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2)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莫霖 书名:抱着便当追到你
    骆子杰也知道自己变了,但他认为,为了适应新环境必须有所改变,甚至也改变了过去的习惯。()。

    这里面也包括对味道的习惯。

    又吃了一口饭菜,眉头依旧微微皱拢,眼神里充满着不解与矛盾……这味道好清淡、好熟悉,却也好不习惯。

    骆子杰人在台北,何欣美当然不可能天天帮他送便当,如同国小、国中与高中的时候一样,偶尔一次南北奔波,已够她累上好几天,连子杰都要她别这么辛苦,他会尽量常常回去,回到没有亲人,只剩下她的故乡。

    当然,骆子杰也没有太多时间常常回来,他很忙,大学没毕业就进入投资公司工作,从实习小弟做起,颇得老板赏识;上了研究所也是事业、课业两头烧、一边是学历、一边是资历,都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直到当兵,他几乎没太多机会回家乡看看,自然也不用提再次品尝她的便当……附带一提,现在便当店已经完全由她来掌厨了。

    何妈妈体每况愈下,已经不堪长久工作,孝顺的何欣美自然承担起店里所有的工作,让妈妈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成长的路上不停向前奔去,没有停留,也不能停留,只能欣然接受已经长大的事实,承担起属于他们各自的责任。

    何欣美不是不知道,子杰高中毕业就去台北,研究所毕业后就去当兵,这么多年都不在家乡,不在彼此边,他们其实已经隔很远,远到没有交集了。

    她说不出自己的心为何那么酸,甚至有微微泛着痛楚感,想到往后的子,子杰也许永远不会再回到她边,甚至永远不会再来吃她的便当,她就异常失落,甚至连盐跟糖都分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绪何妈妈都看在眼里,但她不能说什么了,子杰那孩子已经长大,有他自己的路要走,欣美的心意为母亲自然了解,但总不能子杰接受自己女儿,如果子杰没那个意思,凑合两个孩子也只是彼此折磨。

    后来子杰退伍了,马上就进入了大学时代曾经任职的投资公司继续工作,听说子杰过去表现杰出,公司说好等他一退伍立刻高新回聘。他打了通电话到便当店交代了他的近况,询问何妈妈的体近况,当然也问了欣美的事。

    记得那天接到那通电话,欣美好开心也好激动,脸上又是笑、又是泪,想多跟子杰说几句话,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有人找子杰去开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不多说了,我要去开会了,你们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,你要吃饱……”话没说完,对方就挂断电话,何欣美难以形容心里的感觉,既开心、又难过,两种绪交杂在心中,连她都弄不懂自己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何妈妈走向她,拍拍女儿的肩膀,希望她想通、想开,“欣美,不要强求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点头,努力压制内心难过的感觉。()她是不是真的失去子杰了呢?失去?难道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拥有子杰吗?

    子杰这么优秀、这么杰出,她够资格拥有他吗?够资格吗?转过,“妈,我……我想送个便当去给子杰吃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还不懂吗?子杰离我们很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啊……可是……”可是她心里存在着呐喊,她想见见那个男人。她知道自己不该强求,她应该知足,她是个最容易满足的人,这几年的交集应该够了,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千万个可是成为动的动力,隔天一早她就爬起来做菜,然后装便当,再去赶火车。而店里因为有请员工,可以暂时撑一下,她原本想她下午就回来了,应该不会拖太久。

    何妈妈没有拦她,让她去。这孩子难得冲动,更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上台北,虽然她嘴上不说,显然一颗心早就给了子杰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好吧!让她去体会吧,是好是坏总要有个结果……

    何欣美拎着便当,搭着火车北上。现在的火车速度比以前快多了,她到台北的时候还不到中午。

    拿着一张小纸条,上头抄着子杰公司的地址,她在台北街头左顾右盼,不知该怎么走,只好问路人,路人只说很远,要她搭计程车。

    于是她拦了车,上车将地址报给司机,司机一看就知道那是东区的商业区,立刻出发前往目的地,半个钟头后到了。

    付了钱,下了车,眼前是一栋高耸几入云霄的大楼,看得她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,甚至连走进去也不敢。

    犹豫了好久,这才走进去,柜台小姐看见她,立刻亲切询问她要找谁,她只报上了名字,对方立刻就知道。“您说的是本公司投资企划部的高级专员骆子杰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一长串头衔她听得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他的谁?”似乎很讶异有个女的会找骆子杰。

    毕竟是骆子杰耶!公司里这几年来难得出现的青年才俊,英俊又聪明,每个女职员上班空挡谈的都是他。

    “朋友,我……我送便当来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另一位柜台小姐打电话上去问,“骆专员现在不在公司,这样好了,我安排您上去在会客室等好不好?”

    点头如捣蒜,当然好。于是警卫带着她上去,来到七楼的投资企划部,这里安安静静的,上班时间一个人都没有,显然很忙碌。

    不过她看见了子杰的办公桌,因为桌上放着名牌,令她讶异的是,子杰的办公桌上竟然摆了两个三明治、一杯咖啡,还有一个便当盒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您在这里等,等骆专员回来,我们会通知他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坐在会客室内,警卫将门关上,室内恢复一片宁静。她无聊看着四周,安静等候,这时她发现透过百叶窗恰好可以看见外面办公室,也可以看见子杰的办公桌。

    何欣美抱着便当盒,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等候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她始终保持耐心,即便眼前墙上的钟已经指向五点,即便透过百叶窗可以看见外头有人来送便当,也放了一个在子杰的桌上。

    何欣美看着,心里很讶异,子杰这么忙,一整天都没吃饭吗?他桌上从早餐、中餐到晚餐,都放在那里,主人却不来享用。

    他忙到没有时间吃饭……

    何欣美只能继续等,继续等……

    等到骆子杰走进会客室时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、将近十点了。当然她带来的饭菜,连同那摆在骆子杰桌上的便当,早就凉掉。

    骆子杰匆忙走进,看见何欣美时真是不敢置信,见到人劈头就问:“你……怎么会来?你到底在这边等多久?”

    何欣美赶紧从位置上站起来,提着便当盒,“我送便当来给你……”声音里有着疲累,却也有着见到他的喜悦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骆子杰抿着唇,似乎正努力隐忍。这一天他忙到焦头烂额,公司的投资计划出现问题,几千万美元的资金都卡住了,这几天他跟着公司主管到处找投资伙伴讨论资金调度问题,希望可以度过危机,这种投资控股公司就是靠着资金流动在赚大钱,最怕的也就是资金卡住。

    为了这件麻烦事,他忙了一整天,事还没办法解决,他现在哪有心吃饭?

    甚至也不觉得饿。而且不知怎的,工作已经够烦了,再看到她提着便当在会客室里等了一天,他就更心烦,怒气瞬间窜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在做这种事?提着便当追着我跑,你不烦吗?你不烦我都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杰……”

    骆子杰一长串话夹带着不满的怒火,统统喷向她,似乎也想将这阵子受的鸟气一并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跟我说什么吃饱很重要的蠢话,现在对我而言,可以解决资金问题才是最重要。”骆子杰说到最后,几乎用吼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傻傻看着他,一句话都不敢说,当然更听不懂他所说的资金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拜托你不要再做这种事好不好?你不需要千里迢迢拿着便当来找我,我在这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吃,我还没有饿过肚子,我每天都吃得很饱,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况且,如果可以让我选择,只要谁可以帮我解决资金问题,就算要我饿死也没关系,吃不吃饱一点都不重要。这是在我手上处理的投资案,这案子很大,你知道吗?我如果把这个案子搞垮了,我也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骆子杰大口喘息,吼到声音也略显沙哑。会客室外面的人听到这番吼叫,都不敢靠近,他们都以为骆子杰跟女友吵架,而且最近子杰确实因为工作上的事,显得很烦躁。

    “欣美,我拜托你,我真的、真的拜托你,不要再提着便当来找我……我已经不是那个没东西吃的骆子杰,我不缺你的便当好不好,不要再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狠狠敲在何欣美头上,她没有哭泣,或许早就吓呆,一双眼睛瞪得颇大,甚至还微微点头,只能从她隐隐发颤的脸颊及双臂看出她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欣美轻轻喘息,“我……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还对着子杰鞠躬,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然后走出门口。

    骆子杰一开始还站在原地大口喘息,下一秒钟就惊醒过来,冲出门口,搭着电梯来到一楼,趁着何欣美就此离去前拦下她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道歉,也没跟她多说一句话,只是帮她安排公司的司机,抄了乡下便当店的地址,拜托司机务必开车将她送回乡下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毕竟这么晚了,他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坐夜车回去。

    临去前,何欣美竟然像没事人一样,还跟骆子杰说了声谢谢,语气温和,但疏远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从此刻起,也该画下界线,她必须承认妈妈说的没错,子杰已经离她很远、很远了……

    骆子杰看着她走,却不敢拦,或许连他也必须承认两人之间的差异,随着距离、年岁愈拉愈大,终于到了伸出手也无法触及彼此的程度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准备继续第二天晚上的熬夜加班,打开早就已经冷掉的晚餐便当,尽管饭菜已冷,但依旧充满香气。

    这香气他已经很习惯了,就是公司附近某家便当店的便当,炸排骨有着一种诡异的油香味,似乎会麻痹人的嗅觉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咬着排骨,继续看着桌上那堆积如山的报表、资料,就在此时,一种记忆里的香气竟在鼻尖窜起。

    虽说是记忆力的香气,却显得陌生。

    骆子杰放下便当,站起四处闻着,想要知道那香味是从哪里来的,淡淡的香味似乎是菜香,混杂着饭香,不浓烈,却传香久久。

    是欣美带来的便当吗?

    他迈开步伐冲进会客室,以为欣美没把便当带走,他竟然有点兴奋,属于记忆里的香气曾经如此熟悉,现在有这么陌生。

    四处查看,没有发现,但香味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没有便当,欣美把便当带走了……

    骆子杰站在现场,忽然发现自己很茫然,习惯与不习惯、熟悉与陌生,浓郁强烈与淡雅致远,他似乎有点分不清了。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抱着便当追到你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