着跟客人有说有笑,让客人可以放松心好好享用一餐。

    她脸上满是汗水,脸颊透出红润光泽,嘴角始终带着笑容。这家便当店就是她的一切,不但是她赚钱养活自己的生财工具,更是她实现助人梦想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实便当店生意还不错,远近邻居都来这里吃饭,他们都称赞她继承了妈妈的好手艺,煮的菜即健康又美味,不会太重咸,也不会像是味精不用钱一样,拼命加味精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便当店门口走进了五人,其中三人着西装,另外两人则穿着警察制服,所有客人看到都有点讶异。

    五人中为首的那人看了看四周,似乎不确定谁才是他们要找的人,只好出声询问:“请问,何欣美小姐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何欣美愣了愣,赶紧走出来,“你们好,我是这里的老板何欣美,请问你们是要买便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这时有个小男孩才走进便当店,看见这么多人,甚至还有警察,吓到立刻嚎啕大哭,连那五人都有点错愕,似乎也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何欣美赶紧蹲下子,“不哭!不哭!乖,你把这三个便当拿回家去,赶快回去跟爷爷、一起吃饭喔!”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!快回去,姐姐晚上再送便当过去给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提着便当,吓到立刻跑掉了,何欣美看向来人,“不好意思,请问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一个人,叫做骆子杰吗?”

    表一愣,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有邮局账户吗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请你给我看一下你的邮局存折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走到店后头拿取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每个都看着,陆续还有一些客人上门,大多是住在附近的邻居。

    何欣美走出来,拿着存折交给对方,对方打开来一看,似乎有点讶异,“你都没有补折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店里生意很忙,我还没有时间。”反正二十次内都还可以提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知道了?”

    五人彼此交谈,似乎很讶异会发现这件事,何欣美听得一头雾水,“不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骆子杰汇了五十万元给你,你不知道这件事?他也没有跟你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他没有……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回来了,上次回来时为了参加我母亲的丧礼。”

    人彼此又是一阵交谈,为首之人看向何欣美,“何欣美小姐,检方已经开出传票,请你跟我走一趟,帮助我们理清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?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台北。”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